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很甜傅子尘〕〔我是外挂强无敌〕〔这才像个先知〕〔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魂丹帝〕〔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春禧宫谋〕〔陈阳曾柔〕〔顾贝贝〕〔都市绝品霸主〕〔叶凌天袁雪〕〔叶云辰萧妍然〕〔猛爹〕〔在忍界运营FGO〕〔江心月〕〔重生都市之天下无〕〔诸界之深渊恶魔〕〔欢迎来到绝望联盟〕〔万神记〕〔绝灭魔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和亲(二)
    <b>最新网址:谢岚提出说想要见见宣司主,宣锦欢问过宣司主,她想了想就答应了。

    对于谢岚来说,他只知道宣司主是宣锦欢的义母,也是宣司主让宣锦欢来王都襄助她的;而且宣司主是那个从前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永安暗卫的东司主,肯定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现在宣司主要见他,反而让谢岚有些焦头烂额:“可是宣司主她在永安,我一时半会却不能离京啊!”他好似才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我义母来了王都。”宣锦欢坦然道;如果不是宣司主在王都,她还真不能放下云雁阁的事孤身一人去到东郡。

    “那,宣司主她性子厉害吗?”谢岚又很是揣揣不安的问。

    宣锦欢不明白谢岚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想了一下就如实道:“义母对我们挺严厉的,不过二殿下,不会。”

    谢岚这才安心了几分,但神色依然有些游离不定。

    倒是那天宣司主在佛堂里呆了许久,轻念着佛经,却依然是心神不定心事重重的样子。

    直到见到了谢岚,纵使之前宣司主是曾见过谢岚一面的,但是再见却还是呆滞了一下;她依然带着面具,故而看不见她的神情,但语气却是宣锦欢从前所未曾听过的温和,唤的是谢岚现在的封爵:“宋王殿下。”

    “宣司主。”谢岚莫名紧张。

    宣司主却似中了邪一般,望着谢岚许久,就感叹:“你长得不像你母亲。”

    这个谢岚是知道的,其实他是兄弟之中容貌最像他父皇的,但是他听见宣司主的话却欣喜莫名:“宣司主,你见过我母后?”

    宣司主沉默了半晌,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语气较方才平添了几分冷硬:“见过,不过是旧日往事。你母亲脾性不好,幸而你是个好的。”

    这话一出来,宣锦欢就感觉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劲,这在别人面前明晃晃的说别人母亲的坏话,若换一个艺高胆大脾气燥的估计就能当场打起来了。而且谢岚的母亲好歹是前朝的长公主,义母也是宣氏女,她就这么不喜仪兴公主,是因为仪兴公主用了下作的手段才得以嫁给当时的宁远侯世子?

    谢岚明显很不悦,只是顿了顿宣司主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又欠身道:“老身一时语误,还请宋王殿下见谅。”

    谢岚这才稍稍脸色好看了一些:“宣司主客气了。一直以来蒙宣司主照顾,岚感激不尽。”

    “不过是尽我所能而已,并没什么。”宣司主淡淡的道,又说,“你妹妹的事,锦欢都与我说了。偷龙转凤这招,是不错,但一旦被发现了必祸及于你,你觉得呢?”

    “就算祸及于我,我也不会后悔。”谢岚说。

    “既然宋王殿下已有如此打算,那自是再好不过。”宣司主似乎很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带着谢岚一起进了佛堂。

    宣锦欢在外面就觉得好像不太妙,或者说是自从义母见到了谢岚之后就好似失了理智一般,不然义母是万万不可能当着谢岚的面说出那样的话。现在的种种都在引导着告诉她其实义母也并不是普通的宣氏女,她对于前朝的秘密知道得太多了。

    她站在长廊上心不在焉的望着并不甚美丽的风景,只觉得黑云压城,大雨将至。

    伊谣正好朝这边过来,看见宣锦欢时惊讶出声:“锦欢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宣锦欢望了一眼佛堂,就道:“义母和二殿下在里面叙话。”

    “在佛堂?”伊谣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宣锦欢扶额,笑笑不语。

    伊谣看了看外面天色沉沉,干脆拉着宣锦欢一同进了隔壁的厢房,她坐下就开始沏茶;宣锦欢闻到清香,笑问:“伊谣姐,我们明明是用相同的茶和水来泡茶,可是你泡的就是比我的香。”

    “哪有?不都是一样的吗!”伊谣笑吟吟,她端起一杯茶水递给宣锦欢,“尝尝。”

    宣锦欢接过轻抿了一口,笑着点点头。

    刚刚喝了两杯茶水,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伊谣探头望向外面,叹息:“今年乞巧恐怕又只能是在大雨中度过了,可惜了这乞巧佳节。”

    “对于那些小公子小姑娘的确是可惜了,可是你又没有情郎,有什么可惜的?”宣锦欢很是不留情面的戳穿。

    “若非得照你这么说,肯定一辈子都找不到情郎了。”伊谣嗤之以鼻。

    她话音刚落,就看见宣司主和谢岚进来了,宣司主轻声咳嗽了两声,伊谣立刻敛起笑容:“司主,二殿下。”宣锦欢也站起来。

    宣司主回头不知和谢岚说了什么,然后吩咐宣锦欢道:“锦欢,你送二殿下回去。”

    “是。”宣锦欢在门庭下拿了伞,和谢岚一同上了马车。

    “锦欢姑娘。”谢岚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宣锦欢觉得奇怪:“二殿下,怎么了?”

    “后天就是乞巧节,宣司主,让我在洞庭春和你相见,她与你说过吗?”谢岚眨眨眼问。

    宣锦欢知道最近义母在策划的事情,是和夏昕有关的事,于是她便点头:“知道。”她还知道那天夏昕也会去洞庭春,这是从夏家传出来的消息,到时候谢岚就知道了。

    关于夏昕和谢岚的事,是宣锦欢斟酌之后才决定告诉义母的,宣司主说这种事情最合理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既然不能让夏昕耽误了谢岚,那就先将谢岚对于夏昕的所有美好幻想全部破灭。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夏昕毁了谢岚。”宣司主说。

    而按照宣司主的安排,乞巧那晚她不会亲自去洞庭春,只让宣锦欢出面解决,她也该带着寒影剑回永安了。

    只是当时宣锦欢听了义母的计划时不免有些担心:“万一到时候夏昕发现了二殿下也在洞庭春,那我们所准备的一切岂不前功尽弃了?”她主要是害怕若到时候谢岚见到夏昕会过去说话,毕竟她也看不准谢岚的性子。

    宣司主冷笑:“如果谢岚当真这么蠢,你就可以直接回永安了。”<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一世巅峰〕〔齐昆仑〕〔传闻中的陈芊芊〕〔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