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王朝第一人〕〔资源即战力〕〔超凡之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31章阴冲煞
    梁玉彬说完好像释怀了很多,没在继续哭泣,转而说道:“现在我该说的也说了,悦兰的事还得请你们帮着费点心!”

    伍子六没说话,只是目光深邃的看着梁玉彬,似乎对他的长篇大论并不相信。

    梁玉彬察觉到伍子六那种不信任的目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敢和伍子六对视,甚至连我的眼神都不敢看,而是对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段大龙说道:

    “段棺爷,悦兰应该就在我三叔的房间里,还得劳烦你把棺材弄进院里,先让悦兰入棺。”

    段大龙点点头应了一声:“这都是我分内之事!”

    接着梁玉彬朝着他三叔的房间走去,直接无视了我和伍子六。

    “你俩别愣着了,搭把手帮我把棺材弄进来!”段大龙,有些尴尬的说道。

    伍子六白了他一眼:“弄鸡毛,让我和易行去搬棺材亏你想得出来!”

    我以为伍子六这么说段大龙会生气,没想到他却拍了拍脑门,“哎哟!我把这茬给忘了,我的错....”说着就自己出去搬棺材去了。

    我不解的看向伍子六。

    他掏了两根烟递给我一根:“我们都是正儿八经的捞阴/门里的人,那就得恪守其职,不然就是翘活儿,没有师承的话就得被人说是杂门,野路子。”

    “不好听不说,传出去接活也不好接。当然有不少野路子还是挺厉害的,什么都会,什么都懂,可我们不是,我是背尸人,你是缝尸匠,我们都有自己的职责,所以段大龙的棺材就让他自己抬去吧......”

    伍子六说完,我听懂了烟也正好抽完,我们走到梁承山的房间。

    一进门,我顿时被吓了一跳。

    梁承山的房间里放着一口红棺,鲜红的外表看着就让人很心悸!

    奇怪的是红棺大头朝外,小头朝里正对着房子的门。

    在房间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分别各有一面招魂幡。

    看着就像是布置了某种阵法。

    房间里还放了至少十多摞的黄纸钱,在棺材侧面还有一个被烟熏到发黑的火盆,里面有不少纸钱燃烧过后留下的碎屑。

    我在房间里面没有看到床,但是梁玉彬之前说过他三叔除了自己睡觉的地方,不会进梁家老宅其它的任何房间。

    下意识的我嘀咕了一句:“梁承山难道是住在棺材里吗?”

    梁玉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陈师傅,我三叔这人就是很怪,一直都是住在棺材里,我问过他,他说他没有子嗣,将来入土了没人惦记,现在先把自己将来要到那边的钱准备好!”

    伍子六这时突然说道:“准备个鸡毛,梁承山那个老东西也就忽悠忽悠你。”

    “红棺挡煞,魂幡聚阴,那老东西是惹到凶到一定境界的凶祟了!我没猜错的话梁承山平时应该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并且几乎不会离开这个房间,平时也都是待在这个棺材里面吧?”

    梁玉彬惊愕的看着伍子六连着点了好几下头,随后他思忖了一下:“十多年了,我三叔无论白天昼夜基本都是待在这副棺材里,我一直都以为他是精神出了问题.....”

    “对了伍子六,你说的红棺挡煞,魂幡遮阴是什么意思,还有我三叔得罪了什么凶祟?”

    我也好奇的往前凑了一步,紧盯着伍子六。

    “魂幡聚阴,四面魂幡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叫四方聚阴,是用来聚集周围四个方向的死气,把这间房子营造成是个死地的假象。”

    “红棺挡煞,说起来就复杂了,那得说到棺材的做法,我就不多解释了,但我可以告诉你,这副红棺,是槐木做成的,槐木做成红棺,再放入死地那就成了阴冲煞!梁承山躲到棺材里面,就能遮蔽自己身上的生气,隐匿自己的生机。”

    “他得罪的凶祟就会找不到他,即使找到他,但有阴冲煞护着也奈何不得。但是用到这种阴冲煞也就真的算是苟活于世了,天天躲在棺材里面,活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那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伍子六说的我心噔噔直跳,梁承山都有本事镇住尸婴,但他得罪的凶祟竟能把他逼到整日藏在棺材里,足足十余年,可想而知,那东西得凶到什么程度了?

    但我对地上第火盆很不解,“伍子叔,那么梁承山为什么要烧纸钱呢?”

    “天天躲在棺材里,平时他不敢出去,这房间可是阴冲煞,长时间不补充阳气,他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他烧纸钱是靠火来补充阳气保命用的!”

    说完,伍子六围着棺材转了两圈,接着说道:“段大龙那副棺材不要用了,柳悦兰被梁承山装进了这副棺材里,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就用这副棺材埋了吧!”

    我和梁玉彬顿时瞳孔紧缩,惊诧的看着伍子六,但他却很平静,似乎从进这间房子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

    “魂...魂..魂飞破散?”惊愕了很久我才说出这几个字。

    伍子六点点头,“那老东西,手段太狠了,柳悦兰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

    猛的一下,我知道了,这房子里的布局叫阴冲煞,柳悦兰已经之前已经化成白煞了,她被梁承山装进这个棺材,那可不就是成了真正的阴冲煞吗,她已经魂飞魄散了!

    突然,我嘴上猛的一回甜,一口黑血就吐了出来,接着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伍子六家里的床上了!

    一睁眼我就到看到伍子六那张黢黑的脸,他正瞪着两大眼珠子看着我呢,我俩四目相对的同时,伍子六惊讶的说道:“易行,你可算醒了,你再不醒的话我都要给陈叔打电话了,你这次可把你伍子叔我半条命都吓没了!”

    我冲他苦笑:“伍子叔,我怎么回来了,柳悦兰呢?”

    伍子六长叹一口气,“能起来吗?起来边吃饭边说!”

    听到吃饭两个字我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两声,我试着动了动,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什么力气。

    但我还是强撑着爬了起来。

    现在天还是黑的,我好奇的问道:“伍子叔,我们才刚回来?”

    伍子六摇了摇头,“你都睡了白天一整天了,你晕过去没多久天就亮了。”

    “走,饭菜我都准备好了,你一直不醒,我可是连饭都吃不下......!”

    我给他个笑脸......

    饭桌上,伍子六准备了很多美味佳肴,香酥鸭,酸菜鱼,辣子鸡,炖肘子....还有好几道菜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但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伍子六拿出来一瓶老白干,问我要不要来点,但是被我拒绝了。

    我是饿坏了,一个劲的往嘴里面胡吃海塞,吃的那叫一个香,伍子六一开始还慢吞吞的慢饮细品,但是看到我对着饭菜风卷残云的状态,他怕我不给他留,直接一口闷了大半杯老白干,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伍子六剔着牙,我开始问他柳悦兰的事情。

    “伍子叔,我晕倒之后柳悦兰的事情怎么处理的?”

    伍子六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处理,都魂飞魄散了,只能办个豪华的丧礼尽量的弥补呗。”

    “梁承山那个老东西,下手实在太狠,柳悦兰或许生前做的确实不对,但是她化成白煞尸之后,并没有害人,只是想把阴胎生下来。”

    “没想到却落了个这么下场,只能说的确可悲可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