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都市最强仙尊〕〔上门佳婿〕〔超品农婿〕〔千秋我为凰〕〔画里长安〕〔我家王妃是逗比〕〔最强傻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纵横九千年〕〔最强狂婿〕〔玄门第一相师〕〔龙门赘婿〕〔都市最强赘婿〕〔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贴身家丁〕〔斩月〕〔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镇阴棺〕〔星河归来当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宣氏(三)
    <b>最新网址:夜色幽寂,鸿福寺外竹林,月光清澈,风吹竹影,斑驳萧瑟。

    宣锦欢和颜淇在竹林中漫步,未觉已走出很远,只有竹叶依旧青青。

    “师兄要与我说什么?”宣锦欢忍不住开口问。

    “锦欢师妹,听说你们最近在调查永安军将领的事情?”颜淇问起,宣锦欢就点点头:“没错,只是我和菀青师姐的一些怀疑。景明师兄,不知有何见教?”

    颜淇摇摇头:“我们北司已经调查过永安军将领了,并没有关于少主的痕迹。我们并不是不相信宣师叔的话,只是到现在,恐怕师妹也已经有所动摇了吧?”

    宣锦欢不说话,毕竟心里的想法都直接被人猜出来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我们西司也是希望宣师叔在今年冬祭再测一次星盘,不管怎么说毕竟事关少主,不可马虎了。”颜淇很是正经的说。

    “义母也是这个打算。”宣锦欢道。

    “到时候我可能会先行一步回永安,菀青师妹那里,若她问起,就说我在永安等她。”颜淇轻描淡写道。

    宣锦欢觉得颜淇和朱菀青这二人就是说不出来的怪怪的,从很久之前就这样觉得了。

    两人继续走着,鸿福寺后是一处低矮的丘坡,正好可以收缆下面的一众风采;不过大晚上黑乎乎的也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只有清脆的木鱼声在夜空中回荡不绝。

    宣锦欢往下面瞟了几眼,就回头问颜淇:“景明师兄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看一出好戏了。我思量着,锦欢师妹也一定会喜欢这出好戏的。”颜淇轻笑道。

    这黑灯瞎火的地方,说有虫蛇猛兽她信,但能有什么好戏?宣锦欢觉得有趣,往坡下多望了几眼,依然什么都没有。

    颜淇才说起:“那个名字许昭的女子现在就在鸿福寺中,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宣锦欢点点头:“不过是成纪帝的小把戏,瞒不过云雁阁的眼。”

    “云雁阁其实是调查过许昭的身世,可是你们什么也查不出来。”颜淇轻笑一声,对于这个发展很是自得,“谢浚会爱上许昭,以及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师父的掌控之中。”

    宣锦欢很是疑惑:“所以许昭她到底是谁?”

    颜淇只道:“很快,你就会知道答案的。”

    突然她看到一大队禁卫朝鸿福寺而来,不知是何人驾临于此;颜淇就笑了:“你看,好戏开始了。”

    成纪帝只着便服来到鸿福寺,慧渊大师拄着拐杖颤巍巍的出来:“不知陛下驾临,贫僧未及远迎,还望陛下恕罪。”

    “大师言中了,朕乃是私自前来,大师就当是寻常香客一般即可。”成纪帝温声言。

    “那陛下请。”慧渊大师便引成纪帝入内。

    依然站在后坡上的颜淇突然出声问宣锦欢:“锦欢师妹,这一次,你猜慧渊大师会对皇帝出手吗?”

    宣锦欢不明所以:“为什么?”

    “曾经的顾副统领,如今却心甘情愿在这小小寺庙中当一个香火住持,你说他到底图的什么?”颜淇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二十年多年前傅贼叛乱,顾氏一族忠君不二,与叛军相抗到最后一刻,可谓惨烈;顾氏一族成年男女只剩下隐入山林的顾老先生和在此地出家为僧的顾副统领存活于世,顾氏一百五十四人仅余十二人。你说,他恨吗?他想报仇吗?”

    “傅氏早已覆灭,就算他想报仇又能向谁报仇?”宣锦欢正说着,就突然明白了颜淇的意思,“你是说,二十年年前傅氏叛乱,和,和当今圣上有关?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当年进京勤王的······”

    颜淇却摇摇头:“我师父从来不相信那些巧合。我师父查了二十多年,倒是总算查出了一些东西;不瞒你说,其实上次宣师叔进京,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收到了我师父的信。”

    宣锦欢明白颜淇的意思,但是她无法相信这个可能性:“但是当年老宁远侯也是在傅贼之乱中被傅贼所害,那又怎么可能他也掺和进来了?”

    对于这个问题,颜淇略微无解。

    鸿福寺中成纪帝与慧渊大师二人相谈甚欢,成纪帝才问起:“前段时间禁卫曾送来一个姑娘,她在寺中可还好?”

    “陛下放下,我寺自不敢亏待了女施主。”慧渊大师连忙说道,神色却又有些迟疑,“只是那女施主眉目含愁,似是愁郁凝心之症。”

    成纪帝叹气:“说来都是朕之过错,那姑娘,她的身世很是可怜。”

    慧渊大师闻此合掌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就说:“贫僧曾听闻那位女施主是昔日尚大将军的遗孤。贫僧虽是出家人,但也曾听闻尚大将军威名,很是钦佩。”

    “哎!”成纪帝只是无奈至极的叹了一口气。

    “陛下可是有何难事?”慧渊大师见此便问。

    “素问慧渊大师高德,只是朕想着,不知像大师这样的人可否也会有烦心之事?”成纪帝喝了一口慧渊大师奉上的香茶,就问。

    慧渊大师只是轻笑着:“有欲才有烦,贫僧唯求六根清净,无欲无求,便再无烦扰了。”

    成纪帝神色有些痴迷:“果真能忘忧吗?我,二十四年前,错饮了一杯茶,错娶了一个人,从此就再也未能脱离苦海了。我曾有一个孩子,我从未见过她,只听说是一个很是漂亮乖巧的女儿;所有人都告诉我说她死了,我也以为她死了,但是后来她又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了,我多么想要告诉她我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也许这就是老天给我的惩罚,惩罚我曾经做过的错事吧。”

    “陛下,贫僧不懂红尘俗世。”慧渊大师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眉,就恢复如常道。

    成纪帝这才好似大梦方醒,就站起来往外面出去:“朕去看看那个女孩子,今晚的事情想来大师也是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慧渊大师连忙合掌道:“阿弥陀佛,出家人素不闻俗事。”然而只可惜他也并非纯粹的出家人。<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