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都市最强仙尊〕〔上门佳婿〕〔超品农婿〕〔千秋我为凰〕〔画里长安〕〔我家王妃是逗比〕〔最强傻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纵横九千年〕〔最强狂婿〕〔玄门第一相师〕〔龙门赘婿〕〔都市最强赘婿〕〔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贴身家丁〕〔斩月〕〔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镇阴棺〕〔星河归来当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宣氏(一)
    <b>最新网址:许昭安心跪在佛前诵读着经文,不知何时慧渊大师走到了她身后。

    颂完经起来时许昭才发现了慧渊大师,连忙合掌道:“大师。”

    “送你过来的人说,你是十年前在北胡一战中阵亡的尚大将军的遗孤,那贫僧可该唤施主为尚姑娘?”慧渊大师问。

    “尚姑娘?”许昭有些惊异。

    慧渊大师才道:“来人说,施主是尚大将军的遗孤,一直养在外面,近日才回到京中。施主自请在鸿福寺为将军祈福,实为孝女。”

    听着慧渊大师的话,许昭才把前因后果想清楚。

    成纪帝怕是因为太无聊了才为她改了一个所谓的尚大将军遗女的身份,她是不是真的尚家女也没有关系,只要成纪帝说她是于是她就只能是。

    毕竟旁人都知晓许昭早已经死了。

    “大师怕是认错人了,小女许氏,自小在西林长大,并不认识什么尚大将军。”但是偏偏许昭就是不按照成纪帝的设想那般说辞。

    “阿弥陀佛。”慧渊大师合掌道了一声,心中却是留了意。

    纵使他现在是出家人,但是对于许昭的事情亦是有所耳闻。

    只是他初见到许昭的模样,才是真的吓了一跳,这模样实在是太像了。

    早就听说许昭容颜酷似于宫中的楚夫人,慧渊大师只是在心中冷漠的呵呵了两声。

    当时成纪帝在含元宫召见了许昭,当时许昭故意放低了衣领,如墨秀发被挽起,只露出如玉般洁白的颈脖;淡红色的月牙胎记,在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尤是明显。

    直到她被送到鸿福寺,无论是成纪帝或者其他人都未曾与她说过什么,所以她理应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没有人看到,许昭唇角浮起一丝冷笑。

    许昭早就已经死了,而这一盘棋才刚刚开始。

    之后的时日许昭依然安安静静的呆在鸿福寺中诵经,倒是宫中时不时有人过来问她的情况,只让她好好在鸿福寺小住,之后的事情陛下会为她安排。

    许昭作惶恐状:“许氏本为灾祸之人,实在惭愧;陛下仁慈留民女活命,只是民女深觉不安,更怕招致灾祸,民女恐万死未能赎罪。”

    “许姑娘莫要这样说。陛下说所谓言论都不过是奸人陷害姑娘,姑娘莫要放在心上。”宫里来人只这样道。

    “民女得陛下垂怜,叩谢天恩。”许昭才道。

    她耐着心等待,她很清楚应该很快成纪帝就会亲自来见她了,她等着那一天。

    宫人正要走时,许昭又有些不安的唤住了他:“大人,民女,民女听说,齐王殿下要成亲了?”

    宫人便恭谨答道:“正是,王妃是纪氏的姑娘纪若离。”

    许昭作黯然神伤状:“那就愿齐王殿下和王妃夫妻恩爱白头偕老吧。”

    对于谢浚和许昭那些事情,王都里的人都多多少少清楚一些,只是面对许昭时却不知是怜悯或是其他。

    等到宫人离开了,许昭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颈脖上的月牙胎记,微眯起眼。

    她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虽然许昭被成纪帝藏在鸿福寺的事情尚且是个秘密,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却并不少。

    前朝的那些恩怨情仇其实燕夫人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她现在正为谢浚的婚事忙上忙下,根本就没有心情理会许昭是死是活。而楚夫人和她娘家嫂子见了面后,楚家却再也没有动作了;就算楚夫人再如此心急,楚家也依然是没有回音了。

    现在徽州楚家的家主是楚夫人的堂兄,王都这边的楚家分支也终归抵不过徽州楚氏根源错杂的势力。

    楚夫人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所以她比谁都害怕。

    倒是鸿福寺那边迎来了几波来势汹汹的刺杀,但是刺客都有来无回了;刺客不是燕家的人也不是楚家的人,至于到底是谁派来的也无人知晓了。

    王都几乎成为几方势力明争暗斗的修罗场,有些人连自己最后死了都还不知道仇敌是谁。

    谢岚还饶有兴致的去跟宣锦欢说:“我听到过一些传言,说能够许姑娘其实是我父皇的私生女。”

    “什么?”当时宣锦欢刚轻抿了一口茶,听到谢岚这句话时差点就忍不住喷出来了,“许昭姑娘不是西林女子吗?怎么会变成陛下的私生女?”而且许昭不是和齐王谢浚相爱吗?如果许昭是成纪帝的私生女,那岂不是······这么荒唐的事情,宣锦欢不敢再往下想,这民间的话本子都不敢这样写。

    “所以我也感觉就是瞎说的。可是我听到的说法还很是绘声绘色,说我父皇在含元宫见到了许姑娘后,父女相认,很是令人感慨。”谢岚的表情无与伦比的精彩。

    “如若许姑娘是陛下的亲生女,那也该是殿下的亲姊妹了。以后陛下若见到齐王恐怕心里也隔阂,这样对殿下未必不是好事。”宣锦欢淡然道。

    最近王都太平静了,也因为前段时间关于许昭的传言太多了,多到她根本不相信现在和许昭有关的任何言论。对于成纪帝为许昭转换身份偷天换日的藏在鸿福寺的事情,也的确是很诡异,根本就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可以为此解释的。

    况且成纪帝又不是什么风流浪子,私生女满天下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该在他身上发生。

    不过现在王都的事情还真是瞬息万变,等到他们一个月之后去永安然后再回来说不准就要发生多么荒唐的事情了。

    本来谢岚是不能私自离京的,但是宣司主倒是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

    一颗从永安寄来的药丸,据说可以瞒过太医的眼“重病不起”;一张同样是从永安寄来的人皮面具,可以让一个“假”的谢岚在宋王府上装病,如此情况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宋王其实已经身在千里之外的永安了。

    宣锦欢本来还怕谢岚不配合,但是谢岚竟然还觉得那人皮面具很是有趣,拿起来把玩了许久后就觉得这个方法应该还可行,只要他不是一年半载不回来,就应该不会被察觉。

    于是宣锦欢就让谢岚回去准备一下,按照时间算来,大概半个月后他们就得要启程了。

    冬祭之时,尚在王都的颜淇和朱菀青也会和他们一同回永安。<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