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斗罗开始稳健发〕〔玄天运石〕〔女神的最强高手〕〔玉懒仙〕〔久爱成疾,前夫入〕〔将军他怀了龙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龙血神帝〕〔老婆是花瓶,得宠〕〔剑剑超神〕〔至尊武魂〕〔史上最强狂帝〕〔替嫁娇妻:冷情凌〕〔科技之门〕〔九星炼体诀〕〔混在诸界〕〔恶人歌〕〔凡人是怎样练成的〕〔超品渔夫〕〔我的特效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宣氏(五)
    <b>最新网址:尚氏有遗女,天子感念尚将军之忠有意收其为义女,这于尚氏而言自是无上荣耀。

    天子尚未下诏,故而如此消息也未能为外人所知。

    潼江尚氏愿意认下这个姑娘,旁人又怎敢质疑这位尚姑娘的身份。

    许昭依然是安安静静的呆在鸿福寺中诵经祈福,那件事情表面看起来好似对她的影响并不大,但细看却发现她神色愈加憔悴枯槁;这一场荒谬绝伦的父女相认,对于许昭来说却并非幸事而只有痛苦。

    她和谢浚竟然是姐弟······

    这之前在王都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可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对于这一天的来到,许昭曾经有过无数次设想,所以她的每一个神态表情都恰到好处;所有的惊喜、痛苦与纠结交织着,倒再没有人怀疑到她身上。

    “听说皇帝给你安排了个新身份,还要收你为义女?”屋顶上传来声音,许昭也不抬头,就只是笑笑说:“这不也正在你的计划之内吗?至少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藏在屋顶上的人笑了:“等到这事结束了,你就能回去了。”

    许昭难得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容:“真好!”

    屋顶上的人又说道:“不过最近你可能要有麻烦了,毕竟可有不少人不希望你再出现。”

    “我知道。不过那些想要害我的人,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至于那些主动入了我的局的人,那可就怪不得我了。”许昭露出危险的微笑。

    “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够从这里脱身?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说。

    “我会尽快处理好的。”许昭点点头,“还有查一下前几次来刺杀我的人都是谁的人?我觉得燕家和楚家的人应该没那么蠢。”

    屋顶上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就答道:“已经查过了,的确和燕楚两家没有关系。我们怀疑在王都中还隐藏着另一股势力,他们隐藏得很深;我们怀疑,可能和外邦有关,这里面有一些线索是指向东郡十六国。”

    和东郡十六国有关?怎么又牵扯到这上面了。

    许昭疑惑:“我记得我们和东郡十六国那边并无恩怨吧?”

    “也许你现在的这个身份挡了某些人的路。”他说。

    “那又如何,我最喜欢看他们想要除掉我也毫无办法的样子,简直是太让人神清气爽了。”许昭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期间,宣锦欢来过一趟鸿福寺,和许昭好似很偶然的见了一面。

    怀里的玉石冰凉依旧,毫无动静。

    宣锦欢一无所得,匆匆离去。

    鸿福寺的住持慧渊大师皱起了眉,若有所思。

    许昭太清楚宣锦欢的来意了,只可惜这本就是一个局,那也就注定只能让她无功而返了。

    只是前朝的有些秘密,便再也不是秘密了。

    这个局其实更是一个死局,非死不能破;算着时间,有些人也该出现了。

    听说最近谢浚依然是很消沉,那个纪氏王妃嫁进来却依然是有名无实,皇帝对于谢浚如此模样也很是不满;也许燕家的人会出手,但又或许坐山观虎斗。

    许昭唯一没有意料到的就是晋王谢璇,来到鸿福寺的人是谢璇。

    谢璇的模样就像一个尚未长开的孩子,脸上还带着一团稚气;许昭想她终于明白谢浚为何就对这个弟弟特别不一样了,也许每个人梦中的弟弟便该是如此模样。

    但是谢璇的性子与他看似人畜无害的脸是截然不同的。

    “你就是魅惑了我大皇兄的许昭?”他来势汹汹,明显就是来者不善的姿态。

    许昭含着笑望着谢璇,只是对于谢璇的这种姿态觉得很奇怪;他这副模样,怎么就那么像那些来抓勾引自己夫君的狐狸精的悍妇?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在她神色复杂错愕的时候,谢璇继续咄咄逼人的问:“你真的爱我大皇兄吗?本来我大皇兄能和王妃好好的,但是因为他遇到了你,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你确定你不是别人派来故意祸害我大皇兄的?”

    许昭在心里嘀咕,我还真是别人派来的,不过这些是能告诉你的吗!

    故而在谢璇面前,许昭做出了很是懊悔神伤的模样,却是一语不发。

    许昭听得出来谢璇对于她绝对是深恶痛绝,觉得她是勾引祸害了谢浚的狐狸精;虽然这也是事实。

    听着谢璇的话,许昭觉得谢璇应该是很想让自己消失的,不过可能害怕弄死了她会影响他和谢浚的兄弟情谊这才没有直接下手,而是“委婉”劝她离开王都永远都别再出现了。

    许昭沉吟了半晌后才泪流满面,答应了谢璇她会离开王都。

    等到谢璇离开了鸿福寺后,许昭才诡异的笑笑。

    既是谢璇愿者上钩,那就怪不得她了。

    许昭以诵经之名去了一趟慧渊大师处,据说是与慧渊大师谈论了一会儿经书之学。

    回去之后,许昭就取出木梳子小心的把青丝挽起,然后换上她最喜欢的一件碧杉罗裙。

    终于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她终于再也不用呆在这个鬼地方了。

    本来她想要坑的是燕家人,但是现在想来如果没有人换成了谢璇也一样。明明燕家和楚家现在比斗鸡斗得还要狠,偏偏谢浚和谢璇总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恐怕他们两家这心里都要赌得难受了。

    既然这样那她就帮燕家一把。

    她倒要看看谢浚和谢璇的情谊是否真如传说中那么牢靠,可别一阵风吹过就纸糊似的直接散了架,还白白浪费了她这一番安排。

    助她脱身的东西其实她早已经准备好了,等的就是一个契机。

    而这个契机,现在就是谢璇。

    准备好了一切之后,许昭留下一封信给谢浚,字字情真意切,情意绵绵。

    如果她不是许昭,如果她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她也许会真心真意的爱上谢浚;只是谁让这偏偏是一个局,所有的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罢了。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谢浚爱的到底是许昭这个人还是这张美丽却虚假的脸皮。

    服下药,许昭安静的躺在床上睡去,等待着一切过后再苏醒的那一刻来临。<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