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潜龙神医〕〔重生之全球首富〕〔娱乐:从荒岛开始〕〔疯了吧!全民武魂〕〔百亿身家,我竟成〕〔快穿:爱拚才会赢〕〔共你〕〔银河战线〕〔武之极:执掌轮回〕〔我利用文字游戏现〕〔恶灵骑士的诸天裁〕〔重返1998〕〔妙手小医尊〕〔阴阳鲁班咒〕〔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26章尸产子
    伍子六没有理会我的惊讶,他面色凝重的看着柳悦兰,“彻底化煞了!”

    我握着拳头,衣服缝儿里钻进阵阵寒意,席卷全身!

    “伍子叔,伤口我已经缝好了,按理来说她的怨念也就算消了,不会闹祟的,可她怎么还会化煞?还有,这污血是怎么来的?”

    我把我的疑问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缝尸匠缝尸就是消除横死、身残之人的幽怨,明明柳悦兰的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我缝合了,也就代表着怨念已消,我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还会化煞!

    而且还是彻底变成了白煞尸!

    伍子六摇摇脑袋,指着柳悦兰说:“缝尸能消怨是没错,但问题还是出在她身上,你在仔细看看她的变化。”

    闻言,我又开始打量起了柳悦兰。

    当我目光看到她腹部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她的变化。

    “肚子小了!”我对伍子六说道。

    我说肚子小了其实并不准确,应该是肚子瘪了。之前的柳悦兰的肚子是高高挺起的。

    我一直以为她和梁玉彬一样,都是得了有钱人的富贵病-------大肚腩!

    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而且,我之前看到她的肚子动了,并没有看错!

    伍子六说:“易行,我们掀开她的裙子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在作乱,竟能让她彻底化煞!”

    我心里咯噔一下。

    “伍子叔,要不要先镇了她我们在看!”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我知道,彻底化煞的尸体是肯定要闹祟的,至于柳悦兰现在没闹,或许是还不到时候!

    只是,我刚说完这句话,柳悦兰就猛的睁开了眼睛。

    一双空洞、怨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盯的我不寒而立!

    她这是听到我说要镇了她了?

    伍子六伸出胳膊拦住了我:“别动,她现在才刚化为白煞,还属于中阴身的状态,暂时还不会诈尸!”

    “中阴身!”我重复了一遍!

    伍子六好奇的看了我一眼:“你知道?”

    我点点头:“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

    “前阴已谢指寿命已尽,后阴未至指尚未投胎,至于中阴现前多指人死后到投胎的这段时间!”

    “这段时间多为七到四十九天,当然这段时间或许更短,也许更长,不一定就是七到四十九天!”

    伍子六闻言,给我投来了一个赞赏的目光:“不错嘛,在哪知道的?”

    我说:“以前我爷爷告诉我的,至于他怎么知道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说的是实话,以前我爷虽然不让我过问缝尸匠的事情,但是像这些东西他还是给我讲了不少!

    伍子六点点头,“易行,你说的确实不错,但我说的柳悦兰的中阴身和你理解的略有不同。”

    “是!她现在还没去投胎属于中阴现前,但我现在说的这个中阴身是她化煞尸的中阴身!”

    “嗯~...这么和你解释吧,就像是一个醉汉喝醉了酒,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凉水,醉汉顿时醒了酒,他虽然人是清醒了,但是在水泼到他身上,和到他清醒这一小段时间里,醉汉的意识是迷离的,这也叫中阴身.......!”

    伍子六说完,瞪着俩眼睛看着我,似乎再看我有没有听懂他的解释.......

    我看着他说道:“伍子叔,我明白你说的意思,简单理解就是,柳悦兰从尸、变成煞的这段时间,她的意识是迷离的,所以她暂时还不会诈尸对吗?”

    伍子六重重的点点头:“易行,你小子行啊,一点就透,我喜欢!不过我得纠正你一下,尸到化煞这段时间不叫意识,叫执念或者叫怨念!”

    “也就是煞尸执念苏醒的这段时间,就是我说的中阴身!”

    “执念轻的煞尸醒后会闹祟,执念过重的煞尸醒后恐怕得杀人泄愤了!”

    “不过既然能化煞的尸,它的执念又怎么会轻得了......!”

    我知道了柳悦兰暂时不会诈尸的同时,心也在突突直跳。

    之前缝尸的刘芳芳、左老爷子都只是属于有想化煞的征兆,而现在的柳悦兰乃是真正的化煞!

    也就是说等她执念苏醒了,天,才会知道她要干什么!

    我和伍子六再讨论中阴身这会儿的功夫,梁玉彬一直还是坐在地上,他一脸的茫然,似乎是被吓傻了!

    “梁老板,我们想掀开你媳妇的裙子,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导致的她化煞,你怎么说?”伍子六向梁玉彬询问。

    梁玉彬没有说话,只是双眼无神的点点头,同意了我们查看柳悦兰的肚子。

    不过我对伍子六却有了些不一样的看法,伍子六给我的印象都是胆子大的敢去骑龙骑虎,没想到他还能有粗中带细的一面。

    最起码再掀柳悦兰的裙子之前,需要征求一下梁玉彬的意见,这点,我就想不到。

    梁玉彬和柳悦兰是夫妻,我们贸然掀柳悦兰的裙子对她是一种不敬,对梁玉彬就是一种冒犯了,而且死者为大,掀裙子之前征求一下家属的意见是对的。

    毕竟礼多“鬼”不怪!

    得到梁玉彬的应允,伍子六捏了下手指的关节,“啪啪”作响完,伍子六抓住柳悦兰的裙子掀到腹部上面的位置。

    当我看到柳悦兰肚子的时候,不由的猛缩了下瞳孔!

    她干瘪的肚子上,也有四五公分长的白色绒毛,肚皮和绒毛之间赫然就是乌紫色的妊娠纹!

    伍子六看到柳悦兰肚子的瞬间,两条眉毛都拧在了一块,他有些急躁的问道:“梁老板,你媳妇以前有没有生产过?”

    梁玉彬闻言,从地上站了起来,满脸困惑的说道:“没有!我和悦兰至今都还没有孩子!”

    没想到伍子六听到这话,顿时急了,脑门上的青筋暴起,瞪着两眼睛冲梁玉彬问道:“你确定没有?”

    梁玉彬被问的一脸茫然,“真没有,这种事我骗你干嘛?再说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你自己看!”伍子六指着柳悦兰的肚子对梁玉彬说道!

    其实我也不明白伍子六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但他这么问一定有他的用意,我也不好多嘴。

    梁玉彬顺着伍子六手指的地方,看向柳悦兰的肚子!

    “这.....这是妊娠纹?”梁玉彬难以置信的反问我和伍子六。

    问完,他又面如死灰的瘫到了地上。

    梁玉彬的反应我没看懂,而且,我是彻底懵了,甚至觉得连脑子都不够用了,“伍子叔,究竟怎么了,你把话说细一点!”

    伍子六倒吸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但语气还有几分恼怒:“你还记得她的肚子是鼓起的吗?”

    我点点头回应,而伍子六则继续说:“她是怀胎了!也就是说我和你都不知道她是有孕在身!”

    “地上的污血和她干瘪的下去的肚子,还有肚子上的妊娠纹,这些都能说明就在刚才,她产子了!”

    伍子六的一席话,惊的我连说话都结巴了!“你...你是说....尸....尸产子?”

    “还有,柳悦兰的死是一尸两命?”

    伍子六冲我点点头,同时,我俩都把目光移向了地上的梁玉彬!

    此刻的梁玉彬,脸上完全没有了血色,全身都在不停的抖,嘴里碎碎念念的嘀咕着:“怎....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伍子六走到梁玉彬面前蹲了下去,一把揪住他衣服的领子,瞪圆了眼睛说道:“梁老板,你特么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为了成为英灵我只〕〔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