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门诡录 第133章冥司通宝
    顿时,我的眼前一黑。

    深邃的黑像是闭上了眼,再用手上捂住。

    “易行,无明自通到底能......”伍子六的话还没说完,我们两人同时发下,甬道的顶部,有一条发丝粗细的幽绿线条。

    线条呈直线,顺着我们前方蔓延而去。

    “伍子叔,我们跟着绿线走!”

    我说完,就像从地上起身,迈开腿向前走去。

    虽然有了绿线的指引,我们有了方向,但是甬道的黑还是让我们和瞎子一样。

    什么都看不见,伍子六和我每迈一步都虚虚实实的,都不敢轻易下脚。

    生怕会触动到什么机关。

    伍子六更是谨慎,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借此让我们两个人不会走丢。

    我的神经紧绷,黑,对我来说,我倒是不怎么怕,我怕的墓里突然窜出来个祟物。

    最怕的还是那个消失许久的笑面尸!

    然而我和伍子六颤颤巍巍的向前走了大概几十米,忽然头顶上的绿线消失了!

    “甬道到头了?”伍子六对我问道。

    “应该是,伍子叔点你的小灯笼看看!”

    我说完没一会,伍子六就摸着黑点燃了小灯笼!

    幽蓝色的灯光亮起,顿时就让人心安了不少,但我我们的目光却被前方出现的东西深深的吸引。

    甬道出来在我们的两侧,还有两个人陶俑,像是看守的门卫似的,神情庄严而肃穆。

    但我仅仅只看了两个人陶俑一眼,更吸引我的是在我们前方,一片平整空旷的地面,大约有百多平米的一块空地。

    汉白玉的地砖,竟然一尘不染,甚至在小灯笼的照耀下,把我和齐谷子的模样都照在了地上。

    如同镜子的地面给我一错觉,地面上的那个才是我,而我才是那个镜像。

    伍子六似乎也有这种感觉,他盯着地面看了几秒,就对我说:“易行,我怎么感觉我们两人的镜这么阴森,仿佛要从地面钻出来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但我选择没说,毕竟说出来就会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

    但伍子六一说,我就不敢再底下头去看。

    多看一眼,就会怀疑到底自己是镜像,还是地面上的是镜像。

    “伍子叔,别低头去看!”

    我本来是想提醒器伍子六,说这话的时候我转头了,但是我的眼角看到的是地上那个镜像比我慢。

    几乎是在我转过头之后,他才转的。

    伍子六是一直盯着地面看的,他肯定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易行,你,你看到了吗?”伍子六试探着问我。

    “看,看到了,他和我的动作不是同步的!”说话的时候我的头皮已经再发麻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说出来还好,一说出来,畏惧感顿时就会蔓延全身。

    我强装镇定的说:“伍子叔,你别看,这东西有古怪,看时间长了保不齐会发生什么!”

    伍子六点点头,把视线看向了我。

    他说:“小心点地面!灯笼的光线在这种环境里,照射的范围有限,易行你可别离我太远,不然遇到危险我怕反应不过来!”

    说着,伍子六掏出烟,给了我一根,他说:“点上烟,虽然让你离我近点,但你也别怕!我们继续往前看看!”

    我点点头,迅速把烟点上,和伍子六向前走去。

    其实伍子六让我点烟,并不是让我抽,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的意思,点上了烟,即使我们两个分开一定的距离,也能通过烟火看到对方的位置。

    往前走了一段,我才发现,我之前估算这块空旷的地方有一百多平米是多么的可笑。

    简直是十几个一百多平米!

    这是一块硕.大无比的空间!

    而且,我和伍子里遇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们迷失方向了!

    甚至连甬道的方向都不知道在何处!

    这就好像漆黑的环境里,你一直往前走,走了一段后,你会发现就算你转身向后想回到起点,可你却无法走回去了。

    这种状况,很难解释,有人说是因为自己的左右脚长度不一样导致的。

    也有人说是因为人体的磁场问题。

    民间更是把这种情况称为‘鬼打墙!’

    “易行,我们大意了,没想到这个空间这么大,我们现在没法确定方向和我们所处的位置!”

    伍子六语气有些急,但也没过多的慌乱。

    毕竟是背尸人,关键时刻能沉得住气。

    我没有回应他,我沉思着怎么才能找到方向,继续前进,或者能回道甬道的位置也行。

    毕竟在空旷的地方,地面上还有诡异的镜像,无论如何心里都很难踏实。

    我正在整理着思绪,伍子六见状,也不想打扰我,他干脆把那根没怎么抽,但还剩三分之一烟,猛嘬了两口。

    随即又掏出一根新的烟出来,用之前那根去点新拿出来的,点完就往地下丢。

    同时他也低头用去看烟头的位置,想用脚去踩灭它!

    可是伍子六烟头刚落地,他人也跟着蹲了下去。

    “易行,你的铜钱掉了!”

    伍子六没来由的一句话,让我顿时一愣!

    “伍子叔,我哪来的什么铜钱,我的皮匣子里没有准备压舌钱这种东西!倒是你的包里不是有压舌钱吗?”

    我以为伍子六说的是用来给死者压舌的铜钱。

    毕竟他之前给过我用了几次!

    说着伍子六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里拿着一枚铜钱,他把铜钱放在掌心里,另一只手把小灯笼凑近了一点。

    我的视线也随之看去。

    伍子六掌心里那枚铜钱,暗黄色,乍看就是普通的铜钱,外圆内方的造型,可上面的字竟然是:冥司通宝!

    我看到的字伍子六自然也看到了,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皱起了眉头。

    “冥司通宝,这字面意思是地府用的钱?”伍子六先向我问道。

    我从他手上拿过那枚铜钱,第一感觉是很轻,很薄,分量只有正常铜钱的一半。

    薄度也只有正常铜钱的一半,以至于放到地上,鞋底稍微厚一点,踩到了都很难察觉。

    盯着看了一会,我没能研究出这枚铜钱的门道。

    但是铜钱吗无非就古时候的一种货币,而且就一枚,很难说明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服软〕〔家有绝色小姨〕〔徐南南帅〕〔秦时罗网人〕〔诱人的后母〕〔我大概率不是人了〕〔懦弱亲妈重生了[七〕〔当我绑定剧情维护〕〔霍格沃兹1991〕〔心头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