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京都当神明〕〔全球颤抖〕〔木叶百川〕〔欺世盗名者〕〔慕浅墨景琛〕〔慕浅墨景深〕〔墨景琛慕浅全文免〕〔顾希音徐令则〕〔叶云辰萧妍然〕〔陈轩〕〔哑巴秦立〕〔3366秦立〕〔第一赘婿秦立〕〔3366〕〔秦立〕〔医仙传人在都市〕〔豪婿临门〕〔恶魔就在身边〕〔婢女也秀色〕〔残王邪爱:医妃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云雁(三)
    宣锦欢正和伊谣在楼上谈着当朝大将军朱奂钐的事情,突然她看到大街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细心多看了几眼,那的确是二皇子谢岚。

    刚刚谢岚从云雁阁出来,从这里经过亦是正常,只是那个与谢岚说话的女子又是何人。

    那女子衣着不俗,身边又有两侍女相随,应是名门贵女;见她举止温雅,面若桃花,倒真是个妙人儿。

    谢岚与那女子攀谈许久,言笑晏晏,似是早已相识,不过并未有逾矩行为。

    只是谢岚告辞而去后,那女子立刻褪去刚才的温婉模样露出很是不屑厌恶的神色。

    “这王都的姑娘可真是妙,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宣锦欢嘲讽道。

    “方才那姑娘,好似就是夏府的姑娘夏昕。”伊谣出言说。

    夏昕?那不就是谢岚未过门的妻子,未来的二皇子妃吗?

    如果是寻常女子也就罢了,但偏偏那是已与谢岚许下婚约的女子,就让她不得不多注意一下了。

    宣锦欢回头与伊谣吩咐道:“伊谣姐,你让人去查查这个夏姑娘。”

    “是。”伊谣应下。

    云雁阁的人做事很快,到下午伊谣就带着消息回来了:“锦欢姑娘,这就是夏昕的全部信息。如姑娘所料,这个夏姑娘的确很是有趣。”

    宣锦欢翻开看了看,就觉得自己也是活久见了。

    谢岚和夏昕的婚约是宣皇后和夏夫人在十几年前就定下的,那个时候谢岚和夏昕都还年幼。但是后来宣皇后和夏夫人相继离世,她们为儿女定下的一纸婚约也就只剩下一纸婚约了。

    如今朝堂形势大变,夏惇就并不愿意让唯一的女儿嫁给谢岚;而夏昕一向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是凤命,只想嫁给未来的天子,对早已失宠的二皇子当然也很是看不起。现在夏氏父女就想要退掉与谢岚的婚约,另做打算。

    很可惜谢岚并不知道那夏氏父女的谋算,还把夏惇当作未来的岳父,对那夏昕也是当作未来的妻子一般。

    “锦欢姑娘,我们要不要把这夏家父女的事情透露给二皇子?”伊谣问宣锦欢的意见。

    宣锦欢想了想就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已有打算。”她现在若贸然告诉谢岚,他不但不会相信恐怕还要以为她故意挑拨离间他与夏家的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夏氏父女自己露出狐狸尾巴。

    她把情报折好,重新递给伊谣。

    伊谣想起了什么又问她:“锦欢姑娘,伊谣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司主虽是嘱咐姑娘襄助二皇子,但我们来到王都的首要任务是寻找少主。如今姑娘已成功和二皇子见了面,但是少主······人海茫茫,我们又该如何寻找,总不能把整个王都双十年华的女子都带到永安,逐一排查吧?”而且说不定他们少主早已在王都嫁为人妇,生儿育女了。

    宣锦欢听着伊谣的话,觉得着实好笑:“自然不能这样。南司主楚宁师叔那边也已经派了人来王都暗查;二十年前傅贼逼宫,先主诞下少主后就交托给皇妹仪嘉长公主和御前女官夏若芙带出皇宫,此次楚宁师叔派来暗查的人正是当年夏女官的女儿。少主在乱军中被人劫走,仪嘉长公主也在战祸中失踪;过了这么多年,就算当年还有什么线索如今也荡然无存了。不过离开永安前义母交给我一块玉石,义母在里面封印了她的一滴血,若遇见血脉相近之人玉石则会有感应;义母亦是宣氏女,有此玉石相随,若在路上遇见少主,便可知晓了。”

    本来她听义母这样说,还是将信将疑的,只不过方才试了一下,发觉的确如此。

    方才与谢岚相谈时,她就能感受到藏在她衣下的那枚玉石发烫。

    谢岚的母亲宣皇后乃女帝之妹,论血脉应当是相近的,故而这枚玉石也是当真管用。

    只是如此,宣锦欢又不由想起,那她义母宣司主在前朝又是什么身份,想来最不济也应当是亲近的旁系血脉。

    何况就算有这块玉石在,想要找到少主也真的得要靠缘分了。

    宣锦欢轻轻抚摸着那枚乳白泛红的玉石,若有所思。

    “那,锦欢姑娘,我们还要不要去朱将军府上?”伊谣又想起今天早上还没谈完的有关于大将军朱奂钐的事情,遂问道。

    “不必了,朱将军那边,已经有人去商谈了。”宣锦欢摇摇头。

    伊谣惊异,永安暗卫在王都这边的人都是由她调派的,但是她却并未听说宣锦欢有从云雁阁派人出去和朱奂钐会面。

    她正欲问,就听见宣锦欢又道:“楚宁师叔派来的人,比我们合适。”

    伊谣想起方才宣锦欢说南司主派来的人是前朝夏女官的女儿,但是她却并未听说过夏若芙还有女儿,觉得稀奇:“却不知那夏女官的姑娘是何许人物?那朱奂钐将军昔日可也是叱诧风云的人物。”

    “夏女官的女儿从小是在陵阳朱家抚养,托的便是朱奂钐将军侄女的身份,名唤朱菀青。去载年初,朱奂钐将军便将菀青姑娘接到王都来了,后来送到了宫中当了公主的教习女官。”宣锦欢轻声说道,显然对于朱奂钐这边的情形很是清楚,“王都是个是非之地,四处耳目众多,做事难免要慎之又慎。我们若与朱将军相见,以朱将军的身份,难免要打草惊蛇;而如今菀青姑娘休沐时便居于朱将军府上,她与将军接触自然比我们方便。”

    她真正要见的人不是朱奂钐,而应该是朱菀青。

    突然听见下面大街传来欢呼声与呐喊声,望去便见班师回朝的军队整齐划一的入城,两边百姓皆欢呼雀跃,很是壮观浩瀚。

    而为首领军的将军,是一甚为年轻的将军,看上去不过二十,骑着高头大马佩长剑举弯弓,英姿飒爽威武非凡。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朱奂钐的长子朱既明。

    宣锦欢似笑非笑的与伊谣道:“不过这朱将军亦是教子有方,看这小朱将军也是年少有为,想来日后定成大器。”

    伊谣明白宣锦欢的意思,亦笑着说:“朱将军一向是个明白人,姑娘不必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