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京都当神明〕〔全球颤抖〕〔木叶百川〕〔欺世盗名者〕〔慕浅墨景琛〕〔慕浅墨景深〕〔墨景琛慕浅全文免〕〔顾希音徐令则〕〔叶云辰萧妍然〕〔陈轩〕〔哑巴秦立〕〔3366秦立〕〔第一赘婿秦立〕〔3366〕〔秦立〕〔医仙传人在都市〕〔豪婿临门〕〔恶魔就在身边〕〔婢女也秀色〕〔残王邪爱:医妃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云雁(二)
    王都有一奇楼,名曰“云雁阁”,座落于热闹市集,做的是天南海北生意。

    旁人所知的云雁阁是一个江湖人云集之地,也是一个民间驿递;只要有足够的银钱和一个地点人名,云雁阁便能把信或物件送到目的地。

    云雁,本就是传信之使。

    但云雁阁其实也是永安暗卫在王都的一个落脚点,在宣锦欢进京后便是由她打理。

    在宣锦欢与颜景明相见后的第三天,云雁阁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拿着云雁琴弦提出要见云雁阁的主人。

    彼时宣锦欢正在阁楼上临窗抚琴,听闻下属的禀报,便知她等待的人来了。

    一会儿便见下属带着一蓝衣公子进来,他看起来尚是年少,但举手投足间自有贵气;宣锦欢知他身份,即示意他坐下,执盏斟了一杯茶递到谢岚面前,浅浅笑道:“不知贵客驾临,小女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岚不请自来,叨扰姑娘了。”谢岚温和道。

    “二殿下亲临,可令寒门蓬荜生辉。”宣锦欢依然笑着。

    谢岚便取出那根琴弦摆在宣锦欢面前,说:“我今日前来,主要是感谢姑娘的大恩;三天前夏相在城外林中遇刺,幸得姑娘相救,方能脱险。”谢岚是夏惇的准女婿,这是王都之内无人不知的事实;现在谢岚代夏相来致谢,就表明了谢岚是对他未来岳丈一家很是重视,甚至有几分拉拢之意。

    宣锦欢并不跟谢岚绕弯子,就直接说:“不瞒二殿下所说,小女救夏相实是有所图的。”

    “姑娘直爽,愿闻其详。”谢岚没想到宣锦欢会这样说,愣了下后就道。

    “小女宣锦欢,自永安而来。锦欢虽为女儿身,但也想有一番作为;恰故人传语,锦欢唯愿襄助二殿下以成大事。”宣锦欢面色不改的望着谢岚说。

    只是这话已让谢岚神色大变,兴许是怀疑起这个女子有可能是她的父皇又或哪位皇子派来的,细细思量了一番,突然想起:“姑娘姓宣?从永安而来?”他毕竟是宣后之子,虽然宣后早亡,但他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宣锦欢明言:“锦欢本为孤女,被义母收养,从义母之姓。义母宣氏,为永安暗卫东司主。”她敢把宣司主的身份透露与谢岚,其实也是宣司主的意思;为防谢岚不信,宣锦欢取出她随身携带的永安暗卫令牌给谢岚看。

    “永安暗卫?”谢岚惊异,“我还以为,永安暗卫只是一个传说。”

    宣锦欢轻笑,到如今这世间又有谁人不是将永安暗卫当作一个前朝的传说呢。

    话已至此,谢岚哪还不明:“所以,宣姑娘也是永安暗卫?是永安暗卫让姑娘来襄助我的?”他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宣锦欢都是以点头回之,他又疑惑,“本王从未与永安暗卫有过往来,缘何就能让姑娘不远千里而来襄助本王?”

    宣锦欢也并不知为何义母如何安排,只能揣测道:“二殿下的母亲先皇后,亦是前朝仪兴公主。”

    “本王的母后早已在十五年前薨逝了。”想起母亲,谢岚眸色黯淡了几分。

    宣锦欢只是温婉的望着谢岚,不说话。

    谢岚许久才摇摇头道:“永安暗卫的好意,本王心领了。只是本王并无意大位,便只能辜负宣姑娘的美意了。”

    对于宣锦欢来说,这是她听过最大的笑话,谢岚竟然说他无意大位。

    宣锦欢从永安来到王都,也是听说过朝堂之上的风风雨雨;皇子们逐渐长大,帝位之争如火如荼。

    这场储位之争,最不可能置身事外的就是二皇子谢岚;他是宣后所出的嫡子,即使他无心帝位也要被其他皇子后妃视作除之而后快的肉中刺拦路石,而且朝中的宣氏旧臣也会迫使着他不得不卷入这场斗争中。

    宣锦欢便笑笑:“有一句话,锦欢却不知是否当问。坐以待毙和拼死一搏,不知二殿下愿意选哪一个?拼死一搏还能有一线生机,但若坐以待毙便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宣姑娘实在是太看得起谢某了。”谢岚苦笑,语气也不免有几分自哀自怨,“我母后早亡,父皇更是不待见我。我空有一个嫡皇子之名罢了,又拿什么来争?”

    对于谢岚的处境,宣锦欢也是曾有耳闻,原来都是真的;谢岚的情形确实很是棘手,但她毕竟也答应了义母,万万没有见难而退的道理。

    何况,诚如颜淇师兄所言,她来到王都寻找少主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可以的话就必须要得到高位者的帮助;相对而言谢岚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相互交换条件的筹码。

    宣锦欢敛去眼中的算计,然后抬头微笑望着谢岚说道:“所以若二殿下相信锦欢,锦欢愿为二殿下出谋划策。”

    “宣姑娘又如何让本王相信你?”谢岚亦是直视着宣锦欢明亮的眼眸问。

    “不是让二殿下相信锦欢,而是相信永安暗卫。”宣锦欢不急不缓的说,“锦欢不才,只要二殿下给锦欢半个月的时间,锦欢可送给殿下一份大礼,还望殿下笑纳。”

    听她说得如此确信,谢岚将信将疑:“那半月之后本王再来,静候姑娘佳音。”

    宣锦欢点点头:“锦欢定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两人商定之后,宣锦欢就唤了下属来客客气气的把谢岚送出去;她临窗而立望着下面人来人往,东司主派来协助她成事的主事伊谣才过来询问:“锦欢姑娘,二殿下可信否?”

    “若二殿下如此轻信于我们,才令我觉得不安。”宣锦欢一边说着一边捻起伊谣先前交给她的东西,是一封函书,函书上主人家的名字正是当朝大将军朱奂钐,“伊姐姐,若我没记错,这位朱大将军从前似乎也是永安军的将领。”

    伊谣垂首应说:“朱将军是前永安军中唯一还与永安暗卫保持联系的人。”

    既然如此,那就难怪了。

    永安暗卫已是二十年未涉足王都,如今她一来这位朱将军就遣人送来这函书,应当是义母早已向他透露过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