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路高升笔记〕〔真实世界〕〔混沌神王〕〔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上门姐夫〕〔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67章尸气
    何晚生还是趴在原地,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

    可当我的视线顺着他的胳膊看到手上的时候,我立即看出了何晚生已经开始有了异变。

    只见,他的手指的关节逐渐收缩,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爪状。

    指尖上面的指甲也开始滋长。

    看上去也怪,我和伍子六搭伙这段时间,我也算是见到过尸体,要变成煞尸前的前奏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因煞生出来的绒毛,指甲都会变长。

    可之前见过,煞尸指甲虽然,会变得很长,也很尖利,可是和我现在看到何晚生的完全不一样。

    何晚生正在滋长的指甲呈现出褐色,看上去那完全不是指甲,更像是坚硬锋利的钢刺!

    要是任由他的指甲继续生长下去,我丝毫不怀疑,要是他想作祟的话,只需要一下,就直接能把人开膛破肚!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不寒而栗。

    何曼凝现在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哪怕地上的尸体是她的父亲何晚生,可是何晚生现在的这种异变,显然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我深吸了口气,急切的对伍子六说道:“伍子叔,你看他的指甲!”

    伍子六并没有理会我,但是从他目光中我知道他已经看到了!

    接着就看到,伍子六攥着棺材钉,往前走了一步。

    做了个抬手的动作,就像朝着何晚上把那个根棺材钉扎入何晚生的脊骨。

    就在他抬手的瞬间,马疯子摆手做了个打住的动作:“先别动,他已经成气候了,棺材钉不一定对他有做用!”

    伍子六顿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听马疯子的话,而是‘嗖’的一下,就把棺材钉对着何晚生后背的脊椎上面扎了进去。

    马疯子貌似也没想到伍子六会这么果断,他惊愕的说了一声:“伍子六!你....!”可是眼见伍子六已经把棺材钉扎进去了,马疯子后面的话也没说出来,只好后撤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地上的何晚生!

    扎完棺材钉伍子六也没敢在原地停留,快快速从地山起身,两步就到了我的身边。

    我们随即都把目光看向何晚生,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他的变化。

    可是这时何曼凝却低声哭了起来。

    伍子六听到哭声,叹气摇头并没有解释!

    我只好观察着何晚生的同时,对着何曼凝解释道:“何小姐,你别难过,伍子叔不是对你父亲的尸体不敬,只是你也看到了,你父亲现在已经化煞尸了,不用棺材钉镇住他的话,我们很难把他的遗体接回去埋葬!”

    何曼凝听到我的解释,虽然哭泣的声音稍微小了点,但是并未完全停下。

    但我也不好再继续说什么,毕竟地上可是她的亲生父亲,换成是我的话,我也不能确定我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她现在能保持冷静镇定已经很好了,起码现在这样不会惊了尸!

    可我说完,没到两秒的时间,我就看到何晚生的指甲已经停止了生长。

    见此状况,我们几人都明显的松了口气。

    应该是伍子六的棺材钉镇住了何晚生的尸!

    只是,还没等我们完全放松下来,就听到了“滋滋”的声音。

    开始的时候声音很小,不仔细听还不能完全听清。

    可是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我顿时身上的白毛汗都出来了。

    随着声音的加大,我们听到的就像烧开的油锅爆锅了一样。

    “滋滋啦啦”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我对声音是怎么来的不明所以,但是我知道这种怪声是地上的何晚生发出来的。

    就在这时,何晚生的尸体,抽搐了一下,随即就看到了,他的身体直挺挺的从地上慢慢的起身。

    我被这一幕突然吓到了。

    说实话,我真的是第一次见,不用支撑就能离开地面的。

    这完全即就是超出了我的认知。

    但是,何晚生在慢慢起身的同时,伍子六可不给他机会。

    伍子六猛然向前,抬起腿就对着何晚生的后背踩了下去。

    伍子六这是想借助脚上的力,把何晚生再次压到地面上去。

    可是伍子六这一脚,我能感觉到他明明是牟足了力气,踩下去的。可我们只是听到了“嘭”的一声。

    那种声音就像是踢到了一块厚重的钢板上面一样。

    而且,何晚生并未受到伍子六这一脚的阴影响。

    他继续缓缓而动。

    可是伍子六也并未放弃,他们快速从身上的布包里面,有摸了两枚钉子出来。

    看到钉子的瞬间,我知道这不是刚才的那种棺材钉,这是更厉害的丧门钉!

    这种丧门钉更长,上一次镇柳悦兰用的也是这种钉子!

    伍子六拿出丧门钉的那一刻,我看到何晚生的身子想起来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一些。

    但我也很不解,何晚生有这个反应,那就说明他不用眼睛看也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不由的我心里咯噔一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伍子六拿着丧门钉已经对着何晚生的尸体扎了下去。

    只是这一次,伍子六不在那么顺利。

    我们能清楚的看到何晚生的身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团黑气。

    黑气向上飘起直奔伍子六的面门而去。

    不用过多的想都知道,这团黑气一定不简单。

    实事也是如此。

    就在黑气快要和伍子六的脸部接触的瞬间,马疯子脚蹬地,飞扑上去,把伍子六拉到了一边。

    可即使是这样,马疯子的胳膊还是接触到了黑气。

    滋啦一声,我就看到了马疯子胳膊上的衣服被腐蚀了一大块。

    但好在马疯子穿的是裹尸衣,是一件长袖,所以他没有受伤。

    把伍子六拉倒一边之后,他们两人同声说道:“尸气!”

    阴/门诡录里有记载:

    人死之后,有一口殃气会堵在喉咙上,据说是绿色的,乃是人的一生中所积攒的毒气,这口气会在一个特定的时辰飘出来,落在一个方位上,粘到花草,就会枯萎,粘到人,一般都大病一场,还有死亡的危险!在书里面这口气叫殃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