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24章香燃不烧
    伍子六把柳悦兰的尸体放在停尸床上。

    但他的面色有几分沉重。

    我知道伍子六在想什么,我要缝尸,就得拿掉镇住柳悦兰的棺材钉。

    伍子六是在担心柳悦兰不肯配合,从而再次闹祟。

    但我心里还是有数的,我说:“伍子叔,没事,我有这个!”说着我把那副青煞尸头发手套,拿在手里晃了晃。

    伍子六一拍脑门,“忘了你还有这个东西,那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说着,伍子六摁住柳悦兰,把镇在她身上的棺材钉全都拔了出来。

    七枚棺材钉全都拔出来之后,我隐约看到柳悦兰脸上的笑容更盛!

    似乎随时都会发出尖利的笑声,不过却没有想化煞的异样。

    伍子六倒是没注意到这点,他对我说:“易行,请香吧,你请完香我再出去!”

    这是我第二次亲手缝尸,我心里还是不免的紧张。

    而且,我看着柳悦兰我总有种感觉,她现在只是暂时的配合着我们,缝完尸她会闹的更凶.......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我也没太在意。

    接着,我在皮匣子里拿了三支香出来,开始缝尸前的请香。

    伍子六就在我边上看着。

    很快,三支香点燃,我怕这三支香出现点什么意外,全程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

    可我看着看着就发现请的香好像有些不对。

    香是在冒着烟,可就是不见往下烧。

    伍子六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说:”易行,这是个什么说法,这香是燃着的,怎么不往下燃?”

    我也是一头的雾水,完全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这香是燃着的,并没有犯了缝尸请香的三条禁忌。

    一时间,我也愣住了!

    伍子六有些急切的说:”易行,这香请成这样,这线还能走吗?”

    说实话,我现在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怎么答复伍子六。

    按理来说,请香,只要没有违背那三条禁忌,应该是可以缝尸的。

    可现在燃而不烧的香,貌似再预示着不详........

    最终我还是把心一横。

    这尸......!我缝.....!

    我不想遇到点困难就放弃,我得尽快掌握缝尸匠的本事!

    “伍子叔,你出去吧,这线我走!”我应了伍子六一声。

    伍子六点点头:“小心点!”

    说着,他在帆布包里摸了一枚铜钱。捏住柳悦兰的下巴,把铜钱放进了柳悦兰的嘴里。

    “防止她吸到你的人气,放上压舌钱保险一点!”说完,伍子六走出堂屋,顺手带上了门。

    堂屋里橘黄色的瓦斯灯散发着微黄的光。

    房梁上的一只蜘蛛。屁股上扯着一根线正好悬在我面前的空中。

    我盯着它看了几秒。

    随后戴上青煞手套,在皮匣子里把聚魂灯拿了出来。

    我走到柳悦兰头前,看着她静静的躺在停尸床上,脸颊上的红晕,脖子上的伤口,妖异的狞笑.......

    不由的身上一阵恶寒!

    但我还是强行镇定,点燃了聚魂灯。

    嘴上呢喃着那两句咒语,念完咒语,开始穿针引线。

    只是我刚把手伸进皮匣子里拿针的时候,食指突然刺痛了一下。

    我一激灵赶紧缩回了手一看,食指被针扎破了,而且还冒出了血!

    我眉头一皱,请的香燃而不烧,现在穿针又被扎了手,这是在暗示这次缝尸是大凶之兆?

    我思忖了几秒,但转念又摇了摇头,应该是我多想了,只是个巧合罢了!

    简单处理一下食指上的伤,我开始穿好针线缝尸。

    柳悦兰的伤口在脖子上。

    伤口不长,但是很深。

    我选择用粗线定型,细线修补。

    每逢一针都要念缝尸的口诀。

    “一针挑,孽债消!”

    “二针挑,幽怨散!”

    “三针挑,恨念疏!”

    “四针挑,残魂聚........!”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阴/门诡录那本书真的很重要。

    现在我是没遇到特别厉害的凶祟,要是遇到了,就凭我只会这几句口诀,恐怕随便一个凶祟都能害了我!

    一时间,我似乎明白了斗笠男说的,缝尸的本事能学多少就学多少,这句话的含义了!

    等这次缝完尸回去,我一定要把阴/门诡录里的内容全都背下来.......!

    想着同时,柳悦兰脖子上的伤口也缝完了,足足二十一针!

    缝过的伤口就像是一条蜈蚣,横着爬在柳悦兰的脖子上,显得狰狞、诡异!

    好在尸已经缝完了,柳悦兰也没闹祟。

    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顿时,我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我就要出去通知梁玉彬和伍子六。

    只是,我刚迈了一步脚,就看到柳悦兰的肚子动了一下。

    她的穿的是裙子,本来她的肚子挺着,现在躺在停尸床上,裙子崩的很紧,紧贴着肚子。

    要是有什么东西在裙子下面,那样是会看到形状的。

    可我却没看到!

    刚才动的东西,应该不是在裙子下面,而是在肚子里面!

    登时,我的心噔噔直跳。

    我定定的看着柳悦兰,戴着青煞手套的手,随时都准备按到她脑门上。

    可我大看了得有两分钟的时间,她的肚子却没再动过。

    柳悦兰穿的是连衣裙,我要是想查看的她肚子,就得把裙子从腿上往上掀开。

    那样的话,对她来说多少有点不敬,甚至有可能冲撞到她.......

    我想想还是算了,也许是我看错了,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从堂屋出来的时候,梁玉彬,伍子六,都在门外等着。

    伍子六正在抽着烟,见我出来,他明显松了口气。

    梁玉彬跳起来冲到我面前,感激涕零的拉着我的手,哭着说道::“陈师傅,缝....缝完了?”

    我点点头,接着问梁玉彬:“缝完了!让你准备的棺材,寿衣准备好了吗?”

    “最好还是赶紧让你媳妇入棺,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伍子六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他把烟头往地上一吐:“易行,怎么了?又闹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