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枚建城令〕〔我的功法脑补了大〕〔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神霄仙宗〕〔重生2014:暖男人〕〔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我在美综当大亨〕〔都市的巫觋在综网〕〔萌宝集结令:陆先〕〔我在三国收义子〕〔穿越第一天,我逼〕〔从六扇门开始我将〕〔签到三年,我神豪〕〔快穿之科举文男配〕〔青梅皇后有点酸〕〔全球直播:最强渔〕〔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万人迷穿进恋爱游〕〔糙汉的神医小娇妻〕〔这日渐崩坏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85章冤家路窄
    出了背阴山的那一刻,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背着一块巨石,走了很远的路,现在巨石被忽然放下,可我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直接噌的一屁股瘫到了地上。

    我掏出火,点上马疯子给我的那根喇叭烟,抽一口呛三口的吸着,借此缓解身上伤口的疼痛。

    马疯子也找了个地方蹲着,面色难堪的用手揉着那只阴眼。

    十多分钟之后,隐隐看到被背阴山里面有道幽幽的蓝光,向我们这边靠近。

    我和马疯子起身,很快就看见无头鸡率先钻了出来,到了我们前面不远处的空地上,无头鸡身子一歪躺倒在地,接着全身一阵抽搐,双腿一瞪,彻底死透。

    这时一团白色像雾一样的东西,从无头鸡身上飘出,但又很快消散在空中。

    没来得及多想,伍子六和何曼凝一前一后的,也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到我的瞬间,伍子六瞪着俩眼珠子,扯着嗓子问道:“易行,你怎么搞的身上血次呼啦的,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伍子叔,我没事,都是些皮外伤!”

    何曼凝双眼恍惚的也想说什么,但我对她苦笑了一下:“回去抹点药就好了!”

    她点点头回应。

    我们说话的时候,马疯子却拿起那只无头鸡,重新朝着背阴山走了进去。

    但也没进去多远,十多米的地方,马疯子在地上找根木棍,开始刨坑。

    我刚想过去帮他,伍子六却对我说道:“易行,别去,那是马疯子自己的事,你别跟着掺和,我们去车里等他!”

    不等我回应,伍子六背着何晚生的尸身,向前走去!

    何曼凝面色哀伤的跟在伍子六身后。

    我犹豫了下,但也转身跟在他们后面,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马疯子在干什么。

    可在我瞥过头的瞬间,我看到马疯子的面前,像是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白衣,但马疯子正好挡在他的面前,我看不到他的长相。

    只是那人却带着一顶高帽子。

    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帽子上还有四个繁体的大字:

    ‘一见生财’!

    我正好奇的想看的更清楚一点,马疯子却猛的回过头,向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吓的心里一紧,做贼心虚一般,赶忙收回了目光。

    过了一会,我回头再看的时候,那个白衣人,却不见了!

    甚至给我一种刚才只是我出现的幻觉......

    几分钟后,马疯子追了上来,我们也到了何曼凝的奔驰大g跟前。

    何曼凝打开车门,我们配合着伍子六把尸体放到车上。

    不过,尸体还没完全放进去,一道强光就朝着我们的位置照射过来。

    是车的灯光!

    没一会,车就直直的开到我们面前停下。

    不过不是一辆,而是两辆金杯!

    率先从金杯车副驾驶上面下来的竟是何俊杰!

    何曼凝叫了一声:“哥”!

    我当时脸色就变了变,冤家路窄。

    伍子六本来就对何俊杰窝着火,见到他的瞬间,伍子六猛的把何晚生的尸身推进车里,随即瞪着眼,面露凶光的看着何俊杰。

    何俊杰下车后没理会我们,他扫视我们一眼,冷哼了一声,随即打开金杯车后面的车门。

    接着,一个老头就从车上下来。

    只是,他下来后的一瞬间,我顿时往后倒退了一步。

    这人不就是姚保义吗?

    不对!

    他不是姚保义。

    而是姚保义的双胞胎大哥姚保忠!

    不过他的年纪看上去,起码七十岁往上,佝偻的身子缩成一米五左右的身高。

    老脸上的皱纹皱的像是一朵枯萎的菊.花一样。

    戈字脸,眼角开到了太阳穴,一头白发。

    我看了眼马疯子向他确认,这是不是姚保忠。

    马疯子微微点头向我确认。

    何俊杰说过他会请一个阴阳先生,来接何晚生的尸身回家,可他请的阴阳先生是姚保忠?

    姚保忠成了阴阳先生?

    我很困惑!

    姚保忠下车之后,也不说话,手里握着一个拳头大的烟斗,叭叭的嘬着烟,嘴巴上鼻孔里冒出来的烟,像是肺里着火了一样。

    姚保忠那双眯成缝的眼睛,阴毒的在我们身上来回的扫动。

    这时,又从金杯车上陆陆续续的下来了七八个,何家的仆人。

    并且,有两个仆人还从车上抬下来一个,灰黑色的大木箱子!

    那个木箱四四方方的,却大的出奇,几乎一个成年人可以缩在里面。

    那个仆人抬着木箱,走起路来都在打晃。

    看得出来,木箱很沉。

    等木箱被抬到姚保忠身边,两个仆人放下去的时候,稍微大力了一点,嘭的一,我看到木箱底下的地面,仿佛都被砸凹陷下去一块。

    我暗自惊叹,这箱子绝对不简单。

    马疯子也看着箱子怔怔的出神。

    箱子放好后,何俊杰脸色一变,扭头看向我们这边:“呵!昨天被我羞辱一遍还不够?没皮没脸的还舔着脸来赚我们何家的钱?”

    伍子六:“你...!”

    话还没说出口,何曼凝走到我们前面:“哥,是我求着三个师傅,他们看在我的份上,才来帮忙接回咱爸的尸身的,现在咱爸已经接出来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闻言,何俊杰勾着头朝着何曼凝车里面看了一眼,当他看到何晚生的尸身正坐在车里面的时候,脸色略微变了一下。

    但很快就恢复了:“接出来了又怎么样?小妹,咱爸走走了,我才是何家的长子,现在这个何家一切都是我说的算!”

    “我说了,何家的钱,一个大子儿都不会给这三个人!我何俊杰说到做到!”

    “不像这三位,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嘴上说着不会接我们何家这趟白事,转脸又忽悠你把咱父亲的尸身接了出来,说到底还不是惦记着我们何家的钱么?”

    何俊杰嘴上叨叨的说着,一席话下来说的人牙口无言。

    何曼凝双手攥着衣角,愤怒的说道:“何俊杰!我们找过多少人,想把咱爸接出来你不是不知道,可结果呢?现在咱爸接出来了,你非要当着咱爸的面对着三位师傅不敬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