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京都当神明〕〔全球颤抖〕〔木叶百川〕〔欺世盗名者〕〔慕浅墨景琛〕〔慕浅墨景深〕〔墨景琛慕浅全文免〕〔顾希音徐令则〕〔叶云辰萧妍然〕〔陈轩〕〔哑巴秦立〕〔3366秦立〕〔第一赘婿秦立〕〔3366〕〔秦立〕〔医仙传人在都市〕〔豪婿临门〕〔恶魔就在身边〕〔婢女也秀色〕〔残王邪爱:医妃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宣氏(二)
    <b>最新网址:齐王谢浚与梁国公侄女纪氏大婚,因时间仓促,这场大婚甚至不如光华公主下嫁风光。

    但是这就足够了!

    纪氏女顺利成为了齐王正妃,皇帝和燕夫人放心了,纪氏一族也很是满意。

    纪若离任由女使为她画上最美丽的妆容,穿上锦凤嫁衣;望着铜镜中颜色娇艳的女子,纪若离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由喜娘扶着她登上轿辇,纪若离听见绵延不绝的喜乐声,脑海里只回荡着来王都前伯父对她的嘱咐。她是最优秀的永安暗卫,所以她被送来了王都成为了齐王妃,担起这个重任。

    到了齐王府,喜娘扶着她下了轿辇;纪若离只能看见方寸之内一片红色,就由喜娘扶着一步步走得小心翼翼,完成了复杂的大婚礼节,然后入了洞房。

    戴着繁重的凤冠,纪若离须得很努力才能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等着完全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谢浚揭了盖头,喝了交杯酒;谢浚并不愿意呆在新房里,喝了交杯酒算是完成了任务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新房。

    纪若离压下了眸中的那一抹冷意,只低头作羞涩状一动不敢动。

    大婚之夜新人未能圆房,如此之事若传出去他们只会沦为笑柄。

    对于如此的状况其实也是纪若离早已想到的了,之前谢浚和许昭的事情也是在王都传得人尽皆知,若许昭刚死他就欢天喜地的娶了王妃并与王妃夫妻恩爱,那才可怕呢。

    于是纪若离只是把一个刚刚大婚就被夫婿厌弃的女子应有的惶恐与落寞表现出来,如此才不会让人生疑,觉得她这个新王妃可能有问题。

    燕夫人特意安排了宫中的姑姑来齐王府,如今谢浚不愿与纪若离圆房也在燕夫人的意料之内;姑姑看见纪若离神色伤怀就劝说她道:“王妃莫急,殿下毕竟还年轻,王妃又刚刚嫁过来;待殿下适应过来了,自会待王妃好的。”

    “多谢姑姑指教。”纪若离谦谨道。

    不过她心里暗暗嘀咕着,谁家夫妻还不是在洞房时初见,可也没听说过哪家新人没有在洞房之夜未能顺利完礼的。不过谢浚贵为皇子,她深知尽管这个说辞很是可笑但表面上依然要信服,齐王妃必须得是一个贤淑端庄能帮助齐王谋成大事的女子。

    纪若离脸上未曾表露,心里也只是呵呵了两声;她从北司而来,可不是来助齐王成大事的,而恰恰相反是来阻挠齐王的大事得成。

    永安暗卫,向来只是听命行事。

    正如同永安暗卫都知道的,北司的纪若离是一个狠心的人,也从来不会怜悯别人。她听过旁人说起谢浚和许昭的爱情是多么的美好,然而她从来都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更不是拆散那对苦命鸳鸯的人;若要怪就怪许昭的命不好,谁让她不是出身中原八族的贵女而是一个身份卑微的西林民女,这只能怪他们命运弄人罢了。

    纪若离把表面功夫做得足够好,新婚之夜新郎未归,她就顶着凤冠一声不吭的坐着等候,直到红烛燃尽,天也亮了。

    女使们进来侍奉纪若离梳妆打扮,按照规矩一会儿新王妃还要与齐王一同进宫拜见陛下与燕夫人,而宫中派来的姑姑也会向燕夫人禀报洞房之夜的情况。

    纪若离终于从沉甸甸的凤冠中解脱出来,换上较为轻便的宫裙。

    “王妃貌美,殿下一定会喜欢王妃的。”女使嘴甜,一边为纪若离梳妆打扮一边道。

    “你见过那位许姑娘吗?”纪若离望着铜镜中浓妆艳抹的女子,神色有些怅然若失的问,“她,是不是很美?殿下,是不是很喜欢她?”

    “王妃放心。许姑娘出身不显,且现在许姑娘也已经不在了;王妃你才是未来能与殿下相伴终身的人。”女使愣了下,就轻声说道。

    是啊,许昭的颜色可是被传言比之宠冠后宫的楚夫人还要更胜一筹的。

    纪若离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就不再言语。

    等到了进宫的时辰,谢浚才回来了,他依然是面色阴沉,好似丧妻鳏夫一样。

    “殿下。”纪若离低眉顺眼的矮身行礼道。

    谢浚对于纪若离这个从未见过面但是以后就是他的妻子的女人并没有多大意见,毕竟圣旨赐婚谁也不能抗拒,最多也就是觉得纪若离和他一样是受人摆布的可怜人而已。

    但是他依然没有办法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妻子,在他的心中许昭才是他唯一认可的妻。

    进宫的路上,在马车上谢浚和纪若离也依然是一语不发,这反而让谢浚觉得这个女子的确是乖巧不烦人,的确如他母妃所言很适合做嫡王妃。

    如若谢浚没有先遇到了许昭,他会很满意于这个王妃。

    只是他终究还是娶了纪氏女,他也终究还是辜负了许昭。

    谢浚整个人都很是纠结,甚至于是陷入了一种很不好的状态,让他觉得很不安。

    不过燕夫人看见谢浚和纪若离一同前来,很是欢喜,和成纪帝接受了儿子儿媳的拜见,又嘱咐他们要夫妻恩爱携手与共;成纪帝的脸色却比谢浚还要难看,别整日想着那些有的没的事情也是害人害己。

    “陛下,这好歹是第一次见到儿媳妇呢。”燕夫人见成纪帝没有留下来的意思,低声道。

    “你与他们夫妻叙话吧,朕回含元宫了。”成纪帝并不欲与燕夫人他们多言,就直接冷着脸走了。

    燕夫人只是讪笑着,又很是亲热的拉纪若离说话;只是听了从齐王府回来的姑姑禀报说昨晚齐王并未与王妃圆房,脸色才微微变了变,就若有若无的劝说着谢浚:“你们夫妻可要好好相处,本宫还盼着早日能抱上孙子呢。你们若能诞下一儿半女,那也是陛下的长孙,陛下必然欢喜。”说着又很是有深意的瞥了谢浚一眼,“文渊你觉得呢?”

    谢浚依然心不在焉,只是听到母妃突然问他才抬头道:“母妃说的是,儿臣明白。”

    其实谢浚根本就没有听到燕夫人说的到底是什么,可想而知这话其实有多敷衍。<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