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秦:一剑开天门〕〔首富天王〕〔从学霸开始走向真〕〔从天后演唱会开始〕〔超神学院:异常枪〕〔穿越远古携千亿物〕〔开局大秦之主:签〕〔女主角是怎样练成〕〔心动热吻〕〔逃荒,我靠千亿物〕〔重生后我嫁了死对〕〔诡异入侵〕〔麒麟神相〕〔潜龙神医〕〔重生之全球首富〕〔娱乐:从荒岛开始〕〔疯了吧!全民武魂〕〔百亿身家,我竟成〕〔快穿:爱拚才会赢〕〔共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90章尸婴拜母
    说罢,马疯子没有再过多的解释,他怔怔的掏出烟纸,卷起了喇叭烟。

    可我却发现,提到神打术,马疯子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

    似乎,他想到了一段伤心的往事。

    但是简短的神打术三个字,透露给我的信息却是无比的巨大。

    神打术,阴.门诡录里有记载。

    神打术,有多种叫法,通灵术、请神术、神打....这些都是它的名字。

    而且神打术,也有不同的版本。

    有道门传承、能人自创,民间野路子改良.....

    经过无数人的推论演绎,神打术,也变得神秘莫测。

    而且也有好有坏,有人用它来对付凶尸鬼祟,也有心术不正之人,用它弄些邪门歪道的东西。

    但是无论神打术怎么变化,它们之间都有着情丝万缕的瓜葛。

    那就是能‘请神借力’!

    利用常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神秘力量为自己所用。

    不由得,我想到了,在背阴山马疯子去埋无头鸡的时候,我看到站在马疯子面前,一声白衣,帽子上写有‘一见生财’的人!

    一想到这,我心里头突突一跳!

    我看马疯子的眼神都变得诧异了许多。

    很快,马疯子卷好喇叭烟,又开始向前走去。

    冷不丁的马疯子忽然对我说道:“别琢磨了,我的神打术,请的不是什么神仙,只是我有阴眼,能够通灵,借阴差的力量,来对付那些不愿前往阴司哪里报道的鬼祟,让它们不能破坏阳间的秩序罢了!”

    “你马叔我也没那么神秘,和你一样只是个大活人而已,我们要做的就是遵纪守法,踏实本分的吃死人这碗饭!”

    我笑了笑点头回应。

    紧跟着,马疯子的脚下的步子加快了许多,明显他是不想再给我说过多的东西,我也不好在问什么。

    后面一段路,我和马疯子几乎没有交流。

    直到到了梁玉彬家外面的那一截路。

    梁玉彬家所处的地方,是青山镇的小富人区。

    一条长长的街道,把富人区分成了两半。

    街道旁还有整齐划一的绿化,就连路灯都是亮堂的晃眼,和伍子六家那片,破旧老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当我们靠近梁玉彬家的时候,在他大门的斜对角也有一盏路灯,路灯上面的灯罩已经没了。

    只剩下一根电线上面吊着一个灯泡。

    今晚也没有风,可那个灯泡就那么吊在空中左右摇曳着,并且像是接触不良似的,灯光一闪一闪的。

    光线晦暗,显得梁玉彬家门前那一块都比别处暗了不少。

    还没到门前,马疯子就站街道上,仰着脑袋看着那盏路灯。

    声音冰冷的说道:“有股子死气!”

    我顿了一下,用鼻子在空气中闻了闻。

    细闻之下,我还真感觉到了异常。

    但在我看来那不是死气,更像是一种沉闷哀伤的气息。

    这种感觉大多数人应该都有过。

    在村里或者邻居家有人死去,当死者下葬后的几天之内,在那家人的附近,都会弥漫着这种沉闷哀伤的气息。

    同时我也很困惑,何曼凝给我们的信息,梁承山是在梁家老宅死的,气息怎么会跑的青山镇?

    我正想着,马疯子已经朝着梁玉彬家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门前的那一刻,我却愣住了!

    梁玉彬家门前拉着警戒线,大门紧闭,上面贴着封条。

    我和马疯子相互对视了一眼。

    “马叔,这是个什么说法?怎么扯上警戒线了,梁承山不是死在梁家老宅吗?”

    我把我的不解,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马疯子摇摇了头:“应该不是梁承山,说不定这房子里也出了什么案件,扯了警戒线,又没人在这守着,说明事情发生已经有段时间了,起码不是今天发生的!”

    “而且看这模样,这房子里面应该没人!”

    闻言,我眼皮微跳,顿时有几分不详的预感。

    马疯子左右看了看,又对我说道:“易行,门上贴着封条,那东西我们不能动!你爬上围墙头,看看院里的情况,我在外面给你看着人!”

    我看了看梁玉彬家的围墙,也就两米多高,我爬上去,倒是不难。

    随即,我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瞥了瞥左右两边,确定四周没人后,我才点头回应马疯子。

    马疯子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走到路边,蹲在地上卷起喇叭烟,给我放哨去了!

    马疯子到位之后,我转身到到了墙根底下,找个相对容易攀爬的地方,往上啐了吐沫搓了搓,双腿蓄力朝着地上一蹬,蹦起来抓住了围墙头。

    接着两只胳膊一用力,人就爬了上来。

    但我不敢完全爬上去,只能双脚顶住围墙的墙壁,双双紧紧的抓着墙头,支撑着身体,露出半个脑袋查看院里的情况。

    一眼望去,院里一片漆黑,房子里连个人气都没有,甚至还很阴森,可怖。

    但当我的视线看到院子里的那一刻,我直接僵住了!

    在院子的正中央,距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本来它和夜色融为了一体,我很难发现它。

    只是在我看过去那一刻,那团东西正好动了一下。

    一时间,我没看清它究竟是什么。

    但我有种莫名的心悸。

    人的眼睛,在刚接触到黑暗的时候,会有短暂的致盲。

    但很快就会适应。

    等我适应了院子里黑暗,我看院里的那团东西,也就越发的清晰。

    一声细密的长毛,活脱脱的像是一个长毛猴的模样。

    并且在它的面前,还有一个木椅子。

    在椅子上面放着的,竟然是一个灰黑相间的相框!

    相框里面的照片不是别人,正是已经魂飞魄散的柳悦兰!

    那是她的遗照!

    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我看向柳悦兰遗照的时候,我发现她也两眼怨毒的盯着我。

    盯的我头皮发麻!

    我强忍着恐惧,继续盯着遗照面前那团黑漆漆的东西。

    其实我已经大概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了!

    它是尸婴!

    只是我想更确认一些,也想看看尸婴在干什么。

    我屏着呼吸,生怕发出一丝动静。

    紧跟着,我就看到尸婴竟然是跪着的。

    它是在跪拜柳悦兰的遗像!

    这是,尸婴拜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为了成为英灵我只〕〔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