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后很甜傅子尘〕〔我是外挂强无敌〕〔这才像个先知〕〔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魂丹帝〕〔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春禧宫谋〕〔陈阳曾柔〕〔顾贝贝〕〔都市绝品霸主〕〔叶凌天袁雪〕〔叶云辰萧妍然〕〔猛爹〕〔在忍界运营FGO〕〔江心月〕〔重生都市之天下无〕〔诸界之深渊恶魔〕〔欢迎来到绝望联盟〕〔万神记〕〔绝灭魔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和亲(三)
    <b>最新网址:乞巧之夜,果然如伊谣所说的下起了大雨。

    宣锦欢提前来到了洞庭春,酒保送来情报说夏昕已经出门朝洞庭春这边过来了。过了一会儿就有人引着谢岚进来,并关上厢房的门;宣锦欢斟了一杯酒放到谢岚面前:“这是二十年的红雕酒,不知道二殿下是否喜欢。”

    “多谢锦欢姑娘。”谢岚含笑着点点头。

    “今夜雨大,劳烦二殿下来此。”宣锦欢轻笑道,“只是前不久云雁阁刚刚接到一个消息,是和二殿下有关的,才不得不相约你出来。”说话时她瞥了眼窗外,正好看见一个戴着轻纱的女子带着婢女进了洞庭春。

    谢岚听说是和自己有关的,惊异:“莫不是我母后······”

    宣锦欢摇摇头:“非也,一会儿二殿下就明白了。”希望一会儿谢岚不要激动。

    他们两人慢悠悠的小酌,等待着即将开始的好戏。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脚步声响起,然后是一个娇俏的女子声音问:“小二,之前交代你们的事办好了吗?”这应该就是夏昕身边婢女的声音。

    “夏姑娘放心,我们每间厢房中间都隔开的,绝对不会让人听到。”小二说道。

    “有劳你们了。”这是夏昕的声音。

    店小二说的也没错,洞庭春的厢房之间都是有缝隙隔开的,但唯独这一间是不同的。

    宣锦欢看见谢岚的神色微微变了,应是已辨认出来刚才说话的人是夏昕;宣锦欢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谢岚神色晦暗不明,但倒是安静坐着不动声色。

    隔壁厢房夏昕主仆二人已经坐下了,过了一会儿就听见敲门声,应是又有一人进来,夏昕唤了一声燕夫人。

    谢岚望着宣锦欢,脸色煞白。

    声音断断续续的从隔壁包厢传过来,从二人对话中可以判断是夏昕和镇国公夫人。

    夏昕的语气似乎并不太愉悦,甚至带有一丝质问的意思:“夫人,我听说燕夫人看中了梁国公的堂侄女纪若离?”她这提到的燕夫人必然是指皇长子的生母燕夫人,而这纪若离是梁国公纪兴年的堂侄女,也是永安暗卫北司主纪兴舟的内门弟子。

    镇国公夫人语气不咸不淡的道:“我也听说夏相进宫跪求陛下解除你与宋王的婚约,但是陛下并没有答应。夏姑娘你不日就将是宋王正妃了,却还惦记着齐王妃的位置,岂不可笑?难不成还要齐王殿下强抢弟媳为妇么?这岂不是要叫齐王殿下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夏昕很是不甘心:“但是燕夫人答应过我的?”

    “燕夫人答应你的是,如果宋王死在东郡,陛下为了弥补你们夏家必然为你重新赐婚,夫人会向陛下请求让你当大皇子妃;但是如今谢岚活生生的从东郡回来了,这可是你们夏家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的。”镇国公夫人语气不屑。

    “夫人你这话说出来了以后可也别反悔,毕竟陛下看中的皇子可不止齐王一人,还有楚夫人所出的晋王殿下。”夏昕隐隐有几分威胁之意。

    听着这话宣锦欢只觉得这个夏姑娘也实在是有些愚不可及,她若想嫁给谢浚却还要挟镇国公夫人,这岂不是自断后路吗!

    而谢岚听着她们二人的对话已是脸色难看至极,毕竟无论换做谁亲耳听到与自己有婚约的女子一心想要成为自己的嫂子甚至不惜盼着自己去死,没有被气得当场吐血已是奇迹了。

    宣锦欢看着谢岚,难为他还能继续听下去,真怕他下一刻就吐血昏倒了。

    然后镇国公夫人冷笑的声音传来:“夏姑娘,你可真是太高看你自己了,未来的皇后之位可不是非你不可的。你别以为一个赤脚和尚随便说你是皇后之命讨你喜欢,你就真当自己是未来皇后了。我也劝你早早死了这条心,别打齐王殿下的主意;这王都最不缺的就是世家贵女,这齐王妃之位无论如何也是轮不到你一个从小就与别人有婚约的女子。”顿了顿又道,“夏姑娘还是请自重吧,妾身的身份可不适合与姑娘见面。”然后就是镇国公夫人愤然离去的声响。

    原来夏昕如此自傲觉得自己必定要嫁给未来的天子,竟是因为一个赤脚和尚说过她是皇后之命,如此向来就实在是可笑之极了。而听着镇国公夫人的意思,其实上次谢岚在东郡发生的事情,其中也有夏惇的手笔。

    只是宣锦欢听着方才镇国公夫人的语气,隐隐是有对夏昕动了杀意。

    如果镇国公夫人真的动了除掉夏昕的念头,宣锦欢是特别能够理解的。既然在燕家看来夏昕不配成为齐王妃,但万一那个赤脚和尚的话又是真的,那当然是先下手为强把夏昕杀掉最为一劳永逸;至于能不能顺利杀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过了一会儿,听见夏昕主仆二人也出了隔壁的厢房。

    谢岚才好像完全泄了气一样长长呼出一口气,脸色惨白,显然对于刚才所听到的事情很是难以接受,毕竟在他的认知中夏昕并不是这样的人。

    “二殿下······”宣锦欢轻唤了一句,谢岚好似很是头疼的闭上眼睛:“这事,我想静静,好好想想。”这事无论换作是谁,一时半会都是无法接受的。

    夏家的马车还停在洞庭春下面,坐在窗边可以看到夏昕主仆从洞庭春出来上了马车;谢岚神色黯然的望着她们,最后还是偏向一边不再去看。

    也许他现在对于夏昕的情感还很是复杂,一面是他从前一直以为的温柔贤淑的夏姑娘,另一面是现在对他满是算计的夏昕,恐怕他现在根本就分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夏昕。

    等到谢岚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他也就能够明白过来了。

    确实如宣司主所说,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拖得越久反而越麻烦。

    宣锦欢送谢岚回到他府上,一路上她没有说话,谢岚也如同魂灵离体般无精打采;直到分别之时,他才突然回头跟宣锦欢说:“锦欢姑娘,谢谢你。”<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一世巅峰〕〔齐昆仑〕〔传闻中的陈芊芊〕〔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