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58章阴槐阴柳
    伍子六重重的点点头:“易行,我这才跟你认识几天呐,我发现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你小子了,真行啊,风水命数,你都能说的头头是道,你小子将来肯定不同凡响.......!”

    我被伍子六夸了一顿,但我确实只是懂一些皮毛而已,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就在这时何曼凝慌乱的惊呼一声:“你们看!”

    我和伍子六一愣,随即顺着何曼凝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原本附着在那棵老柳树上的煞气,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去。

    还没等我们看清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马疯子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我们近前:“快退,退到十米开外!”

    一声吆喝,来不及多想,我拉着何曼凝的胳膊紧跟着马疯子,向后跑去,伍子六的反应也不慢,他跟在我的后面,直到我们退到十米开外的地方才停下。

    马疯子脸上的汗水“哒哒哒”的往下掉落,嘴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才说道:“这不单单是一颗柳树,而是柳树和槐树相互缠绕在了一起。”

    我们都没听明白马疯子的意思,一脸懵的看着他。

    “你能不能一口说完,到底什么意思?”伍子六问道。

    马疯子:“这是阴槐阴柳!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吗,背阴山人为的布下了一个风水大阵?”

    我点点头:“记得,马叔你不是说过,有人利用背阴山的龙虎双煞,还有这里的地势坐了一个招魂困祟的阵法吗?”

    马疯子点头说道:“这棵柳树和缠绕在背面的那棵槐树,就是这个招魂困祟阵法的阵眼!”

    我心里咯噔一下。

    对于阵法我的了解仅限于字面的意思,不不了解其中的门道。

    但是我知道阵眼就是一个阵法的核心!

    要是没有阵眼的话,阵法就会无法运行。

    可是用树木做阵法我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且还是柳树槐树!

    我问道:“马叔还能用柳树槐树做阵法?”

    马疯子点点头说道:“槐字是由一个木和一个鬼字组成的,所以,槐树也有鬼槐的称号。现在的村子里大多数的老人都会在院子了或者门口偏左或者偏右种植槐树,包括认识的一些人家里也有不少的槐树。”

    “但是,在风水学里槐树属阴,有人认为在院子里种槐树不好,也有人认为在院子有着吉祥的寓意。”

    “古书中,在门前种植三颗槐树也有着希望子女位列三公的寓意,可以说在院子里种植槐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在风水家的眼中门前是不适合种植槐树的,为什么不适合呢?因为,槐树属性属阴,又被称为木中之鬼,种植在家门口容易遮挡阳光,会导致屋子里面的阳气缺少、气场混乱、通风不良等等不良效果。特别是在秋天,会让人感觉到屋子里阴风阵阵,使人产生心慌的感觉。”

    “特别在风水学中坟地边上种槐树是大忌,听老一辈的人说,墓地中槐树会导致墓主人的鬼魂被吸附在槐树上面,不得超生像一些古文杂书中记载着,坟边因为有槐树闹鬼的场景不是没有依据的。”

    “如果祖坟上面长出槐树,要根据实际情况,询问精通风水的风水先生的意见在进行处理,因为这种情况比较复杂有吉有凶,自己不要轻易砍掉,很可能导致不好的后果。”

    “如果家中如果有一定岁数的槐树,最好不要乱动,槐树被称为风水树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上了年纪的槐树是有灵性的,如果要动的话最好请风水先生来现场进行。”

    “关于柳树我就不多说了,柳树本就能滋阴养魂,但是我实在没想到布下这个风水阵的人,能用阴柳阴槐做阵眼!”

    其实马疯子说了这么多,貌似还是没有说道主题上,他并没有说阴柳和阴槐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但是伍子六看出了我的想法,他咳嗽一下说道:“何晚生已经变煞尸了!”

    伍子六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

    搞的我心里咯噔一下。

    何曼凝也抽泣着问道:“伍师傅,煞尸是什么?我父亲他怎么了?”

    伍子六摇摇头说道:“他本来已经死了,不会怎么!但是变成煞尸就难说了!至于煞尸是什么三言两语的和你说不清,总之接下来麻烦不少!”

    伍子六说完,甩甩脑袋转而看向老柳树的位置,不在理会何曼凝。

    我看着伍子六愣了下。

    煞尸解释起来并不难,可是伍子六对何曼凝说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明显,这就是不想让何曼凝知道的太多,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何曼凝知道以后,恐怕会被吓崩溃的!

    明白了伍子六的用意,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看了眼马疯子,不过好像很疲倦,坐在一块石头上,垂着脑袋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没打扰他,转身走到伍子六身边和他一起看向了老柳树的方向。

    “这马疯子,果然有点真本事!易行你看,附着在树上的煞气,再有十几分钟应该就彻底散开了!”伍子六说道。

    我点点头:“伍子叔,马叔是用了什么法子能驱散煞气的!”

    伍子六并没有急着回答我,他瞥了眼马疯子,接着说道:“他用的什么法子我不知道,但是易行我的告诉你,这马疯子别看着他人不人鬼不鬼,这家伙可不是个省油灯,绝对不是你看上去的这么简单,没事尽量可别招惹他!”

    我白了伍子六一眼:“伍子叔,你这话说的,我没事招惹马叔干嘛,好像是你招惹他比较多一些吧!”

    伍子六苦笑一下:“没办法,我也不想招惹他,可是我看到他就来气,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回事!”

    我说:“冤家!”

    伍子六:“可能是吧!”

    我们正有一茬没一茬的说这话,马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

    他凑到我们跟前看那棵老柳树说道:“伍子六,要不你听我一句劝算了,这趟活我放弃吧,我们不接了,现在回去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