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请叫我院长〕〔我在聊斋当法海〕〔牧龙师〕〔姝香〕〔天才萌宝:总裁爹〕〔带着军需来大明〕〔透视医圣林奇〕〔木叶之最强肉遁〕〔人生阅读器〕〔老祖宗的诸天路〕〔我一不小心就僵了〕〔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仙帝归来当奶爸〕〔快穿:女主不当炮〕〔僵尸保镖〕〔农门追妻令:娘子〕〔战少,你媳妇又爬〕〔凌天剑神〕〔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教授你老婆活了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鸿福(一)
    <b>最新网址:鸿鹄高飞,喜鹊报喜。

    宣锦欢觉得心情还算不错,弹奏着高山流水之调,听见谢岚进来的脚步声时才拨了滑调。

    “宣姑娘的琴艺果然也是一绝。”谢岚赞叹道。

    “二殿下谬论了,锦欢这不过雕虫小技而已。”宣锦欢嫣然笑道,见谢岚在对面坐下后就给他斟茶,“向瑞尚书一事,不知二殿下可还满意。向瑞是镇国公的殷勤,也算是大皇子的左膀右臂;如今向瑞出事,无异于断其一臂。”

    谢岚认同,但又不解:“只是向尚书辞官后,新上任的兵部尚书是楚家亲戚。”

    宣锦欢轻笑:“兵部尚书辞官,兵部侍郎顶替,这也是很寻常的事。更何况,宋大人是楚家亲戚这件事情,不也是尽人皆知吗!只怕陛下还是很满意向尚书的请辞,免得皇长子一家独大了;顺便再为他心仪的四皇子培养势力,为将来做准备。”想了想他又问谢岚,“我若没记错的话,据说大皇子和四皇子自小感情很好。”

    谢岚点点头:“毓明出生后,因为楚夫人身体不好,只让乳母看顾着,大皇兄便时照看毓明。毓明的武功还是大皇兄教的,确实一直感情很好。”

    关于谢浚和谢璇的事情,宣锦欢是从朱菀青的信中讲述知道的。

    谢浚因是长子,入朝后多受群臣拥护,确有争储之心;而谢璇却从小只想做上阵杀敌的大将军,开疆拓土巩卫国都,并无为帝之愿,完全就是被他的父皇母妃还有母族楚氏赶鸭子上架的。所以尽管到了现在储位之争的时候,谢浚和谢璇兄弟感情依然很好。

    果然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而且谢家怪事也特别多。

    但是从古至今为了皇位而反目成仇的兄弟数不胜数,毕竟兄弟情这种东西可不靠谱。

    如果有一天谢浚的势力都被楚家的人取代了,他们还能如此兄弟情深,那才稀奇。

    不管怎么说,先让谢浚和谢璇起内讧,到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皇兄身边有一高人,只知人称海一先生,很是厉害。”谢岚想起此事,觉得应该告诉宣锦欢。

    只是听到海一先生这个称号时,宣锦欢微微愣了愣。

    云雁阁在探知诸皇子情况时,根本就没有提到有海一先生的存在。

    而且海一先生这个名号,她隐约记得在永安的一本札记中见到过;札记中说海一先生是一个武艺高强足智多谋之人,在三十年前前朝的永定之乱时横空出世,救驾有功,在叛乱平定后又悄然离去,女帝曾多次派人寻找其踪迹,皆无所得。

    只是不知道这个海一先生和札记中所记载的海一先生是否为同一个人,若是同一人,那为何这位隐世了三十年的高人却突然出世襄助谢浚。

    宣锦欢思索了一下,然后问谢岚:“二殿下可曾见过这海一先生?”

    谢岚皱了下眉就摇头:“未曾。大皇兄把那高人藏得很是严实,只是有一次无意中在燕夫人的长乐宫外听到大皇兄和他信任的属下相谈,就提到了此人。宣姑娘,这可有何不妥?”

    “也许和前朝的一些事情有关。”宣锦欢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有些勉强的笑道,“若真是海一先生,那便是真的大事;我必得写信回永安向义母求询一二。也谢二殿下告知于锦欢。”

    看见宣锦欢如此神色,谢岚便已经猜到那海一先生的身份不那么简单。

    与谢岚说话时宣锦欢无意中看到伊谣站在帘子外似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神色欲言又止,然后默然退出去。宣锦欢站起来,一直被她小心藏在衣服里的玉石就在此时突然掉出来,正好落在谢岚勉强。

    那块玉石应是感受到谢岚来自于母亲的宣氏血脉,通体变红发烫。

    这在谢岚看来就觉得很是稀奇,伸手想要去触碰那玉石:“宣姑娘,这是何物?”

    “这是天元玉。在天元玉中封入精血,当血脉相近之人靠近就会变红发烫。”宣锦欢解释道。

    谢岚这才敢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玉石,很好奇:“血脉相近之人?我,和你?”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宣锦欢,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宣锦欢苦笑着摇头:“殿下误会了。这玉石中封印的是我义母的精血;我义母姓宣,与令堂该是同宗。”

    “那,这玉石有什么用?”谢岚还是疑惑,只是猜测问,“难道你们在寻找宣氏之人?”

    “也算是。我来到王都还有一个缘故,便是寻找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是失踪多年的宣氏姑娘。”宣锦欢说一半留一半,对于玉石她自然要解释清楚,只不过少主的存在和身份也是万万不能与谢岚说的。

    “那便还与宣姑娘。”谢岚似乎并未怀疑,只是对那玉石实在感兴趣,多看了几眼。

    宣锦欢接过微微发烫的玉石,飞快的藏入衣袖里,便翻过这个话题轻笑着说:“二殿下放心了,之前你提到的海一先生,我们云雁阁一定会暗中查询,并以万全之策应对。若二殿下对向尚书之事满意了,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锦欢来做,锦欢定会竭尽全力襄助殿下。”

    谢岚神色有些呆滞,然后叹一口气,反问宣锦欢:“之前我与你说,我并不愿为君,其实是一半真心一半假意的。我的父皇,只少在我眼中他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听说为君者都是薄情寡恩的,我不想自己有朝一日也变成像我父皇这样的人。但是我不甘心啊!我依然记得去母后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说,要让我为她争一口气,这样才能保护好刚出生的妹妹。”

    没想到谢岚是这样想的,倒让宣锦欢愣了下,然后才道:“殿下你与你的父皇,自然是不一样的。”

    谢岚和宣锦欢又谈论了一会儿现在朝中的形势以及接下来的行动,算是达成了一些共识,然后谢岚便告辞离去。

    宣锦欢重新取出那枚已经逐渐冰凉的玉石,心中总觉得很是不安。

    倒不是因为谢岚或者他们的计划有什么问题,只是感觉从踏进王都的那一刻始就如同走进了一场目标渺茫的角逐和厮杀。

    她这几天借着机会就在王都到处晃,可惜这块玉石依然毫无动静。<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七零旺家俏娘亲〕〔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传闻中的陈芊芊〕〔入赘的废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