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路高升笔记〕〔真实世界〕〔混沌神王〕〔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033章她叫元宵宵
    “你和伍子六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段大龙满脸的疑惑。

    但我现在一半会也跟他解释不清,我转而说道:“她叫什么名字你知道?”

    但是段大龙挠着脑袋想了好半天:“好像忘了........!”

    顿时,我心凉半截,“你再好好想想,一定要想出来!”

    伍子六也是目光急切的说道:“快点想,今晚你想不出来,你就在这待着,哪儿都别想去!”

    十多年了,终于有点这个女尸的线索了,我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她的名字,她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段大龙终于说话了:“好像叫元宵宵!”

    “好像个鸡毛,到底能不能确定!”伍子六问道。

    段大龙说:“呃......能!就是叫元宵宵!但其它的我就不得而知了。这个名字还是说媒的给我说过一次!”

    说媒的!我突然好像看到了希望!

    我皱着眉头看着段大龙,“那个说媒的现在在哪,能带我去吗?”

    段大龙说:“死了!死了七八年了,现在坟头的草都得三米高了吧!”

    顿时,我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浇了一盆凉水。

    “说媒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我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道。

    “没了!那个说媒的是个绝户,活着的时候就靠着牵媒拉线混口饭吃!死的时候连棺材本都没攒下,棺材还是村里人给她凑的钱,买了一副剥皮棺材!”段大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伍子六这时候坐了下去,点上烟:“看来还得找梁承山那个老东西!也就他能知道元宵宵的底细了!”

    我点点头,现在也只能找到梁承山再想办法了,“伍子叔,你说我们让梁玉彬帮忙找,会不会容易点?”

    伍子六不屑的一笑:“他要是能帮你找就怪了,他为什么自己不来送钱,要让段大龙来,因为他知道,我们要找尸婴就得找他三叔,他不想也不会告诉我们梁承山在哪!”

    段大龙也连连点头说道:“伍子六这话说的对,其实梁玉彬没你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和梁承山那可是沾亲带故是一家人!和我们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知道昨晚你们问他柳悦兰死因的时候,我为什么不插嘴吗?”

    “在我看来,他就是在满嘴跑火车,说出来的话没一句能信的!问了也是白问......”

    我愣了几秒,之前伍子六也说梁玉彬说的话假,现在段大龙也这样说,看来就我一个人信了!

    可我现在想找到梁承山也绝非易事,根本不知道他会去哪!

    伍子六吧嗒着烟说道:“易行,别瞎琢磨了,梁承山那个老东西会出来的!让段大龙的兄弟多留意着点!”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等了......!

    之后,五子六继续数完了钱,分给了我五十万!

    段大龙有别的事情要做,和我互留了电话也就离开了。

    伍子六说,暂时没有生意上门,我现在就什么都别想了,趁着这点时间赶紧把《阴/门诡录》学好,毕竟梁承山要是对付不了元宵宵,到时候还得我们上!

    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阴/门诡录,脑子里总会浮现出元宵宵被黄老三扛进村子,还有我爷给她缝完尸,黄老三背走她离开我家的场景........

    次日一早,太阳初升,伍子六就拉着我到太阳底下暴晒。

    他说我之前被元宵宵吸了人气,加上又给柳悦兰缝尸,没那么快恢复,起码还得在太阳底下暴晒三天,不然就得落下病根!

    临近中午的时候,伍子六家来了一个人,但是我不认识,他和伍子六倒是挺熟的,两人聊了半天,他给了伍子六一个包裹。

    等那人走后,伍子六说包裹是给我的!

    突然,我就想起了那个神秘的斗笠男,他说过,要给我寄阳线、阴线,应该就是他寄给我的包裹了!

    不过这包裹是用黑棉布包着,上面只有我的名字,其它的什么都没有。

    接过包裹,让我意外的是这包裹的分量不轻!

    伍子六也在我边上一个劲的催促着我快点打开看看。

    等我撕开外面的黑棉布,在里面的夹层里面有一张小卡片。

    卡片上面用毛笔写了一首诗:

    “稳坐灯前手持针,静看尸首两处分!”

    “偷天妙手巧回春,穿针引线复全身!”

    “一针一线一残魂,天衣无缝了无痕!”

    “修身补体如归尘,人皮工匠缝尸人!”

    伍子六拿在手上端详了好几遍,突然他对我说道:“你们缝尸匠的精髓,全在这首诗里面了,留着卡片好好悟!”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把卡片收了起来。

    接着我撕开了包裹的第二层黑棉布。

    上面有一本古书,《阵》书名只有一个字!

    我翻开扫视了一眼,这面讲的竟然是风水奇阵,但也是晦涩难懂的古文!

    这本书伍子六没看,他说这本书说不定就是什么独门秘诀,他就不瞻仰了!

    打开包裹的第三层的黑棉布,也是最后一层。

    烟入眼帘的是一个黄铜匣!

    匣子四四方方的大概两个手掌打小。

    铜匣上外面雕刻各种妖魔鬼怪,在下铜匣的盖子中间雕刻着一个人,坐在一张凳子上,他的面前有一张停尸床,床上面放着一具无头尸,而那个人正在对着聚魂灯穿针引线!他正要给那具无头尸缝尸走线!

    铜匣上面雕刻的东西都是栩栩如生,伍子六看了都不忍不住说道:“易行,你这铜匣子,是件古物!我看,最少也得值个百八十万的!”

    我冲他苦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毕竟这东西值钱我也不打算卖!

    随即我打开了铜匣子,只是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空的!

    “搞鸡毛啊,空匣子?拿来让你卖钱的吗?”伍子六乍乍呼呼说道。

    我也是一脸的懵,还以为里面有什么宝物呢,没想到到头来空欢喜一场,一时间不免有点失落......

    伍子六从我手里接过匣子,上下左右的晃动,可连根毛都么看见。

    “卖钱吧,里边连根鸡毛都没有!我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伍子六一脸沮丧的说道。

    接着他把铜匣还给了我。

    就砸我俩的手交接的一瞬间,阳光照过,我看到匣子里面竟然闪了一下!

    “伍子叔,有东西!”我笑着对他说道。

    “那呢,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我拿着匣子对着阳光晃了晃,匣子里面闪过几道很细的金光。

    “有!我也看到了!”伍子六笑着把手摸进匣子。“易行,有东西,你自己摸摸!”

    我把手伸进皮匣子里面,顿时,我也摸到了里面的东西。

    我开始摸到的是一团发烫的东西,我把把它拿了出来。

    要是不是有手捏着它是实体的话,光凭肉眼去看我手上就什么都没有。

    “这东西会隐身?”伍子六不解的问道。

    我把手上的东西对准阳光,太阳照在上面,这团东西发着淡淡的金光,我说:“这是线团,而且还是透明的!并且这东西比头发丝还要细好几倍!”

    我手上的这个线团发热,应该就是阳线!反之匣子里面的那个应该就阴线!

    我把手在次伸进铜匣子,果不其然,铜匣子里剩下的这个线团是冰的。

    但也不是很冰,准确的说是透着一股冷意!

    “易行,这就是那个野路子(斗笠男)说的,阳线、阴线吧?你说这东西怎么做出来的,这要是掉在地上还能找回来吗......?”伍子六问了我一大堆。

    但我现在对这阳线、阴线完全不懂,于是我拿出《阴/门诡录》开始在上面寻找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