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105章暂入婴棺,镇之
    紧接着,伍子六从马疯子手上接过被网住的尸婴。

    我则是掀开了婴棺的盖子,顺手掏出那张写有尸婴生辰八字的宣纸。

    随即我念道:“夜吉时良,天圆地方。死于腹中胎,因怨化成煞!”

    “为消其怨,安抚亡灵,赐讳名柳婴,生癸巳年,庚申月,庚申日,丁丑时,暂入婴棺,镇之!”

    我扯着嗓门吼完这段话,原本老实的尸婴,忽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张牙舞爪的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伍子六见状,连同着着墨斗线网,直接把尸婴丢进了婴棺。

    棺材是镇物,尸婴刚被丢进去,顿时就老实多了。

    我刚要松口气。

    突然,只听到噗呲一声,整个院子顿时火光冲天。

    是哪个身穿裹尸衣的纸人着火了,好端端的也没人去点火,可它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无火自燃。

    纸人在火焰中,就像是一个大活人一般,脸部的表情,狰狞,抽搐,随即又被火势吞没!

    我被火光烤的额头上冒了一脑门的汗水,心跳都慢了半拍。

    没等我回过神来,一旁的马疯子忽然闷哼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但他接下来的举动跟让我不解。

    马疯子捂住胸口,竟然直接朝着纸人冲了过去。

    我紧忙想要上前拉住他,可伍子六先拉住了我,冲我摆摆头,示意我不要管!

    我:“可.....是....”无奈的跺了一下脚。

    只见,马疯子跑到纸人边上,把手伸进火里面,迅速的把那件裹尸衣扯了出来。

    丢在地上用脚跺了几下,顿时裹尸衣上面的燃着的火小了一些,马疯子也顾不上烫,蹲下去,没几下就在裹尸衣里面,把他之前放进裹尸衣兜里面的那块阴差令,掏了出来!

    拿到阴差令,马疯子顿时就像是丢了魂一样,在身上的衣服上擦了擦,又捧在手里怔怔的看着。

    “马,马叔?”我叫了他一声。

    可马疯子并不理我。

    “易行,先不要打扰他,先解决尸婴的事情!”伍子六杵了一下我说道。

    我点点头,担忧的转过身:“伍子叔,马叔他是怎么了?”

    伍子六皱了一下眉说道:“多了你伍子叔也不知道,但我能告诉你,招魂引尸那种东西,可不是随便鼓捣的,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然都去招魂引尸去了还要背尸人干什么!”

    我心头紧了一下,伍子六这话可让我有些发懵!

    我问道:“什么代价?”

    “八成得折寿!”伍子六撇着嘴回道。

    闻言,我忽然就大声了:“折寿?”

    伍子六拍了我一把:“喊鸡毛呀,我吓唬你呢,马疯子招魂引尸,他念的那段告文你没听仔细吗?他念的可是本差,其意思就是他是阴差,可马疯子是阴差吗?”

    我摇摇头:“不是!”

    “那不就得了,阳人冒充阴差招魂引尸,他还不得付出点代价!?吐口血,算是轻的了,你要是心疼他,回头给他买两只大公鸡补补就行了!”

    “也别忘了我那份,凭我和你的关系,怎么也得比马疯子多一只吧?”伍子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

    可我心里却悬吊吊的,回过头又看了眼马疯子。

    他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

    马疯子走到屋子的门前,就坐在门当间的地上,呆呆的望着手上的阴差令,脸上尽是伤感,头发挡住半张脸,一只眼睛里面像是流出了眼泪。

    看他那个样子,我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儿.....

    “操!”伍子六的一声怒喝打断了我。

    低头一看伍子六正拿着剪刀,要去剪墨斗线,可尸婴却龇着牙,挥舞着爪,面漏凶色的不让伍子六靠近!

    “凶鸡毛,信不信我一棺材钉拍的你魂飞魄散?”说着,伍子六真就去身上掏棺材钉。

    我赶紧蹲下去,从他手上接过剪刀:“伍子叔.....我来吧!”

    伍子六瞪了尸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易行你可得小心着点,这鬼东西,可凶着呢!”

    说完,伍子六把屁股往后挪了挪,掏出烟,在我身后抽起了烟。

    我手里拿着剪刀,可心里还是紧张的不行,煞尸跟躺着的死尸可不一样,煞尸是会伤人的!

    奇怪的是,我把剪刀伸进棺材,尸婴的表情还是凶厉,但不像对伍子六那样的抗拒。

    但我还是小心谨慎的剪完了墨斗线。

    接着盖上婴棺的盖子。

    盖棺的时候,尸婴在棺材里拼命的惨叫,哀嚎!

    那种声音,尖锐悲戚听的人脑瓜子发炸。

    棺盖合到剩下手指大小缝隙的时候,我一把抽出了墨斗线网,随即彻底合上棺盖。

    我怕婴棺的盖子不能做到严丝合缝,会有尸煞之气漫出,到时候马疯子带回去,会坏了他冥纸铺的风水,于是又向伍子六要了根棺材钉。

    钉在婴棺的上面,既达到了镇尸的效果,又能防止煞气漫出,一举两得!

    做完这些,我又迫不及待的走到马疯子身边坐了下去。

    此刻的马疯子神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他刚好卷好了一根喇叭烟,他把烟递给了我,自己有重新卷起一根。

    而我却看到阴差令被他放在膝盖上面,但是阴差令的中间却有一道裂痕!

    “马叔,它....坏了?”我看着阴差令问道。

    马疯子愣了下,把卷到一半的喇叭烟放回烟袋里面,反手收起了阴差令:“没事,估计是被火烤的!”

    回应完,马疯子又立刻问道:“尸婴装好了?”

    马疯子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那块阴差令对他很重要,但他明显不会告诉我关于阴差令的事情!

    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秘密,它可以是一段回忆,一件东西,一个承诺.....

    总之马疯子不愿说,我也不会去追问。

    只是点点头回道:“装好了!”

    下一刻,马疯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那我就先带它回去了,易行,有事你就来古巷找我!”

    不等我回应,马疯子已经走到了婴棺面前,抱起婴棺就要向往走去。

    “马叔,让伍子叔开车送你吧,你从青山镇走回古巷得走到什么时候?”我叫住马疯子问道。

    伍子六也点点头:“就是!等我送你!”

    可马疯子却摇摇头:“不用,装了尸体的棺材抬起来,就不能落地,哪怕用车载着都有点忌讳,马叔我是个守规矩的人,我可不想放忌!”说完,便抱着婴棺离开。

    我送到大门外,目送着马疯子瘦弱的身躯,抱着小棺材远去.....

    刚回过头,伍子六却没好气的说道:“这么远的路,累死他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