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87章结怨
    何晚生是具尸体,说白了只是一个死人,可他直愣愣的从棺材里面坐起来就让人恐怖了!

    何俊杰这种富家公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即使棺材里的是他的父亲,但在何晚生坐起来的那一刻,他跑的比谁都快。

    像受了惊的老鼠一样,不管不顾的往车里钻!

    何曼凝在背阴山里面,见到过何晚生化煞后,想杀人泄愤的样子,见到何晚生坐起,她虽然畏惧,倒是并没慌乱,索性跪在地上,朝着何晚生哀泣了起来。

    我皱着眉头,带着几分担忧的说道:“伍子叔,要不我们上去搭把手,何晚生要是闹起来,搞不好得出事!”

    伍子六撇了撇嘴,:“怕鸡毛,出了事也是他们活该,棺材沾地不闹祟才怪!那老东西不是横吗,我倒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伍子六一副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明显是在生气。

    马疯子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事不关己。

    看着他们两人的气定神闲,我直接闷着脑袋也不说话!

    下一刻,一直在嘬烟斗的姚保忠动了。

    只见,姚保忠佝偻着身子,鬼头鬼脑的走到棺材的一侧。

    但他丝毫不慌,咔咔的咳了口老痰,往地上一吐,又憋足了气,猛嘬一口烟斗里的烟。

    我们谁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可我不得不说一个题外话,姚保忠那一口烟抽下去,起码得是正常的盒子烟一包的量!

    我摆了摆脑袋,要换成我自己,这一口下去,估计直接就趴地上了!

    伍子六瞪着眼珠子:“这老东西把烟这么抽,是急着去见阎王爷?”

    说归说,可我们的目光还是在姚保忠身上。

    难以置信的是,姚保忠嘬完烟,往肚里一咽,不仅没事,仿倒是涨的那张老脸通红,本来弯着的身体都挺直了起来。

    接着就看到,姚保忠嘴鼓的像蛤蟆一样,对这何晚生的脸就把刚才吸进去的烟,直接吐到何晚生的脸上。

    顷刻间,烟雾缭绕。

    灰白色的烟雾,从尸体上冒起,端的就是诡异无比!

    我眼皮都没敢眨一下,全神贯注的看着姚保忠。

    吐完了烟,姚保忠微微附下腰,竟把脸凑到何晚生的耳边,窃窃私语,谁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只看到姚保忠说完之后,用手按住何晚生的脑袋,轻轻的往后一推。

    何晚生的尸身,就那么缓缓的躺了下去!

    这种手段,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

    虽然何晚生不是煞尸的状态,只是诈尸了而已,可他露的这一手,他和我们之间差距的高下立判!

    他的本事在伍子六和马疯子之上!

    伍子六嘴唇蠕动了两下,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思忖了一会,才说:“估计何晚生,是被那老东西的口臭熏的!”

    马疯子问闻言,鄙夷的看了伍子六一眼:“这姚保忠,打小就在乱坟岗刨坟,后来为了救姚保义,更是走南闯北多年,都说他到处拜师,学了一身的本事,现在看来都是真的!”

    伍子六不以为然的回道:“学在多也没用,这姚保忠看着就心术不正,别人也不会教他真本事,学的再多也是个半壶水的野路子!”

    马疯子摇摇头:“野路子有真本事的也不再少数!特别是姚保忠这种软硬不吃的野路子,最好不要招惹他。”

    “野路子绝大多数争强好胜之流,他们不讲规矩,不讲道理,不讲情面,甚至对付鬼祟,或者对人都会不择手段,惹到他们,他们就和你争个你死我活,即使你能斗过他们,可难免不会两败俱伤!”

    “吃死人这碗饭,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冤家少堵墙!”

    马疯子的这席话,看似在回应伍子六,但他的眼睛始终盯在我身上,更多的像是在把这个道理告诉我。

    我冲他点点头头,示意我记下了!

    可伍子六还还是不服气,说不过马疯子,他干脆不提野路子的事,转而说道:“马疯子,你刚才拦着我干鸡毛,姚保忠那个野路子就算再厉害,我年轻力壮的,还对付不了他个老棺材板?”

    马疯子瞪了伍子六一眼:“你有本事,可你的本身用来对付尸体的,先不说我们身上都有伤,真要是动起手来,你还敢拿着棺材钉朝着那些人身上钉?”

    伍子六:“你....!”

    见到伍子六被怼到脸色通红,我只能苦笑!

    但也很佩服马疯子的这种冷静.....!

    两人斗了几句嘴之后,何晚生的尸身也在棺材里彻底躺平。

    这时候姚保忠,对着躲在车后的何家仆人说道:“盖棺!”

    可那些仆人面面相觑,没一人敢凑上前。

    直到躲在车里的何俊杰吼道:“聋了吗,听姚大师的,盖棺!”

    这是仆人才一脸不情愿的,相互推搡着去把棺材盖子,地上抬起,盖到棺材上面。

    等棺盖合上,何俊杰才颤颤巍巍的下车。

    接下来没在发生什么事,那个被棺盖拍倒的仆人,也只是被拍晕了过去。

    很快,棺材被再次装上车。

    何俊杰倒是没在对我们冷嘲热讽,棺材装上车后,他也是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哭的哀声动天!

    根本顾不上我们。

    姚保忠就不一样了,他有些得意的冲我们冷笑着。

    往地上吐了口痰:“呵忒,记住,捞阴钱谁有本事谁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吃死人这碗饭的!”

    姚保忠丝毫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老东西,翘了我的活儿,这梁子我们结下了!早晚得了!”伍子六一字一顿的回应道!

    姚保忠干笑一声:“别不识抬举,若不是我赶时间,真该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想找我,随时奉陪!”

    说完姚保忠钻上了车,何家那些仆人跟着,把他的大木箱子抬了上去。

    随着车子的发动,很快,何家众人扬长而去。

    伍子六,气的之前被何晚生挠破的脖子上,开始渗出了血。

    只是伍子六愤怒归愤怒,但他还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姚保忠面对我们能够有恃无恐,多半是因为他箱子里的东西。

    因为那个大木箱能给人一种很强的压抑感。

    伍子六做背尸人二十多年,他能觉察得出来箱子里的东西绝对不简单!

    不过伍子六把话放出来了,那我们和姚保忠的怨也就真的结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