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门妖王〕〔我被五个反派爸爸〕〔在士兵突击开始二〕〔穿越万界的欺诈者〕〔极限运动之满级打〕〔冠冕唐皇〕〔君子与鬼〕〔从捡破烂开始成为〕〔伯爵大人有点甜〕〔血弑龙帝〕〔情感供应餐厅〕〔九龙圣祖〕〔乡野透视小村医〕〔修刺客女婿陈平〕〔苏茜〕〔姜医生每天都在艰〕〔都市最强仙帝〕〔贴身家丁〕〔喜欢你我说了算〕〔天赋武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鸿福(三)
    <b>最新网址:听说最近元华公主病了,谢岚就进宫去探望胞妹。

    元华公主谢则容年方十五,还是一团孩子气,很是恬静乖巧;但因为还在病中的缘故,看起来也是瘦瘦小小苍白虚弱的模样。

    谢岚看着妹妹如此模样,很是心疼:“则容,你平时也吃多点;看看三妹信芳,她比你年少,都还比你高大。”

    “二皇兄,都是我不好,总是让你担心。”谢则容嘟起小嘴,似乎有些委屈。

    “你好好养着病,一定要乖乖喝药,我给你带来了你最爱吃的玫瑰蜜饯。”谢岚哄着她道。

    “那等则容病好了,二皇兄能带一份东街百年小糕家的玫瑰蜜果给则容,好不好?”谢则容委屈兮兮的望着谢岚,好似只要谢岚不答应她就会马上哭出来一样。

    谢岚对于他妹妹的这种行为很是无奈,哭笑不得道:“自然可以。若你好好的,我便每天都给你带一份玫瑰蜜果。”

    谢则容听了立刻笑逐颜开;虽然她知道谢岚是不可能每天都进宫的,不过只要二皇兄这样与她允诺,她便很是欢喜了。

    兄妹俩也是难得见面,便欢喜的多聊了一会儿,结果好好的说着话时谢则容却突然落了泪,让谢岚很是无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则容,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哭了。你现在好病着呢。”

    谢则容胡乱的擦着眼泪:“二皇兄对我太好了,让我觉得很内疚。”

    这话让谢岚很懵,不明白究竟什么意思:“什么内疚不内疚的,你可莫不是病糊涂了在说胡话吧!兄长对妹妹好,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二皇兄,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则容的话,二皇兄一定会很幸福的。”谢则容一边呜咽着一边说,“他们都说,则容是可克母的不祥人。如果不是因为则容,母后就不会那么早就薨逝了,二皇兄也就不会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后。”

    其实关于说元华公主是克死生母的不祥人,以前谢岚也是听有人在背地里这样议论,只不过那些人都谢岚狠狠训斥了;只不过他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谢则容面前说,自然是让谢岚很愤然:“这话是谁这样说的?”

    谢则容小声的抽噎着:“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

    谢岚无奈叹气,只得先安抚妹妹:“则容,你莫要这样想,这并不是你的错。母后她真的很疼爱你;母后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说,要我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你,让你幸福快乐的长大,嫁得一个如意郎君。无论旁人怎么说你,你都莫要理会;在我心里你都是最好的妹妹。”

    “二皇兄当真不怪啊?”谢则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自然。”谢岚勉强的笑了笑。

    从谢则容宫中出来时,谢岚很是忧心忡忡。皇宫向来规矩森严,谁又敢随意在背后乱说公主的闲言;不过是有些人看见元华公主自幼丧母又不得父皇喜爱,下面的宫人自然也不把公主放在眼里。

    母后嘱托他要好好照顾妹妹,如今他也确实应该好好谋算一番。

    ?

    前朝含元宫,宰相夏惇匆匆进宫求见陛下。

    成纪帝虽只是不惑之年,但看起来却犹如知天命之岁了,鬓角已见白斑;夏惇身形也有些佝偻,进到殿中就下拜:“臣夏惇拜见陛下。”

    “夏卿,听说你前段时间在城外遭遇了刺杀;可有恙?”皇帝抬手示意夏惇起来,就问道。

    “回禀陛下,臣蒙陛下福泽,幸得无恙;只是臣大胆揣测,那刺杀之人有可能是自永安而来。”夏惇小心的抬头望了一眼皇帝的脸色,就连忙低头继续道,“前几日臣在城外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他所用招式与刺客的招式几近相似。经臣严拷,他吐露出他是永安暗卫西司主属下的驿人。”

    皇帝轻轻敲了下御案,冷哼:“永安暗卫西司主?宋淆?”

    夏惇冷汗渗渗:“应当,正是此人。”

    “昔日永安暗卫的四司中,宋淆最是老顽固;朕可真是想不到,是他宋淆先冒出来。”皇帝冷笑一声,又饶有兴趣的问,“那人可还有说了什么?自从二十年前永安暗卫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后,朕还以为他们是准备要藏一辈子呢。”

    “禀陛下,根据那人的说辞,如今那永安暗卫早已是同根不同心了,西司与北司在二十年前便离开永安在外生根发展。陛下可趁此良机将那永安暗卫一一击破,永绝后患。”夏惇出主意道。

    皇帝面无表情的望着夏惊,许久才冷声道:“夏卿该知道,朕,并不想动永安暗卫。朕相信,最多不过三十载,永安暗卫便会彻底再不成气候了。”

    夏惇还不死心,试图再劝说皇帝听从他的意见:“陛下仁厚,才对他们如此宽容,但是他们却未必会领陛下的好意。如今宋淆既能让他的徒子徒孙来到王都,其居心已是叵测;而明日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情,谁人能知!”

    皇帝依然是摇头;从前对于其他的事情也许他还会斟酌一二,但唯有对于永安暗卫一事,皇帝的态度无比坚决,毫无回旋的余地。

    见如此情形,夏惇只好告退。

    从含元宫出来他却看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宫装女子带着宫人朝这边过来,女子姣好的容颜皆被覆于脸上的轻纱隐下,便知那是宠冠后宫的楚夫人;因后宫与前朝不得随便接触,夏惇便偏一步退到远处相候,待楚夫人过后才离去。

    楚夫人身边的宫人皆候于宫外,仅楚夫人从宫人手中接过食篮进到殿内,从食篮里取出瓷盅呈上到御案上:“陛下,这是我做的雪花羹汤。”

    皇帝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回头对楚夫人笑道:“小晴,辛苦你了。”

    楚晴便是楚夫人闺中的名字,听见皇帝如此唤她,楚夫人弯弯眉,那双灵动的眸子荡漾着清波:“陛下喜欢,我也觉得欢喜,并不觉得辛苦。”

    “能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事。”皇帝笑着握住楚晴的手,很是满意。<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