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岛之王〕〔天皇巨星从做天仙〕〔他那么撩!〕〔绝品医圣〕〔我给渣男当婶婶简〕〔退婚后,我被状元郎〕〔九尾之夜,我截胡〕〔穿越后,和夫君带〕〔超凡医王〕〔凌天独尊〕〔从一人开始开发诸〕〔农女福妻有点娇〕〔御兽:我的分身是〕〔综网的巫:从艾泽〕〔正德崛起〕〔持剑〕〔逆天换明〕〔财经新手有系统〕〔师姐,你们离我远〕〔修真高手的田园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122章漫长的等待
    我点点头回应一声。

    接着李三儿靠边停车,让伍子六和疯子下了车。

    街道两旁的路灯,在黑雾的影响下显得昏暗无比。

    但是老洼镇上的居民丝毫不受影响,似乎对这夜里的黑雾好奇的紧。

    可是很快他们的视线就被伍子六和马疯子吸引了,确切的说是被伍子六吸引了。

    伍子六肩膀上扛着那把鬼头刀,身后还跟着个阴恻恻的马疯子。

    两人怎么看都不想是要干好事的人。

    但很快也有人认出了伍子六。

    我和李三儿坐在车上就听到有人喊道:“快看,那不是青山背尸人伍子六吗?”

    “还真是他。”

    “他出现在这地方是和这个黑雾有关系?”

    “有可能,你看着这黑雾就和要闹妖怪一样!”

    “妖怪!”

    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顿时街道的人就少了很多。

    有被吓的,有想到了什么东西的,还有不想凑热闹的。

    顿时我们面前的街道就冷清了许多。

    李三儿递给我一根烟,点上后,李三儿问道:“易行,你爷爷到老洼镇得多长时间?”

    我愣了一下:“不好说,陈家沟本身就偏僻,大晚上的我爷爷也只能去找村里有车的人送他来。”

    “找到了还好说,找不到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李三儿想了一下:“要不你问问,没车的话我们去接他!”

    我说:“不用,我爷爷心里有数,需要接的话他会给我打电话的。”

    说完,我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没想到再有五分钟就十点了。

    陈家沟到老洼镇,就算开车的话也得两个小时左右。

    等我爷爷到恐怕正好这十二点。

    十二点是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刻。

    ......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突突直跳。

    李三儿说是老子不灵光,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见我脸上有些急躁,李三儿说:“易行,别担心伍子六和马疯子也算是老阴.门里的老人了,保不齐陈叔到了之前他们就把笑面尸镇了!”

    我点点头没说话。

    但我的心里很清楚,马疯子是个老练的人,他会让我爷爷来就说明他不能十拿九稳的对付笑面尸,就算是加上伍子六也不行。

    不然他不会开这个口,我爷爷有怪病他是知道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天空的黑雾也越聚越多,用怨气冲天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李三儿在驾驶位上抽着烟,时不时的就会把头伸出窗外看看,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大概等待着半个小时左右,李三儿忽然对我说道:“易行,你瞅瞅对面的马路上有个怪人!”

    “怪人?那呢?”我问了一声,随即挪到的左边的车窗户一侧。

    顿时我就看到李三儿所说的怪人。

    那人穿着一身的黑袍,佝偻着身子,身后背着个一个巨大木箱。

    步伐很是缓慢。

    但我看到我木箱的那一刻,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那是姚保忠的木箱。

    而那个背着木箱的人正是姚保忠。

    他竟来了老洼镇,还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而且他的方向貌似正是有笑面尸的那个方向。

    “易行,你说那人要干嘛,大晚上背着那么的木箱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没理会李三儿,而是掏出手机给伍子六拨了过去。

    但是伍子六的手机竟然提示已经关机了。

    我又换成了马疯子的手机号。

    电话响了没几下就就接通了:“马叔,我看到姚保忠了,他朝着你们那个方向去了!”

    马疯子回应了一声。

    但紧接着电话那头就传出来一阵呲呲啦啦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了一样。

    我疑惑的挂断电话。

    “易行,你说的姚保忠是那个软硬不吃的姚保忠?”李三儿见我打完电话问道。

    “嗯,你也认识?”我说。

    李三儿说:“认识,云山市行当里面的人,谁不认识他啊,这老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他来这个地方干嘛?”李三儿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我挠着脑袋也说不上来。

    姚保忠出现在老洼镇绝对不是个巧合。

    说起来伍子六和姚保忠之间还因为何家的事情结下了梁子,我和伍子六拼锅吃饭,他的梁子自然也是我的梁子。

    这样说来,姚保忠也是我的仇人。

    想着我的心里更加的烦躁了起来。

    “李三儿叔,我下去透透气,车里面太闷了。”我打了声招呼就要下车。

    李三儿拉上手刹:“我也下去,怎么感觉都要透不过来气儿了似的。”

    说着,我和李三儿就下了车。

    已经快要深夜时分了,街道上空无一人,更一丁点声音也没有,只有嗖嗖吹过的风声。

    一下车,我就变得清醒了很多。

    李三儿勾着脑袋看着笑面尸的方向:“易行,你说这么大怨气,会不会是我们抢了她的死婴,加重了笑面尸的怨气?”

    我心里咯噔一下。

    死婴之前被伍子六镇了以后,就随手丢到了后备箱里面,李三儿不提我还真差点忘了这件事。

    随即我快速跑到车子后面,打开了后备箱。

    死婴还在,但是之前发紫的尸婴,此刻却变白了。

    整个身上的皮肤,像是裹了一层面粉似的,白的瘆人。

    我检查了一下尸婴后背的棺材钉,钉子还在,除了皮肤变白,死婴并没什么异常。

    松了口气,我再次关上后背箱的门。

    后面我和李三儿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上都抽了好几根烟。

    直到我的电话响起。

    来电话的正是我爷爷。

    我爷告诉我他在镇口。

    闻言,我和李三儿立即开车前往镇口和我爷爷汇合。

    等我到了镇口,还里的老远我就看到了我爷爷站在一根老路灯下面。

    瘦弱的身子,在嗖嗖的夜风中,显得是那么的孤寂。

    等到了近前,我爷爷看到我的瞬间苍老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但我却发现这段时间不见,我爷爷的脸色更不好了,仿佛风稍微大一点都能将他刮倒似的。

    “爷!”我声音沙哑的招呼了一声。

    我爷爷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胳膊。

    接着他又看着天上说道:“怨气冲天,这笑面尸不简单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明日星程〕〔赵浪秦始皇〕〔猎谍〕〔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为了成为英灵我只〕〔我只是外门弟子〕〔十分红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同学婚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