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96章不容沙子
    陆陆续续的,我的肩膀已经被拍了十多下,身后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的重复着。

    并且我感觉,每当被他拍一下,我行走的速度就会慢下来许多。

    以至于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前面的马疯子像是在跑,无论我走多快,我都追不上马疯子!

    可我始终不回头,身后那人坚持了一阵,忽然换了种口气:“你的心为什么这么狠,我不要你的金银财宝,只是讨口吃的你都不肯给?”

    阴沉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厉气!

    这是,讨不到吃的就要发火?

    见我不理会,那人接着说道:“你和那个背尸人一样,铁石心肠,不给我们活路,你们将来会遭报应的!”

    听闻,我心里咯噔一下,背尸人?没来由的怎么还扯上了伍子六?

    不等我细琢磨。

    我只感觉耳边一凉,身后的人竟把下巴搭到了我的肩膀上,但我一点重量都感觉不到,他皮笑肉不笑的说:“给口吃的,我告诉你个天大的秘密!”

    操!得寸进尺,我心里暗骂一声。

    鬼话连篇这个道理谁都懂,我岂会信他的话。

    “滚!”我扯着嗓子吼道,单手握拳对着他面门砸了过去!

    可他的反应更快,我拳头刚挥出去,他就把头一仰,直接从我的肩膀上脱离了。

    我打了个空。

    这下我也顾不上什么,回头会把肩头的灭阳火了,转过身子,火气冲天的看着他。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马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他连正眼都不去看那个人,嘴上叼着抽了半截的喇叭烟。

    一把拉着我的胳膊,转身向着这条马路外面走去。

    我虽然疑惑,但也跟着马疯子。

    我还有些担忧的回头去看了一眼那人有没有跟来,可是他就直直的杵在原地。

    泛白的眼珠子提溜乱转,意味深长的打量着我和马疯子。

    看着他不怀好意的表情,总感觉身上哪哪都不自在。

    走出没多远马疯子也就送开我的胳膊了,我问道:“马叔,那鬼东是饿死鬼?”

    马疯子点了点头:“一群饿死鬼而已,哪里死了人,他们就会跑到那户人家门口守着,等死者家里操持白事的时候,他们就会找机会去抢死者的香火吃!”

    “梁玉彬这不是死了吗,但是没有办白事,他们抢不到香火吃,就把目光盯上从这里过路的人了!”

    我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马叔,那要是他们讨不到吃的,会不会出事?”

    马疯子摇摇头:“饿死鬼,你就是有金山银山给他换成吃的,他也吃不饱,只要不搭理他就好了!”

    “不过青山镇的这伙饿死鬼,可有些年头,以前伍子六把他们撵出了青山镇,不知道现在怎么又跑回来了!”

    闻言,我皱了皱眉,顿时想到了鬼祟刚才说的,我和背尸人一样,都是铁石心肠,将来要遭报应!那句话。

    貌似饿死鬼和伍子里之间还有什么纠葛。

    现在距离回到伍子六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我干脆向马疯子打听起来伍子六和饿死鬼之间的恩怨。

    听闻,马疯子苦笑了一下说道:“十几年前的伍子六,可不是你现在看到这样,那时候他年轻气盛,而青山镇也有不少孤魂野鬼,可伍子六眼里容不得沙子,也不待见那些鬼祟,他认为背尸人地盘要是有鬼祟的话,是对背尸人的一种挑衅,不尊重!”

    “所以他用那把鬼头刀,把青山镇的鬼祟该斩的斩,该灭的灭,还有一部分则是被他撵出了青山镇,永远不能在踏入一步!”

    “也就是那时候起,没有鬼祟敢来青山镇闹祟,更不敢去惹伍子六!”

    听完,我心里对伍子六更加的佩服,难怪那个鬼祟会说,背尸人铁石心肠!

    鬼祟不是被斩就是被灭,留下的也被赶出青山镇了,可不就是不给鬼祟活路吗?

    后面一截路,我和马疯子就没再多说什么了,而是加快步子回到了伍子六家。

    回到家夜也已经深了!

    只是一进门,就看到饭桌上倒着一个老白干的空瓶子,伍子六趴在桌子上,呼噜打的震天响,手里攥着个空酒杯,任凭我和马疯子怎么叫都叫不醒。

    显然,我们走后伍子六可没少喝!

    马疯子连连摆头,只能让我和他一起把伍子六抬床上去。

    安置好了伍子六,马疯子又看了眼时间,已然是凌晨,马疯子叹了口气:“子时已过想要招魂引尸是不可能了,而且也得准备很多东西,只能白天准备,明晚在引来尸婴除掉它!”

    提到尸婴,我心里总是五味杂陈,有种难以言喻的压抑。

    马疯子倒没在多说什么,他让我回屋睡觉。

    明天要忙活的事儿可不少。

    我点头回应,随即各自回房。

    回到房间我不由的想到了尸魅姚保义,要不是这里是伍子六家,我还真怕他弄具尸体来陪我睡觉......!

    但那种担忧来的快去的也快,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

    心里头有事,睡的也不沉,天刚亮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出门马疯子也正好起床。

    相互招呼了一声,马疯子就对我说:“易行,去把伍子六叫起来,我有要紧事和他商量!”

    我应了一声,转身进了伍子六的房间。

    刚进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伍子六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的正沉,可枕头却跑到了地上。

    捡起地上的枕头:“伍子叔....伍子叔,马叔有要紧事要找你说,醒醒!”不得不说伍子六睡的是在太沉了,任凭我推搡了半天,他也没醒过来的迹象!

    情急之下,我只能捏住他的鼻子,想让他醒过来。

    这招还真不是一般的灵,捏了十多秒,伍子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易行,你想憋死你伍子叔啊,我脖子有伤,你不能让我好好的睡个安稳觉?”

    我:“.....”

    “睡个屁睡,等你那天进了棺材,绝对没人打扰你,赶紧起来,我有紧要的事给你说!”马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了房间里,咋站在门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