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赛点〕〔我只想苟且偷生〕〔重生后我成了三个〕〔无敌从斗破开始打〕〔兽域无疆〕〔时域领主〕〔重生之繁花似水〕〔重生我对感情没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55章煞气附柳
    闻言,我顿时心悸了起来。

    同时我也有几分疑惑,不知道这些所谓的鬼差有没有抓到,之前想要我命的那个老妇人!

    疑惑归疑惑,我们的脚步还是没有停下,随着离何晚生身死的地方越来越近,我感觉温度也变得越来越冷。

    何曼凝搓了搓胳膊:“陈师傅,怎么一下子就好现在到了冬天了?”

    我说:“煞气聚集的太多了,背阴山里面本来就没多少阳气,现在煞气又怎么浓厚,冷是必然的,忍着点吧!”

    何曼凝点点头。

    我们继续往前走了一百多米之后,伍子六停下脚步。

    “看!尸体就在哪!”

    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

    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一颗柳树下面果然有个模糊的影子,不过煞气遮蔽了视线,看的不是很清楚。

    何曼凝身子一晃,顿时抽泣,轻声呢喃了一句:“爸!”

    我正想安慰她,马疯子却说道:“何小姐,要不你就在这里等着,不要过去了,万一你到了你父亲面前控制不住情绪,再惊了尸,我们今晚就没法把你父亲接回去!”

    我愣了下。

    马疯子说的也有道理,何晚生的尸体请不回去,多半是心有甘怨,要是何曼凝到了他面前,失声痛哭的话,何晚生幽怨不散,从而激起他的怨念,那对我来说还是真是件麻烦事。

    只是,何曼凝在听到马疯子的话之后,立即停止了哭泣,她擦了把眼泪:“马师傅,你就让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吧,你放心我尽量的克制,刚才是我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不起!”

    马疯子摆摆手:“那是你父亲,见到他身死在外,你想哭也是正常的,不用跟谁道歉!你要过去也行,但是必须得听我的,千万不能哭,你父亲死在这种地方,怨气轻不了,你要是在他面前一哭,只会加重他的怨念,知道吗?”

    何曼凝点点头,回应马疯子!

    说话的这会,伍子六不知道在看什么,只见他的眉头皱着,仿佛对我们说的话完全没听进去。

    马疯子:“怎么样伍子六,看出什么寻常的地方了吗?”

    “有鸡毛的不寻常地方,有我在你怕什么!走,过去看看就知道了!”伍子六回了一句。接着迈步向那颗柳树走去。

    马疯子看着伍子六的背影:“伍子六不怕,那是因为背尸人三分靠艺,七分靠胆,我们不一样,小心为妙,易行你照看好何小姐!”

    说着,马疯子也向前走去。

    我看了眼何曼凝,她的双眼微红,但她还是挤出一丝微笑:“陈师傅,我跟着你!”

    我点头:“嗯!”

    随即也快步朝着伍子六追了上去。

    随着我们离那颗柳树靠近,柳树周围的环境也变得清晰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四周的草很少,反倒是碎石很多,而且越靠近柳树,石头变得越大。

    但我也只是随便看了眼,并未过多的在意这些石头。

    而且,随着温度降低,我感觉我们就像是在缓慢的走进一个冰窖,本来我们身上的衣物就不是很多,突然遇到低温,寒起就会顺着毛孔钻进肉里面,冻得人身上的骨头都变得僵硬起来。

    何曼凝的心思都在她父亲身上,对这阴寒的温度貌似没太过在意,但是也能看出来她很冷,脸上的皮肤都被冻得更白了!

    很快,我到了距离柳树还有十米,一块相对空旷的地方停下。

    我知道伍子六这是要点他那盏小灯笼了,我们都没说话。

    只是都将目光看向了柳树下的那个人影。

    现在距离近了很多,但是煞气却比之前还要密集,我发现虽然离近了,但是想看清那个人影却很更困难了!

    我惊愕的问道:“马叔,为什么之前距离远我们还能看清那个影子,现在距离近了怎么反倒看不清楚?”

    马疯子幽幽的看着那颗柳树,低声说道:“我也不清楚,总之事出反常必有妖!”

    “怕鸡毛!易行,你别听这个马疯子瞎咧咧!”伍子六说了一句,随即,我们周围被幽幽的蓝光照亮。

    伍子六的那盏小黑灯笼点起来了,只是现在我们身在煞气弥漫的山里,那盏小灯笼的光线也照不出多远的距离。

    可是幽幽的蓝光配合着弥漫的雾气,那叫一个诡异无比。

    何曼凝是第一次见到这小灯笼,她显得有些畏惧。

    不过她的畏惧也仅仅只是几秒钟,很快,她就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那棵柳树的位置。

    伍子六点上灯笼之后,又在腰间的布包里面摸了根棺材钉出来。

    他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攥着棺材钉对我们说道:“都跟在我后面!”

    说完,伍子六踹飞了地上的一块石头,接着向柳树走去。

    但我也发现伍子六说话的时候,嘴上的都哈出了白色的气体,这足以说明现在的温度起码已经到了零度以下。

    我搓了搓手,看了眼何曼凝,她向我点点头,示意她还能扛得住。

    我便不在磨蹭,继续向棵柳树走过去。

    十米的距离,说不上远,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人走的都很慢,距离越近,一种压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而且我们每迈出的脚都要确定踩实了才敢迈另一只脚。

    但很快,在伍子六的灯笼照耀下,我也渐渐的看清了这棵柳树的外貌。

    不知道为什么,也就是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那盏小灯笼照射出来的蓝光,给我一种非常陈旧的感觉,这盏灯笼的光我也见过,好几次了,可这一次,它就像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该有的光芒。

    跟像是来自一个让人畏惧的地方!

    马疯子小声的呢喃:“这盏灯笼的光,怎么越看越像磷火发出来的光,看着真瘆人!”

    我愣了下,只是马疯子的声音很小,我也没有问他的打算。

    随即我的目光也被面前的柳树吸引了!

    柳树上面呲呲的冒出了很多的煞气,看上去就像是这些煞气是这棵柳树树干里面冒出来一样。

    但我知道这是煞气只是附着在这棵柳树上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