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都市最强仙尊〕〔上门佳婿〕〔超品农婿〕〔千秋我为凰〕〔画里长安〕〔我家王妃是逗比〕〔最强傻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纵横九千年〕〔最强狂婿〕〔玄门第一相师〕〔龙门赘婿〕〔都市最强赘婿〕〔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贴身家丁〕〔斩月〕〔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镇阴棺〕〔星河归来当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云雁(五)
    <b>最新网址:当今圣上的宠妃楚夫人,是一个很具传奇色彩的女子。

    据说楚夫人倾国倾城,令圣上一见倾心,入宫即封以仅次于皇后的夫人之位。但是楚夫人深居深宫,宫宴之上皆以轻纱掩面,从未以真面目示人。

    楚夫人出身于徽州楚氏旁系,二十年前是宣后亲自到徽州将其带到王都,也是徽州楚氏送给新皇的礼物。

    徽州楚氏,宣锦欢对于这个家族很是熟悉,南司主楚宁师叔便是徽州楚氏的嫡系女儿。

    而且徽州楚氏与前朝宣氏一族为世代姻亲,先主的母后景穆皇后楚氏即为徽州楚氏女。

    “表面上皇帝一直在培育皇长子谢浚,似乎有意将他推上太子之位,实际上是将谢浚当成箭靶子;背地里皇帝真正在意的是年仅十四岁的皇四子谢璇。”伊谣告诉宣锦欢。

    宣锦欢觉得这故事挺稀奇的,问:“只不知这四皇子有何出众之处?”

    伊谣嗤笑:“他是楚夫人所出的唯一皇子,这个理由就足够了。皇帝其实最喜欢的儿女还并不是四皇子,而是三皇女昭华公主,他不止一次说若昭华公主为男儿身,必有储君;不过我揣摩着,若那皇帝真的那么喜爱昭华公主,便是立她为储君亦是无妨。”

    依宣锦欢看来,伊谣这样想也没有错,只不过皇帝可不是这样想的。

    卷入储位之争,若成功即君临天下,若失败则万劫不复;但这只是对于普通皇子而言的,可是作为皇帝嫡子,就算毫无登临大统之意,待新皇登基后也必是要被人处处针对的活靶子。

    总之无论如何现在的情况对谢岚都是很不利。

    不够眼下的事情,她答应会在半月后送给谢岚一份礼物,明天便是约定之日,谢岚应该会再来云雁阁;而她谋划的事情,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今夜是元宵灯会,王都必然热闹非凡,但是热闹的地方却也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宣锦欢抚弄着琴,琴弦纤细,音如空谷传响,很是愉人;一曲终毕,她进屋里换了大红色的衣裙,准备今晚元宵佳节去见一个人,也顺便看一下这天子脚下的热闹。

    她问伊谣要不要一同去,伊谣想了想就摇头:“姑娘,我还是不去了。”

    宣锦欢点点头,也没再勉强。

    元宵佳节,王都的姑娘都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结伴去赏灯游玩;二八年华的少女们大多喜欢鲜艳的衣裙,只是这大红色却真没有多少人敢穿。虽说人靠衣装,但衣服也是挑人的,如此明艳的颜色,稍不留意就显得如花似玉的姑娘好似老气横秋的妇人。

    宣锦欢一身红裙,却显得娇艳明媚,灿若繁花。

    夜幕降临时,王都一片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在灯会逛了一会儿,宣锦欢就进了天然居,这是王都最有名的食肆。二楼屏风后端坐着一女子,衣着清雅,如芙蓉般清澈出尘。

    “朱姑娘。”宣锦欢走到女子对面坐下,含笑轻声唤道。

    “宣姑娘?”朱菀青看见宣锦欢时愣了一下,随即莞尔。

    宣锦欢取出一封信放到朱菀青面前,旋即说:“锦欢初到王都,对于王都的许多事情尚未熟悉,还望朱姑娘照看一二。”

    朱菀青飞快的收好了信,唇角的笑意恰到好处:“宣姑娘这说的哪里话,本是同门师姐妹,何必如此客气。”

    宣锦欢也便顺着她的话接言:“既是师姐如此说,锦欢也就不客气了。”

    朱菀清想了想又问起:“师妹从永安而来,可有见过我的母亲?”她自小在朱家长大,与母亲聚少离多,而自从来到王都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母亲见过面了;如今见到一个从永安而来的人,不免忧心。

    “师姐放心,夏姨一切安好。”宣锦欢轻声道。

    其实永安暗卫的人都知道朱菀青是夏若芙的女儿,但却无人知晓其生父为何人;夏若芙在前朝时为女帝最宠信的御前尚仪女官,自小入宫,少与外男接触,只不知为何竟会怀孕生下一个女儿。

    只是宣锦欢从前在永安时却曾无意中听到义母说起,好似朱菀青的身世和王都某位高官有关。

    因怕隔墙有耳,宣锦欢和朱菀青并不敢多说什么,只挑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讲,然后再约下月初一去鸿福寺上香,另议诸事。

    临走之前,朱菀青也交给宣锦欢一封信,信中的内容想必便是宣锦欢想要知道的事了。

    “锦欢便谢过师姐了。”宣锦欢接过了那封,便回头笑道。

    别过朱菀青,宣锦欢依然百般无聊的去逛着灯会;其实本来她是不甚喜欢这样的热闹,不过是因为一会儿她安排的好戏尚未上演,才不得不在灯会上流连。

    突然她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专注于小摊上的有趣玩意,挑挑拣拣。

    “二殿下。”宣锦欢虽不知本该在宫宴上的谢岚为何出现在这里,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上前轻声唤道。

    谢岚似乎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来者是宣锦欢才逐渐缓了神:“宣姑娘。”

    宣锦欢看见谢岚所挑选的荷包珠钗一类皆为女子所用之物,便知道谢岚这是要送给谁的,看破也不说破;倒是谢岚看了半天依然纠结,正好宣锦欢撞上来了,就干脆问她:“宣姑娘,不知以你们姑娘看来,这两枚荷包,觉得哪一只更为绝妙?”

    “宫中的荷包金丝银线,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比这街边摊贩的更为精巧别致,如何这普通荷包就让二殿下更为上心了?”宣锦欢故意道。

    谢岚竟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意,低头看着那两枚荷包不应答。

    宣锦欢知道谢岚必然是要送给那夏姑娘的,便说:“二殿下对夏姑娘还真是情真意切。”

    谢岚笑笑:“上次夏昕姑娘曾赠与我一荷包,是她亲手所绣的;我也想送些东西给她,所以想亲自挑选好的,也希望她能够喜欢。”他拿给那据说是夏昕亲手所绣的荷包给宣锦欢看,这行为反而有些像是炫耀的意思。

    本来宣锦欢还觉得夏昕竟然会送东西给谢岚,真是奇怪的事,看着她上次的神情应是狠厌烦谢岚才对;只是现在看到这荷包她才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这荷包她见过一模一样的,就在南街的织华阁,就连上面的小字都相同;莫不是这夏昕一边哄着谢岚一边背地里与其他皇子接触,只是她这又把谢岚当成什么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