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都市最强仙尊〕〔上门佳婿〕〔超品农婿〕〔千秋我为凰〕〔画里长安〕〔我家王妃是逗比〕〔最强傻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纵横九千年〕〔最强狂婿〕〔玄门第一相师〕〔龙门赘婿〕〔都市最强赘婿〕〔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贴身家丁〕〔斩月〕〔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镇阴棺〕〔星河归来当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和亲(四)
    <b>最新网址:八月,成纪帝下旨令元华公主和亲北胡。

    未几元华公主谢则容在含元宫拜别了皇帝,踏上了出嫁的车辇。

    公主的车驾出了王都,一路往北,当夜在北宁的驿馆歇息;第二天一早送亲的车驾继续北上,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昨夜有一辆青布马车从驿馆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谢则容换上了普通人家姑娘的装扮,上了早已在北宁驿馆准备好了的马车。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比之上次私逃出宫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被人发现和亲的元华公主根本不是她,那么恐怕很多人都会因此受到牵连。

    在来到北宁的这一路上她都在忐忑不安的纠结着,不过最后她还是决定上了那辆马车。

    马车一直往南走,摇摇晃晃走了大半夜,谢则容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就靠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眯着眼睛在半睡半醒间徘徊;在不知道第几次被颠簸醒来之后,她小心的掀开马车帘子往外张望,夜幕中漆黑一片,偶尔传来几声虫鸟猛兽的声响。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是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很害怕。

    这时她才看到赶车人的背影看着像是一个女子,于是小心的问:“姑娘,这是什么地方?”

    “大概天亮前就能回到王都了。谢姑娘,你醒了?”女子依然背对着她说道。

    听到女子唤她为谢姑娘,谢则容才想到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元华公主了,于是笑了:“嗯,谢谢你啊。”

    女子便嘱咐道:“那姑娘你好好休息。”

    谢则容点点头,就乖乖靠在马车上又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含着笑意慈爱的望着她,唤着她的名字;谢则容想,那一定是她的母后。

    母后抚摸着她的青丝,很是心疼:“我的容儿,你该配得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子;谢岚他竟然没有好好保护你!”

    谢则容连忙摇头:“母后,不是的,二皇兄真的对我很好。”

    母后却皱着眉:“我的傻孩子,你知道什么。谢岚他待你,恐怕连那个燕氏生的女儿都不如。否则他怎么会让你失去公主的身份!我的容儿,你被他骗了!”

    看着母后的面容逐渐狰狞,谢则容终于从这个噩梦中惊醒。

    赶车的人听见里面的动静,担心的询问:“姑娘,你没事吧?”

    谢则容连忙道:“我没事,只是做噩梦了。”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做这么可怕又奇怪的噩梦。

    她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却不敢再入眠了。

    母后,应该是很责怪她的吧。当年母后拼了命才生下了她,但是她却是如此无用,不得父皇喜爱,现在连公主之位都丢了。

    谢则容在心里想着就觉得很是苦涩,觉得对不起母后。

    “我们是要回王都吗?”谢则容突然问。

    赶车的女子点点头:“二殿下在王都给姑娘准备了住处。”

    谢则容却有些变扭:“可是,可是万一王都有人认出我了可怎么办?”虽然她从前身处深宫,但也是有一些达官夫人见过她的,万一一不小心被人认出来现在她还在王都,那岂不是很危险。

    赶车的女子解释道:“二殿下不放心你在外面,只有在王都还能兄妹相见,也能照应着。”

    谢则容撅撅嘴,不说话。

    直到天灰蒙蒙的亮了,正好是开城门的时候,她们便进了城,直奔着谢岚为谢则容置办的宅子那边过去;谢则容小心翼翼地掀起帘子的一角往外面张望,此时路上尚且没有多少行人,四下很是安静。

    到了宅院前,谢则容从马车上下来,才看清楚了赶车的女子:“怎么是你?你,你,你······”谢则容一副惊异非常的模样,“你是女子?”

    宣锦欢早料到谢则容会是这样的反应,微微一笑道:“之前在东郡,实在是情非得已,欺骗了姑娘,实在抱歉。”

    谢则容就差直接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啊!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可是,你不是说你是我二皇兄身边的人吗?我二皇兄,他身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女子!”

    宣锦欢略有些哭笑不得,她可真不是故意女扮男装来招惹这位小公主的,只道:“我的确是为二殿下做事的。”

    谢则容咬了咬下唇,神色有些黯然。

    进到宅院里,宣锦欢给她一帕纱巾,说王都的贵女出门时大多都会以纱覆面。

    “谢谢。”谢则容接过纱巾戴上。

    本来去北宁将谢则容接回来的这件事情是已经安排了一个下属去做的,但是宣锦欢实在放心不下所以才又决定亲自去这场北宁,不然指不定这中间会发生什么她意想不到的意外;不过现在还好,算是有惊无险。

    至于谢则容一直以为她是男儿身的事情,她倒还差点忘了还有这一茬。

    晚间谢岚鬼鬼祟祟的来看望谢则容,谢则容看到兄长时就忍不住落了泪,但还是抽噎着道:“二皇兄,以后,以后别经常来看我,我没事,只不过若让人看到了,看到了恐怕,不好。”她擦了擦泪又继续说,“我没事的。”

    谢岚看见谢则容的确是好好的,这才放心,然后向宣锦欢道谢:“锦欢姑娘,谢谢你。”

    宣锦欢见谢岚神色无异,似乎已经对于上次夏昕之事并不放在心上了,才露出一丝笑意道:“二殿下,这本就是锦欢应该做的。”

    谢则容悄悄扯了扯谢岚的衣袖:“二皇兄,你之前怎么都不告诉我,她,她是个女子。”

    谢岚并未觉有异:“锦欢姑娘本就是女子。”

    谢则容感觉自己的确受到了欺骗,就背过身去佯作不理会谢岚。

    谢岚有些尴尬,就对宣锦欢拱拱手说:“舍妹无状,还让锦欢姑娘见笑了。”

    宣锦欢并不在意的笑笑:“锦欢不敢。”

    “诚如则容方才所言,我不能时常来这里,则容就拜托锦欢姑娘多多照看了。”谢岚回头看了一眼谢则容,就与宣锦欢说道,宣锦欢应下:“无需二殿下说多,锦欢也会的。”<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