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爆裂天神〕〔封少的掌上娇妻〕〔我真没想入赘〕〔我的冰山总裁未婚〕〔恐怖复苏〕〔古枫狂武神帝全文〕〔电影世界大拯救〕〔医神小农民〕〔我救了别人故事里〕〔墨玉本佳人〕〔你有种就杀了我〕〔叶飞袁静〕〔上门佳婿〕〔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神工〕〔仙帝归来混都市〕〔老婆大人有点拽〕〔商路局中局〕〔山村小医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花朝(二)
    <b>最新网址:宣锦欢握紧了掌心的玉石,一步步朝花车走过去。

    伊谣不明宣锦欢无故失态之由,连忙拉住她的手腕:“锦欢姑娘。”

    “那是,那是少主······”宣锦欢颤着声,将掌心的玉石塞给伊谣,伊谣大惊失色:“这,这真的是少主?锦欢姑娘,就算是,我们回去再商量对策;现在人多嘴杂,怕是会招惹来是非。”

    伊谣一语惊醒梦中人,宣锦欢才回过神来,定在原地,有几分失神之态。

    看着花车缓慢的走远了,掌心的玉石微微泛凉,刚才的温热好似只是错觉。

    宣锦欢攥紧了玉石,因心中万分激动,肩膀微微颤抖着。

    她终于没有辜负义母的期望,她终于找到了少主;待义母收到消息,她一定也很是欢喜。

    只是······

    只是她心里却没来由的有一丝忧心。

    万一那个万芳娘子并不是少主呢?如若这样,岂不是让义母白白欢喜了一场。

    刚才,她的确是太激动了,如果不是伊谣及时拦下她真的会走过去的。

    更何况,那玉石虽然只有在靠近到与义母血脉相近之人会发热,但毕竟与义母血脉相近之人又并不止少主,之前遇见谢岚时玉石也发热了。

    虽然宣氏族人现今已是稀少,但却并不是就没有了。

    如此静下心来想,宣锦欢才觉得平心静气了些许。

    现在就要好好查清楚那位万芳娘子的身份,以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少主;义母说过少主的颈脖上有月牙胎记,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据,但是她也不可能为了验明正身就扑上去扒开万芳娘子的衣服查看到底怎么回事。

    花神巡游还没有结束,宣锦欢和伊谣就匆匆回了云雁阁。

    她们连夜见了几位主管,严令以最快的速度查出关于万芳娘子的所有消息;至于万芳娘子身上是否有月牙胎记,也等得到确切消息之后再想办法确定。宣锦欢武功高强,若她悄无声息的潜入万芳娘子的居所,趁她沐浴更衣之时偷窥一眼,应该也可以。

    而至于之前宣锦欢说要尽快找机会与大将军朱奂钐相见的计划,自然也被搁置一旁了。

    不管怎么说最重要的还是和少主有关的事,其他事都得靠后;毕竟宣锦欢来到王都的首要任务就是寻找少主。

    那天晚上宣锦欢睡不着觉,就在佛堂呆了整整一个晚上,祈求着神佛赐予她所希望的结果。伊谣也陪着她一起,因为这个结果对于她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跪在蒲团上默念了无数遍佛经,伊谣终于忍不住问宣锦欢:“锦欢姑娘,对于那个花神庙其实我也有一些了解。花神庙并不是在王都,但是宣司主的确是说少主身在王都啊。”

    “我心里没底,但我进京之后,除了见到二皇子,这块玉石再也没有反应了。我这心里也实在是焦急了,茫茫人海犹如大海捞针啊。那位万芳娘子,总之我们还是要仔细的查清楚。如果她真的是少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宣锦欢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她不是少主,那也不过是继续从前的寻觅罢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丝希望。”

    在玉石发热的那一刻,宣锦欢的内心是无与伦比的欢喜激动,只是现在静静细想,其实很多细节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最重要的就是那块玉石。

    玉石虽然发热了,但却只是能让她感觉到,而并非如上次在谢岚面前那灼灼生痛的滚烫。

    如果万芳娘子就是她们的少主,这自然是她们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是现在宣锦欢隐隐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她们断断续续的谈论着这件事情,但是夜半三更突如其来的一个巨响将她们的思绪打断了。

    宣锦欢推开门出去,就看见一个黑衣人倒在门前,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他,是谁?”伊谣惊疑。

    “咦。”宣锦欢蹲下摘下黑衣人的面巾,神色骤变,“颜师兄?”重伤之人正是颜淇。

    虽然不明白颜淇为何会半夜重伤出现在此,但她们也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就先将重伤昏迷的颜淇搬进屋里;不过因为颜淇之事实在蹊跷,不敢随便寻大夫救治,只让云雁阁中懂医术的一个总管过来。

    颜淇身上有一处伤,应是利剑所刺,只差一点就穿心而过了。

    宣锦欢不知道颜淇到底去做了什么,不然以颜淇的武功怎会受如此重伤。

    处理伤口的时候颜淇醒过来一次,似乎念叨了什么;当时宣锦欢站在旁边,只听清楚他唤的好似是“朱姑娘”。无论是王都或者北宁,姓朱的姑娘并不少,宣锦欢不确定颜淇唤的是什么人。

    她安排好让颜淇在云雁阁养伤,就和伊谣一同回去。

    伊谣问她:“那位便是西司主的大弟子颜淇?”

    宣锦欢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没错。颜淇师兄似是奉宋淆师叔之命进京,只是不知是什么任务。不过之前西司因驿人被捕一事不得不提前撤出王都,只剩下颜淇师兄留在王都。”

    “西司掺和进来的事,宣司主知道吗?”伊谣有些忧心的问。

    “我已经在信中与义母说过了,义母,只说西司的事情就由着他们自己解决。”宣锦欢语气淡淡的说;虽然如今东司和西司已不如故时的关系,但毕竟都是永安暗卫,能帮忙的还是愿意相助一二。

    对于颜淇今晚的事情,等他醒了以后宣锦欢也不会多问,义母说过多问只会难堪。

    不过这样的形势应该很快也就能结束了;只要他们找到了少主,解开永安令的封印,永安暗卫必定能恢复往昔之景。

    曾经她的一切希望,似乎也就近在眼前了。

    伊谣却觉得很不安心,说不清究竟是因为万芳娘子还是突然出现的颜淇,只是感觉在这场博弈中还有人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而他们也许都是被别人玩得团团转的棋子。

    在王都笼罩着一团迷雾,只是没有人知道在这团迷雾后面的真相是什么。

    有或者,根本就没有真相。<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七零旺家俏娘亲〕〔一世巅峰〕〔齐昆仑〕〔传闻中的陈芊芊〕〔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