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玄天运石〕〔女神的最强高手〕〔玉懒仙〕〔久爱成疾,前夫入〕〔将军他怀了龙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龙血神帝〕〔老婆是花瓶,得宠〕〔剑剑超神〕〔至尊武魂〕〔史上最强狂帝〕〔替嫁娇妻:冷情凌〕〔科技之门〕〔九星炼体诀〕〔混在诸界〕〔恶人歌〕〔凡人是怎样练成的〕〔超品渔夫〕〔我的特效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云雁(六)
    <b>最新网址:宣锦欢邀请谢岚留下来看一场热闹,谢岚听了饶有兴趣,就应下了。

    两人站在河边的望台,看着河中荡漾的花灯,照亮了清波微漾的水面。

    “我听说兵部尚书向瑞的夫人,是镇国公的妹妹。”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宣锦欢轻笑一身就偏过头望了一眼谢岚,说道,“向家和燕家这姻亲关系,应当是挺牢固的。”她所提到的镇国公,正是太后的亲侄儿、燕夫人的长兄,镇国公燕桓;燕夫人虽然并非燕氏嫡女,但毕竟有燕氏血脉,如今燕氏也是皇长子谢浚的得力助手。

    谢岚不明宣锦欢为何突然提起他,便点点头:“向大人与其夫人燕氏夫妻感情很好,镇国公对向大人也是多有扶持。如今向瑞唯一的儿子向斌已与镇国公的幼女许下婚约,两家应要结为秦晋之好。”

    听闻燕向两家这样的关系,宣锦欢明了。如此看来,拿向家开刀确实是最好不过了。

    琼花树下落英缤纷,清风拂面,带来一阵沁香。

    河对面那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遥遥只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是如何情形。

    宣锦欢心知肚明。王都从来都是藏不住事的,更何况还是在元宵灯会人多嘴杂之地;想来不到半刻钟,这故事就会漫天飞舞,到时候就算那位向大人想要遮掩也是藏不住了。

    “不知宣姑娘准备的,是一台怎样的好戏?”谢岚似笑非笑的问宣锦欢。

    “殿下莫要心急,再等等,不就知道了吗?”宣锦欢眸中染上几分笑意。

    河岸上很快就有一群府丁匆匆赶来驱散了围观诸人,应是向府的人;他们这边才看到竟是一群披麻戴孝之人围在一起,不知是在做什么。

    谢岚觉得奇怪:“他们,那是做什么?”

    宣锦欢悠悠说道:“上个月,向瑞之子向斌途经路州河县,醉酒调戏了一良家妇人,那妇人的丈夫为救妻竟被向斌打死了。向夫人疼爱儿子,派人给了那人家一百两银子,想要以此了事;如今那人家上京来告御状了,要为死者讨回公道。”

    本来这事听来已经不算是什么事了,京中有些高官子弟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但寻常老百姓哪敢跟官府大人作对,更何况还有银子,也就无人敢出声了。

    “他们竟然真敢进京来告御状?”谢岚很是吃惊。

    “从路州到王都这一路上,那向夫人爱子心切,可是派了不少人去暗中拦截围堵刺杀。其实当时那死者家人拿了向夫人给的银两,本已是打算就此结束的;不过恰好这件事情让我属下的人知道了,还查到了一些东西,正好可以利用此事来对付向瑞。这一路上是云雁阁的人暗中护送他们上京的。”宣锦欢轻声说道。

    谢岚想了想,就皱起眉摇头:“就凭这样,其实对向瑞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实际性的影响。”

    宣锦欢胸有成竹:“死者的名字叫向斓。”

    在兵部尚书向瑞尚未发迹之前,在老家已是娶妻生子,儿子的名字就是叫向斓。后来因为兵祸,向瑞被拉去当了兵,后来得了镇国公的赏识,出人头地;只是他再回到老家寻他妻儿时,村子已经变成一座空村了。向瑞以为家中妻儿早已在乱世中亡故了,于是娶了镇国公的妹妹为妻。

    据说向瑞对他先时的妻儿也一直未曾忘记,府中依然供奉牌位,先妻依然是嫡妻之位。

    而那被向斌打死的人向斓,就是向瑞先时的儿子。

    这事不管结果怎么样,放在王都也算得上是一出好戏了。

    向瑞是镇国公的人,那自然也是拥护皇长子谢浚的;而宫中府中那些投靠了楚夫人和四皇子的人见到向尚书遭遇如此之事,指不定如何欢喜,再由皇帝的宠臣在皇帝耳边添油加醋的说上几句,有些事情就算没有也能变成事实了。

    况且,有的时候就算向尚书不以为意,但也抵不过京中的流言蜚语。

    于是很快便有人把向尚书的事编成了说书,讲的是向瑞为攀龙附凤不惜抛妻弃,如今还纵子行凶杀人灭口的故事;虽然真相并不是这样,但普通老百姓又不知道,自然也就轻易相信了这说书之言。

    总之是现在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上至朝野下到乡野都让人谈论得津津乐道。

    死者向斌的母亲妻子抬着死者的尸首在大理寺前击鼓鸣冤,大理寺前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这兵部尚书向瑞可真不是东西。

    最后的结果是向斌被抓了,爱子心切的向夫人进宫向她得宠的姐姐燕夫人求助,谁知燕夫人直接称病不见向夫人,让人送向夫人回去;镇国公虽然有心干涉,但毕竟不好太明目张胆,但向夫人这几日就呆在燕家整日哭哭啼啼的也让他很是烦闷。

    而向瑞在朝中以旧疾复发为名辞官,请求告老还乡种田务农。

    向瑞辞官后,原兵部侍郎则成为新任兵部尚书;这位宋大人和楚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算是四皇子谢璇的人。

    大皇子以及燕家的人见此形势,就不免疑心此事是楚家的人在背后搞的鬼。按照发生这件事情谁是最大受益者来判定,好像还真就像是楚家的人干的;不然的话,那向瑞发妻为何十几年来都未曾上京来寻亲,直到儿子被人打死了才突然想起了原来现在的兵部尚书就是自己多年未见的丈夫,然后抬着儿子的尸首躲过向夫人的重重围堵上京来告御状。

    经此一事,燕氏和楚氏定成对敌,以前还能努力维系着的那一点面子情分,如今也荡然无存了。

    楚家人倒还不觉得冤,这种天掉馅饼砸中自己的事情,无论怎么看都是好事;而且那向斓的确是向瑞的儿子,他是的确是被向斌打死的,向瑞辞官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如果不是向家教子无方也不至于出了这样的事情,说到底也就是他们自己作的孽罢了。

    等到闹得轰轰烈烈的向瑞一事结束后,也已经是正月下旬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