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39章猖狂
    顷刻间,我和伍子六就被十几个何家的仆人围了起来。

    何曼凝厉声对围着我们的十几个人说道:“你们想干什么?伍师傅和陈师傅是我请来的人,我看你们谁敢动他们!”

    看着把我们围起来的这些人,我倒是不害怕,但是真要动起手来我和伍子六也绝对讨不到便宜。

    伍子六显然也知道这点,他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但手上还是摩拳擦掌的,随时都要上去和这帮人搏斗。

    不过围着我们的这些人,在听到何曼凝的话之后,也不敢乱动,全都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何俊杰,想征求他的意见。

    明显何家的这些仆人更倾向于听何曼凝大哥的话。

    此时伍子六的双脚微微向前动了一下,我知道他这是安耐不住了,我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

    何曼凝此刻也把目光看向了我们,她满脸歉意的说道:“伍师傅,陈师傅,对不起,我哥就是......”

    何曼凝的话还没说完,何俊杰就出声打断了她:“小妹,你向他们道什么歉,两个招摇撞骗的神棍而已,他们还配不上你的道歉。”

    “既然他们不滚,那我就让人打到他们滚为止!”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打残了我兜着!”

    得到何俊杰的指示,围着我们的这些仆人立刻就向我和伍子六靠拢了过来。

    “不准动,你们敢对两位师傅不敬,以后也别想待在我们何家了!”何曼凝对这些仆人呵斥了一声。

    话音刚落,“嘭”的一声关车门的声响传来。

    紧接着就看到马疯子哈气连天的从车后走了出来,伴随他的还有一股难闻的尸臭味。

    马疯子也不说话,踩着那双老布鞋,晃晃悠悠的走到了何俊杰前面两米左右远的地方。

    马疯子之前一直就在车上睡觉,不知道他是被我们吵醒的,还是自己睡醒的。

    但何家的仆人包括何曼凝兄妹,此刻都是满脸惊愕的看着脏兮兮的马疯子。

    显然是被马疯子那副怪异的装扮吓到了。

    不过很快何俊杰就缓过神来了,他皱起眉头捂着嘴,说道:“小妹,你看到了吗,这两神棍不仅是骗子,而且还带着一个乞丐,这是行骗不成,就要去装乞丐骗人呐!”

    我和伍子六没理会何俊杰的话,瞪着眼睛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不解的看向马疯子。

    我们俩也是懵了,马疯子突然跑到何俊杰和我们中间,完全不知道他想搞什么名堂。

    马疯子站在原地,从身上的蓝布袋里面掏了烟袋出来,慢慢吞吞的卷着喇叭烟,同时一字一顿的说道:“嘴上不留德的人,担心烂嘴,侮辱捞阴/门里的人,担心折寿,动手打捞阴/门里的人,担心死后被鬼差拖去斩手剁脚!”

    我心里咯噔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马疯子说话的声音很冷,而且就连着周围的温度貌似都下降了几分。

    何俊杰明显也感觉到了。

    他面色发憷的愣了一下。

    但很快就轻蔑的说道:“呵!果然是招摇撞骗的神棍,你以为说两句话摆神弄鬼的鬼话,就能吓住我?”

    “你们这些所谓捞阴/门里的下三滥,在我父亲身死在外的这段时间,骗了我何家多少钱财了?今天我说什么也得让你们长长记性!免得别人以为我何家的钱好骗!”

    我凝眉看着何俊杰,明显,他父亲何晚生横死在背阴山的这段时间,何家应该花了不少的钱,请人想把尸身接回来。

    但是,之前请的那些人没把何晚生接回来不说,甚至还骗了何家的钱。

    看何俊杰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这冤枉钱应该没少被骗!

    他现在,这是,把气儿都撒在我们身上了!

    出神间,马疯子手上的喇叭烟也卷好了,啪嗒,打着火。

    马疯子没回何俊杰的话,吐了一口烟雾后,马疯子:“呵呵呵...”的阴笑了几声。

    霎时,何家豪宅门前竟刮起了一阵阴风。

    诡异,瘆人!

    围着我和伍子六的何家仆人中,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个疯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这捞阴/门里的人,难道真的打不得?”

    何俊杰也觉察到这阵阴风的诡异了,他脸上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但也没过多的表现出来。

    倒是何曼凝没在意这阵阴风,她双眼微红,满脸歉意的看着我们。

    渐渐的阴风越刮越大,我不由的打了个寒噤。

    天上顶着大太阳,我们周围刮着莫名的阴风,有种难以言表的邪异。

    “伍子叔,马叔不会招鬼祟来了吧?”我低声向伍子六问道。

    我这么问完全是因为联想到了,马疯子可是个养鬼祟,扒尸衣,住鬼穴的狠人。

    说不定这阵阴风就是他招来鬼祟的预兆。

    伍子六瞪着眼睛说道:“招鸡毛,马疯子没那种本事。易行,你拦着我干鸡毛,煞尸我都能镇,你还怕我对付不了这几个人?这何俊杰羞辱我们的话那么难听,我青山背尸人什么时候受过这个窝囊气?”

    我苦笑了一下。

    没有回答伍子六的话。

    我心里一直谨记我爷告诉我的那句话:“出身贫寒,遇要事让人三分......!”

    走神了几秒。

    阴风刮过,马疯子用来挡住那半张脸的头发也被吹开了。

    当何俊杰看到马疯子的阴阳脸,顿时连连后退好几步。

    一旁的何曼凝也是满脸的畏惧,不敢去看马疯子的脸。

    见何俊杰害怕了,马疯子转过身,把脸面向了何家的这些仆人。

    “鬼脸?”

    “你们看,他那只眼睛没有眼白?”

    “不会真的有鬼祟吧.......?”

    几个何家的仆人你一言我一语满脸畏惧的议论着。

    其实要是平常看马疯子的脸,除了一半黑一半白之外,吓人的也就是他那只没有眼白的黑眼珠。

    此刻何家这些人这么害怕,完全是因为刚才那阵诡异的阴风烘托出来的气氛。

    何家的这些仆人,虽然现在还在围着我们,但很明显他们被马疯子吓住了,只是站在原地,完全没有之前那种要冲上来教训我和伍子六的气势了。

    “走吧伍子六,这趟活你是接不成了!”马疯子声音幽冷的说道。

    伍子六往地上啐了口吐沫:“忒!老子也不稀罕,这活我是不接了,可他说我是和易行是骗子,下三滥,这事就没完!”

    “我伍子六在咱这地界背尸二十来年,还真没人敢这样说我!今天必须给我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然,这事要传出去,我在捞阴/门里的名声可不好听!”

    伍子六言语激愤,不是我拉着他的话,他真有可能冲上去教训何俊杰!

    马疯子无奈的摇摇头.......

    何俊杰正了正身子,冷笑一声说道:“行骗不成,开始讹人了?想让我给你什么说法,无非就是想讹点钱罢了,你放心,我们何家虽然钱多,但我绝对不会给你!”

    马疯子闻言转身看向何俊杰,冷哼一声:“你不想让我们接你父亲回家,我们不去就是了,你又何必张口闭口的说我们是骗子?”

    “正好,你家的这趟浑水我也不想趟,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句羞辱捞阴/门里的人,折寿!”

    马疯子说完,直接一甩手,转身上了伍子六的车。

    何俊杰对马疯子似乎有几分忌惮,他怔怔的愣了几秒,突然冷声说道:“我不想和你们这帮神棍浪费时间,这次我就不计较了,以后再来我么何家行骗,我可保不齐你们身上不会缺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