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18章诡异的门
    伍子六没理男人的话,倒是给我们相互做了个介绍。

    “梁老板,这就是我电话里给你说的陈易行,他就是缝尸匠。”

    “易行,这就是梁玉彬,梁老板。”

    伍子六介绍完,梁玉彬松开紧抓着伍子六的手,声音有些发颤的和我打了声招呼。

    “陈...陈师傅。”

    我也点头回应,叫了他声:“梁老板。”

    打招呼的同时,我也在观察着面前的梁玉彬,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身的肥膘,胖乎乎的脸上煞白且没有血色。

    并且,梁玉彬脑门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细汗,那双小眼睛时不时的瞟向我身后的二层小楼,似乎里面有什么他很恐惧的东西一样。

    相反,站在梁玉彬身后的那个女人虽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但是相对镇定。

    就是她的态度很冷淡,她只是在我和伍子六身上扫了几眼,之后就没再拿正眼看过我们。

    可不得不说的是,这女人身材还不错,哪怕裹着厚毛衣身上也是凹凸有致.......

    见我盯着女人看,梁玉彬立即介绍:“这是我媳妇的堂妹,她叫柳小欣。”

    说着,他递给柳小欣一个眼神,想让她打招呼。

    不过柳小欣并未回应,只是又冷淡的看了眼我和伍子六。

    伍子六倒是不在意柳小欣的态度,他拿了根烟出来点上,“行了,梁老板,说说具体情况吧。”

    梁玉彬点点头,正要开口,但貌似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支吾了一会,突然声音很小的冒出来一句:“要不你们还是进去看看吧.....我媳妇..她闹祟了......!”

    我看梁玉彬说完这句话,脸上的细汗冒的更多了,害怕的表情也越明显。

    但我很疑惑,到底闹什么样的祟能把他吓成这样,何况现在天可还没黑呢。

    伍子六倒是没什么反应,叼着还剩下半截的烟对我说:“走吧易行,进去看看大白天能闹什么鬼祟!”

    说完,伍子六把烟头往地上一丢,在上面踩了一脚,转身在车上拿上他的绿帆布包,率先往梁玉彬家的二层小楼里进。

    我身上跨着皮匣子,紧跟伍子六的步伐。

    梁玉彬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跟了上来,柳小欣就没有往里进的意思了,她就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小欣胆子小,就让她在外面吧。”梁玉彬向我解释。

    我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梁玉彬家的二层小楼还带着一个小院子。

    穿过院子就到了小楼门前,两扇褐红色的木门看上去还挺气派。

    “门没锁,直接打开就行。”梁玉彬提醒着伍子六,他则是有些畏惧的不敢往前凑。

    伍子六抓着门把手往外一拉,门竟没打开。

    他又下意识的往里推了推,门还是纹丝不动。

    这时,梁玉彬又说了一句:“就是往外拉的!”

    闻言伍子六手上加了点力,猛地往后一拉,没想到门还是没打开。

    我看着身后的梁玉彬问道:“你确定门没锁?”

    “应该....没锁....”梁玉彬也不敢确定。

    伍子六说:“钥匙呢,拿钥匙来试试。”

    梁玉彬嘴上嘀咕着“我..记得....没锁门啊”边说边在门边的一个花坛下面拿了把钥匙出来。

    伍子六拿着钥匙,插/进锁孔,再次尝试打开门。

    可即使是这样门还是打不开。

    “门确实没锁,貌似里面有什么东西把它吸住了。”伍子六向我们解释。

    梁玉彬闻言,低声说了一句:“是我....是我媳妇,她真的闹祟了!”

    听到这话,我都觉得有点发毛。

    “别瞎说,大白天的闹什么祟。”伍子六呵了他一句。

    接着伍子六甩了两下胳膊,猛的抓起门把手,牟足了劲往外一拉。

    这次门开了!

    但只是开了一条两指宽的缝。

    可伍子六脸上的筋都鼓起来了,他把手一松,顿时抱怨:“真是撞邪了,老子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这门就是打不开!”

    梁玉彬也往前凑了凑,“我说了吧,我媳妇真闹祟了,里边更邪乎,等进去你们就知道了!”

    ........

    我没说话,只是仔细的盯着门再看。

    伍子六皱着眉头摸了根烟出来,也沉默了。

    “要.....要不从窗户爬进去?”梁玉彬试探着问道。

    别说,我也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真没必要跟两扇门在这儿较劲。

    只是伍子六却不干了,他瞪着俩眼珠子说道:“不行!真要是闹鬼祟,我连道门都进不去,岂不是涨了它的气势,到时候它闹的更凶!”

    我怔住了,伍子六说的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就在我们为怎么进门发愁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那副青煞尸头发做成的手套。

    我爷说的,一物降一物,要真是梁玉彬媳妇闹祟,只要她没有青煞尸那么凶,我戴上手套或许能打开门。

    想着,我在皮匣子里翻腾了几下,把手套拿了出来戴在手上。

    戴上的一瞬间,我的手就像是被冰块给冻住了一样。

    冷的刺骨!

    伍子六疑惑的看着我,“易行,你这手套能行吗?”

    我说:“我也不确定,试一试就知道了!”

    说完,我戴着手套抓住门把手,没想到,只是轻轻的那么一拉。

    门,竟然开了!甚至丝毫不费力!

    这手套管用,难道.....真是闹祟了?

    伍子六和梁玉彬都有些惊了,伍子六盯着手上的手套,好奇的问:“易行,这手套是什么东西做的?”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昨晚我爷给我说手套来历的时候,伍子六正好在外面接电话。

    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手套的来历。

    “青煞尸的头发做的!”我回伍子六的话。

    闻言,伍子六啧啧称奇,甚至他还调侃,要是等他遇到青煞尸,他也薅光煞尸的头发,到时候拿去,让我爷给他也做一副手套!

    对此我也只能苦笑.........

    等我把门彻底打开,梁玉彬已经早就跑到院里。

    我和伍子六相互对视了一眼,也没管他,齐齐的把目光向房子里面看去。

    顿时,我就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