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云冬〕〔蛇王之锦绣缘〕〔分道而行〕〔夏蓁传〕〔顾云〕〔太古狂魔〕〔杨若曦〕〔我在斯坦福桥当教〕〔近身狂婿〕〔绍宋〕〔我有一个熟练度面〕〔霸道总裁深深宠〕〔超级小神医〕〔贵妃每天只想当咸〕〔诸天仙武编辑器〕〔魂帝武神〕〔甜蜜隐婚:老公大〕〔废材娘娘你面具掉〕〔大师兄是个凡人却〕〔穿越从武当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东郡(二)
    <b>最新网址:永安派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宣司主亲自来了。

    宣锦欢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惊异过后才欢喜问:“义母,您怎么亲自来了?”

    “不放心你们,所以过来看看你们怎么样了。”宣司主的声音依然是冷冰冰的,就与她长年累月戴在脸上的那个面具一样冰凉。

    宣锦欢和伊谣只能讪笑。

    宣司主在堂前拿来纸笔飞快的写了一行药名,然后递给伊谣:“去药铺按照这个方子买药材回来,制成药丸,今天晚上送到二皇子府上,就说是锦欢送过去的,让他全部服下即可。”

    “是,属下明白。”伊谣接过方子就匆匆出去了。

    “义母,那方子是?”宣锦欢不解义母为何如此安排。

    “那是清参丸的方子,我没有从永安带过来。”宣司主淡淡道,又唤宣锦欢与她一同进到屋里,才说,“刚才我见着谢岚一面,他中了毒,你没看出来?”

    听义母说谢岚中毒,宣锦欢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他中的什么毒?”她方才根本就没有看出来。

    “应当是落骅,出自于北胡之地,你没有见过。”宣司主轻描淡绘,语气亦很是平静,“落骅是一种慢毒,并不会立即致命,就算中毒十年八年恐怕也不会发现;但是待毒发之日,便立即毙命。”

    “那,还是义母慧明,锦欢确实看不出来。”宣锦欢心里打了一个寒颤,抖着声道。

    “那依你看来,这会是谁做的?”宣司主反问宣锦欢。

    宣锦欢低头想了想,摇摇头:“还请义母明示。”

    宣司主瞥了一眼宣锦欢:“你自己想。以后谢岚的事得靠你,他毕竟是仪兴公主之子,王都这边的人心眼坏,你护着他。”

    宣锦欢便明白过来义母的意思了,连应明白。

    “听说,那个海一先生知道了云雁阁是谢岚的人?”这件事是宣锦欢在信中告诉过宣司主的,宣司主便问起,“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宣锦欢想了想,就说:“很厉害。他自称是顾鉴行先生的内门弟子,身边佩剑名曰‘雪赋’,据说是顾先生传于他的。鸿福寺的慧渊大师,似乎与他关系很熟悉。二殿下说过,海一先生似乎就是隐藏在大皇子背后的谋士。”

    宣司主沉默了一会儿,就哼笑了一声:“曾经我亦跟随顾先生学武功,若他是先生的内门弟子,倒应当是我的师兄了。只不过我却从未听先生提起过他,更何况先生早已不知去向了。”

    原来义母也曾随顾先生学武。宣锦欢默默听着,在心里想。

    宣司主说她要去与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海一先生,然后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云雁阁。

    等伊谣抱着药包回来时,宣司主早已经离开了,伊谣拉过宣锦欢双眼亮晶晶的问她:“宣司主已经离开了吗?”

    “义母去鸿福寺了。”宣锦欢看了一眼伊谣怀里的药包,就推脱着拉她过去,“我们还是快去熬药。”

    药丸熬制好了,就让人送去谢岚府上,还带上宣锦欢的信。

    宣锦欢胡思乱想着,或者谢岚觉得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又或者觉得是冒名送来的害人东西。

    就这样胡思乱想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徐主管传信回来,说谢岚吃下药丸后吐了黑血,精神好了许多。

    宣锦欢歪着脑袋想了许久,本来还想问什么的,最后归于无言。

    宣司主从鸿福寺回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叮嘱宣锦欢以后不要随便去招惹海一先生,总之那是个她惹不起的厉害角色。

    “但是海一先生是大皇子身边的人啊!”宣锦欢隐含的意思是说,以后终有一天云雁阁还是要和海一先生对上的,若是按照义母如此说法,他们岂不是毫无胜算了。

    宣司主轻哼一声:“谢浚不过是他的棋子罢了,又能有几分真心!说到底他不过就是想把王都闹得天翻地覆,那便由着他也无妨。至于慧渊,他要清修,你也不用去打扰他了。”

    话已至此,宣锦欢岂能不明白义母的意思:“义母,锦欢明白该怎么做了。”

    “本来我是不该来王都的,这次也是因为听说王都这边多事,放心不下才来看看。你虽然还年轻,但毕竟是我教出来的,我便信你。在王都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几位老主管,他们有不少人都是从前朝就已经潜伏在王都了。”宣司主慢条斯理的把桩桩件件交代清楚,又把从永安带来的札记交给宣锦欢,“这札记里面的玄机奥妙,需得你自己参悟。”

    宣锦欢接过札记,泛黄的纸页确实是她记忆中熟悉的感觉,便谢过宣司主。

    “今夜我会进一趟宫。海一告诉我一些事情,和先主有关,我必须要去确定一下。”宣司主说得很是简便,就如同是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的感觉。

    “可是,义母,皇宫如此重地,上次颜淇师兄闯宫都差点儿性命不保。”宣锦欢知道她阻止不了义母的想法,但还是忍不住劝道。

    “我很清楚我要做什么,就算死在宫中也无怨无悔。”宣司主只道。

    “那锦欢今晚便静候义母平安归来。”宣锦欢便说。

    夜幕降临后,宣司主便动身了;宣锦欢就一直坐在云雁阁二楼的窗前,点着一盏油灯等待。

    她不知道义母什么时候会回来,甚至于不知道义母是否会回来。

    直到深夜,门响了,宣锦欢匆匆跑去开门就看见宣司主站在门外:“义母,你还好吧?”

    “进去再说吧。”宣司主进了门,宣锦欢也连忙小心的合上门。

    清脆的一声响,宣司主把一柄剑放在案上:“与我的预料所差无几,寒影剑果然藏在宫中。”

    听闻这个消息时,宣锦欢惊然回首:“怎么可能?”

    世人都知道,二十年前傅贼弑主叛变,并夺走了可称天下至宝的寒影剑;之后傅贼兵败被诛,而寒影剑却是在战乱中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可是现在寒影剑却出现在宫中。

    宣司主轻轻抚上寒影剑鞘,闭上眼睛:“寒影,我会带回永安。锦欢,待你寻找少主,这柄剑应是属于少主的。”<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