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云冬〕〔蛇王之锦绣缘〕〔分道而行〕〔夏蓁传〕〔顾云〕〔太古狂魔〕〔杨若曦〕〔我在斯坦福桥当教〕〔近身狂婿〕〔绍宋〕〔我有一个熟练度面〕〔霸道总裁深深宠〕〔超级小神医〕〔贵妃每天只想当咸〕〔诸天仙武编辑器〕〔魂帝武神〕〔甜蜜隐婚:老公大〕〔废材娘娘你面具掉〕〔大师兄是个凡人却〕〔穿越从武当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宣氏(六)
    <b>最新网址:许昭死了,服毒自尽。

    听到这个消息后谢浚疯了似的去到鸿福寺,也只见到许昭最后一面;慧渊大师还劝慰了谢浚,至于说的什么内容那也只有天知地知了。

    而成纪帝无论看谁都觉得像害死自己女儿的罪魁祸首,包括他自己。

    楚夫人带着昭华公主去含元宫求见陛下,皇帝依然不见后宫之人,只令夫人和公主回宫。

    “母妃?”昭华公主拉了拉楚夫人的衣袖,低声唤了一声。

    “信芳,我们回去吧。”楚夫人想了想就道。

    楚夫人母女回到宫里,昭华公主有些委屈的坐在母妃身边:“母妃,父皇现在连女儿都不愿意见了,这可如何是好?母妃?”

    看着女儿与自己眉目相似的面容,楚夫人无奈轻叹:“都是你大皇兄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她不但迷惑了齐王,还迷惑了你父皇。现在她终于死了,却还不消停,依然兴风作浪。信芳啊,都怪母妃没本事,什么都做不了。”

    昭华公主不明白楚夫人为何这样说,追问:“母妃,你是说许昭姐姐吗?女儿曾经见过一次她,大皇兄带她去凤仪台,出宫的时候遇到过女儿。女儿觉得许昭姐姐很是亲切,不是坏人啊。”

    “信芳,你不跟就不知道。陛下,陛下就是因为那个女子,才厌了我们母女。”楚夫人提起许昭的名字都恨得面容扭曲。

    “可是许昭姐姐不是大皇兄身边的人吗?”昭华公主更是不解。

    “陛下有四位皇子三位公主,你知道为何偏偏就最喜爱你吗?”楚夫人神色怆然,许昭的出现将她这些年来自欺欺人的假象好不留情地撕碎了,她甚至于要将那些她无法接受的事实告诉她的女儿,“陛下和昭真女帝有一个私生女,比齐王和光华公主还要年长,她的颈脖上有一枚月牙胎记,但是那个女孩儿出生后没多久就夭折了。信芳,你知道吗?那个许昭,她也有月牙胎记,你说这可不可笑?”

    昭华公主脸色骤白:“月牙胎记?”

    楚夫人凄然笑着望着女儿:“我至今还记得你出生时陛下的欢喜,因为你也有那个一模一样的胎记,陛下可一直都觉得你是那个女孩儿的转世呢。”

    “母妃,为什么?我不要,我只是谢信芳,我不是那个早已经不在了的阿姊。”昭华公主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些事情,现在却是由她的母妃亲口告诉她。

    “到现在我也不盼想着毓明他能做什么了,信芳,母妃唯一能相信的也就只有你了。”楚夫人含泪才与女儿道;作为一个母亲她太清楚谢璇了,况且从小到大就是女儿信芳聪慧明智,丝毫不比谢璇差。

    昭华公主点点头,任由母妃握住自己的手:“母妃,信芳不会让你失望的。”

    许昭还是被成纪帝追封为公主,虽然依然是义女的身份。

    谢浚去送了许昭最后一程,回来之后就大病了一场;齐王妃纪若离全心全意的照顾着齐王,旁人见之皆称其为贤妻良母。

    燕夫人亲临齐王府探望,不知究竟与谢浚说了什么,只据说燕夫人走后齐王就吐了血,病情很是危急;但是之后齐王的病就神奇般的好起来了,看起来却再不如从前那般和善。

    齐王重病期间光华公主和晋王谢璇都登门探望过,皆被谢浚以重病在身拒见。

    直到齐王的谋士海一先生前来,是齐王妃纪若离亲自迎海一先生进来;海一先生见到纪若离时却是多看了她几眼,就问:“听说王妃是纪氏的姑娘。”

    “是,妾出身徽州。”纪若离温声应道。

    进到书房看见大病初愈的谢浚,海一先生只拱手作揖;谢浚正在摆弄着棋局,就示意他在对面坐下:“先生帮我看看,这局可怎么破。”

    海一先生如言看着棋局想了想,就抬头望向谢浚:“殿下是有心事?是和许姑娘有关?”

    “我母妃来告诉秘密,说,阿昭是我的亲姐姐。你说这是不是特别好笑的事情?”谢浚也在笑,好似这当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许姑娘不是西林女子吗?”海一先生觉得很奇怪。

    “我母妃说,她是我父皇的私生女。原来我和阿昭的一切根本就是个笑话,这可真是个笑话。”谢浚嗤嗤的笑着,心中却是无比苦涩。

    如此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偏偏就是发生在他身上了,这是前世做的什么孽啊!

    海一先生却深思的摇摇头:“殿下不妨再想一想,就能明白这里面其实漏洞百出。毕竟如今许姑娘已经不在了,无论说什么都是死无对证;陛下和娘娘为了殿下也确实是费尽心思,此中奥妙殿下想来也是能想清楚的。”

    听海一先生如此之言,谢浚沉了脸色似乎也是思索着这种可能性,就一语不发。

    “王妃毕竟是中原八族的女子,毕竟是殿下明媒正娶的嫡妻;殿下对许姑娘此情不忘,但说到底王妃也是个可怜人,殿下还是待王妃好一些吧。待有朝一日殿下得承君临天下,就无需再受制于人了。”海一先生别有深意的引导道。

    “我明白了,这一次我也算是明白很多事情了。”谢浚的神色这才和缓了一些。

    “许姑娘也确实无辜。”海一先生叹息。

    谢浚继续低着头摆弄着棋子,听着海一先生说后才道:“文渊不才,日后还有劳先生多多费心了。”

    海一先生便拱手:“殿下说的哪里话,这本就是鄙人应当做的。”

    谢浚不由笑笑:“先生一向神通妙计,以后也不必束手束脚了,就按照原来计划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至于王妃,说到底都不过是身不由己的人而已;纪家一向不理朝政之事,舅舅家做事却是太过凶猛了,对此先生如何看?”一向皇子相争母族和妻族都是最强劲的后援,只是燕家有的时候总是拖他后腿,为此谢浚实在无奈;而空有他妻族之名的纪家,他和纪若离现在这种情况,又凭什么让纪家帮他。

    海一先生干笑一声:“殿下该明白,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不可能的。”<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七零旺家俏娘亲〕〔一世巅峰〕〔范建明李婧婧〕〔极品老木匠〕〔入赘的废物〕〔传闻中的陈芊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