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三国:从隐麟到大〕〔这个穿越有点早〕〔谍云重重〕〔穿成农门团宠福宝〕〔重生都市之我是仙〕〔谁能不爱绿茶呢〕〔白月光分手日常〕〔她靠摆摊火了〕〔从东京开始实习造〕〔外科艺术家〕〔模拟:夫君别稳健〕〔武侠:开局奖励满〕〔超级玩家〕〔噬天改命决〕〔我在魔王城伪装怪〕〔我不是氪星人,我〕〔草芥王妃〕〔共鸣塔〕〔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104章找来婴棺
    马疯子在听我说完,那只正常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我,但被头发遮住的那半张发黑的阴阳脸,露出来一块,看的我浑身都都不自在。

    伍子六也面带愁容的看着我:“这搞鸡毛,其它的先不说,单凭一个雷劈过的柳树,一时半会就没地儿找去!”

    我挠着头,心里有些烦躁,没有回应。

    但我也明白雷劈柳木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况且在有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从时间上来说就压根来不及,到了白天,尸婴只要接触到阳光,下场怕是和被我们除掉无异!

    忽然,我心头微跳了一下,瞬间想起来一件事。

    直接说道:“伍子叔,我需要一口婴棺!”

    我说婴棺,其实就是普通木材打造的棺材,只不过是专门给早夭的婴儿准备的棺木。

    伍子六明显的愣了下,接着问道:“婴棺?要那东西做什么?”

    我回道:“棺材是镇物,先把尸婴放到婴棺里镇住,剩下的事,只能熬过今晚在想其它办法!”

    其实除了婴棺之外,还有个办法,那就是用镇煞符!

    梁承山之前带走尸婴的时候,就是用镇煞符镇住了尸婴。

    可镇煞符那东西,我没有,我也不会画符!

    我话音刚落,伍子六却摇摇头:“易行,棺材是镇物不假,可你想用婴棺来暂时镇住尸婴,这法子行不通!”

    “尸婴不同于那些早夭的婴儿,早夭的婴儿是来到过阳世,父母也给他们起了名讳,虽然怨念重,可是和这种胎死腹中的尸婴比起来,远不会有尸婴凶戾!”

    我犹豫了一下,但我还是对伍子六说:“伍子叔,你信我我有招,你想法给我弄一口婴棺来就行,但是要赶在天明之前弄到!”

    伍子六很困惑,但看到我鉴定的眼神,他貌似又看不透我要干什么,回了句:“行,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弄!”

    紧跟着就从身上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拨了过去。

    伍子六在落实婴棺的事情,我则是把目光看向了一直不说话的马疯子。

    马疯子的心情不好,不知道是因为我没听他的话,直接灭掉尸婴,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

    见我看着他,他还是沉默着。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马叔,婴棺镇住尸婴后,还得让你帮个忙!”

    马疯子点点头:“你说!”

    我直接说道:“我想把尸婴交给你,你把它带回去可以吗?”

    闻言,马疯子身子微颤了一下,没有立刻答复。

    但我知道,此刻他和我已经心照不宣了,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马疯子把他的冥纸铺,用风水术修成了阴宅,用来神龛供祟!

    冥纸铺明为阳宅,实为鬼穴。

    在没有找到雷劈柳木棺,还有合适葬尸婴的癸水大河之前,将尸婴放在冥纸铺最为合适!

    马疯子不说话,我多少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试探着问道:“可以吗马叔?”

    “好!无非多了具装了尸体的婴棺罢了,把它交给我你就不要担心了!”马疯子怔怔的回应我!

    之后就是等待婴棺的到来,伍子六和马疯子都各自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而我则是把尸婴的生辰八字又从新写了一遍!

    尸婴入棺的时候,要用到这东西。

    可我也遇到了一个难题,尸婴没有名讳,那样的话,即使把它放进了婴棺,它还是一具无主尸!

    见我为难,伍子六说道:“易行,他生父是谁我们不知道,那随它妈的姓,姓柳,它是尸婴,就给它起名柳婴!”

    伍子六的话音刚落,呼的一声,一股阴风竟钻进了屋子里,阴森无比,被墨斗线网捆成粽子形状的尸婴,竟然也跟着发出了一声尖锐无比的笑!

    尸婴,好似认可了这个名字一般!

    登时就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顾不上多想,我提笔在尸婴的生辰八字前面,加上了柳婴二字!

    写好尸婴的名字,我心头一紧。

    随即掏出手机,立刻就要给我爷拨了过去。

    元宵宵现身伍子六家,我更害怕他去找我爷爷!

    但马疯子一眼,便知道我要干什。

    他拦住我说道:“易行,不用给陈叔打电话,那具女尸快化血煞了,不是今晚招魂引尸,被她吸引了她,她不会出来冒这个险!”

    “再者说了陈叔,这个点也该睡觉了!”

    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

    招魂引尸的原理,我不明白,但它是马疯子使出来招尸婴的,马疯子自然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他说不用打,那就说明元宵宵不会去找我爷!

    思来想去,我还是给我爷发了个短信,提醒我爷要多加小心!

    我发完了短信,伍子六的电话,正好响了起来。

    伍子六冲我笑了一下:“婴棺送到了!你们在里面等着,我去取进来!”

    说完,就把墨斗线网递给了马疯子,随即向外走去。

    没一会的功夫,伍子六就在院子里面吆喝:“易行,你们出来看看,这副婴棺行不行!”

    闻言,我和马疯子一前一后,走出屋子。

    刚到到院子,只见伍子六站在院子里,手上抱着一副小棺材。

    这副小棺材,五十公分左右的长度,漆黑的外表,隐隐的还反着屡屡幽光!

    有些瘆人!

    大棺材见过很多次,这种小婴棺还是初次见到,顿时心里就有那么一丝紧张!

    但送棺材的人我却没看见。

    估摸着是伍子六不想别人知道的过多,婴棺送到就把人打发走了!

    紧跟着,伍子六抱着婴棺走到我面,把婴棺放到地上以后,又转身进了屋子!

    我蹲下.身,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去在婴棺上面摸了一把。

    呃....也没什么特别的,冷冰冰的木材而已。

    但紧跟着,我就皱起了眉头,我竟然闻到到了一股油漆味,手上也黏糊糊的!

    立即我就明白了,这副婴棺应该是送来之前又被刷了一遍黑漆!

    为的就是让婴棺看上去,变得更加鲜亮一些!

    很快,伍子六再次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不过他的手上多了一把剪刀!

    “尸婴入棺之前,墨斗线网不能放开,不然尸婴就得跑掉,只能连着网一起塞进棺材,然后在剪短墨斗线,把网抽出来!”伍子六看着我们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赵浪秦始皇〕〔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明日星程〕〔十分红处〕〔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误入歧途苏玥〕〔猎谍〕〔叶长歌〕〔偷香(杨羽)〕〔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撑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