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邪帝请〕〔重生后我嫁了未婚〕〔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99章肮脏秽阴
    思绪在转念之间,马疯子忽然冷不丁的说了句:“没这些东西,可招不来尸婴!”说着,手上一动迅速的扯下了,笼罩在板车上面的那块黑布!

    下一刻,我就露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伍子六的惊讶丝毫不比我少,皱着眉头扯着嗓门,道:“操!马疯子这么多死猫烂狗,你把我这当什么了?”

    板车上放着的并不是烂死人,而是死猫,死狗,可整整一板车的这些死物,也足够让人头皮发麻了.....!

    有些甚至肉都烂透了,只剩下干瘪的皮。

    我心头狂跳,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但一想到这些死物要搬进伍子六的院里,我的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东西一样,这是伍子六的家!我发着呆,心里也做好了他不会答应的准备......。

    可伍子六就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他盯着我说道:“易行,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我就得对你负责,我们搭伙吃死人饭,尸婴是你的事儿,也是伍子叔的事儿,这些死物要搬进院子才能招来尸婴,我也接受!”

    “可是....!”伍子六扭头看着板车前的马疯子,:“想让我帮忙搬这些东西,门都没有,我青山背尸人可不干这个!”

    说完,伍子六用手在鼻子前挥了挥,转身进了院子。

    有伍子六这番话,我的心里总算平复了一点,忍着恶臭走到板车面前。

    却发现,马疯子盯着伍子六刚才站着的位置,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易行,伍子六是真心对你好!”

    我重重的点点头:“马叔,你也一样!”

    闻言,马疯子似笑非笑的愣了一下:“不一样!他是不图回报,我是有求于你!”

    说罢,马疯子提溜着两条死狗的尸体,迈着单薄的步子,径直的向院里走去。

    没等我琢磨马疯子的话,我腮帮子一鼓,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离板车这么近,这些死猫,死狗的臭味我在也无法忍受。

    足足吐到马疯子再次出来,胃里的酸水我感觉都吐出来不少.....

    “易行,真顶不住你也进去等我吧,我多跑两趟的事儿!”马疯子对我说道。

    我冲他拜拜手,应了一声:“我没事!”

    随即随便摸了两具毛绒绒的尸体,提着就往院子里边跑。

    进了院子,马疯子也提着好几只死猫的尸体,跟在我后面。

    他告诉我,要把这些死物放在东西南北四个角。

    我也不多问,一趟趟的把死物按照马疯子说的地方放好。

    记不清跑了多少趟,直知道,等我们搬完,整个院子里都是一股子腐臭味!

    而且还有种阴恻恻的诡异感!

    马疯子一刻不闲的,检查着今晚要到用的东西。

    我跟在他后面,不解的问道:“马叔,这些死物的用途是什么?”

    马疯子捡起我们织好的那张墨斗线网,用手扯了扯,接着回道:“秽阴!”

    我心中微微一紧,带着几分疑惑看着马疯子。

    马疯子丢下墨斗线网,说道:“我来给你说说秽阴,所谓秽阴,就是污秽的意思,污秽也就是脏的意思。秽阴,连起来解释就是污秽的阴气,肮脏的阴气。”

    “伍子六这地方是阳宅,加上他是背尸人,鬼祟对他天生的敏感,想要招魂引尸,就得用到这些死物产生的秽阴,用来着遮盖住这里原有的气息!”

    “能让尸婴放松警惕,我们要对付它也更加的有利!”

    我松了口气.....也明白了这些死物的用途。

    一边听着马疯子说,一边和他朝着,栓在角落里的那条老黄狗走去。

    这时候伍子六也提溜着一瓶老白干,呲溜着酒走了过来。

    老黄狗栓在这个地方,也几个小时的时间了,可它自从趴下以后,愣是没挪一下窝。

    而且见我们朝它靠近,它只是撑.开眼皮瞄了我们一眼,竟然连尾巴都懒得摇一下。

    马疯子走到老黄狗边上,蹲了了下去,捏着狗的嘴,看了看它的牙齿,又顺着身子摸了摸,说道:“是条老狗,可要是条黑狗就更好不过!”

    伍子六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呲了口酒:“你可知足吧,就这都只是借用一下,我可掏了一千块才弄来的,明早就得给人还回去。”

    马疯子没理会伍子六,站起身走向了别处.....

    我苦笑了一下:“伍子叔,这钱我来给!我的事儿,哪能让你花钱。”说着,我就在打开皮匣子开始掏钱。

    但伍子六伸手给了我脑瓜崩:“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仨瓜俩枣的钱,伍子叔能掏不起?你在这样我可生气了!”

    说完,伍子里呲了口酒,打了个酒嗝,去找马疯子去了.....

    我摇了摇头,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十分,再有一会,子时将至!

    接下来,回到屋里,马疯子吃着伍子六带回来的饭菜,开始给我们分工。

    他先对伍子六说道:“伍子六,今晚还得用到你得鬼头刀,你得把它准备好!”

    伍子六一拍脑门:“差点忘了大事,我的刀可还在车里呢!”紧跟着,伍子六夺门而去!

    马疯子扒拉着饭菜,又看着我,问道:“易行,你不吃点?”

    我摇摇头:“吃不下!”

    我倒不是肚子不饿,刚才酸水都吐出来了,现在胃里空空如也!

    可想到那烂了的死猫死狗,还有空气中弥漫的臭味,我实在没胃口。

    马疯子点点头,转而说道:“那你现在先给我写一份,尸婴的生辰八字,柳悦兰的名字也一同写上!”

    我愣了一下:“生辰八字?”

    马疯子回应道:“尸婴没有名字,即使有名字,我也得用它的生辰八字才能把他招来!”

    我眉头一凝,仔细回想着柳悦兰生下尸婴的那个时辰......

    “好好想想,可千万不能出差错!写错了可要出大事的!”马疯子提醒着我,顺道还递给我一张宣纸,一支蘸了墨水的毛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