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都市最强仙尊〕〔上门佳婿〕〔超品农婿〕〔千秋我为凰〕〔画里长安〕〔我家王妃是逗比〕〔最强傻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纵横九千年〕〔最强狂婿〕〔玄门第一相师〕〔龙门赘婿〕〔都市最强赘婿〕〔亲手打造一个豪门〕〔贴身家丁〕〔斩月〕〔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镇阴棺〕〔星河归来当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锦绣辞欢 玄机(三)
    <b>最新网址:颜淇向西司主宋淆陈说了在王都发现东郡十六国的势力,而这件事情自然也会被宋淆传于另外三位司主所知。

    最近发生的事情不少,若联想到一起细细品味,还真不一般。

    本来夏若芙一直是半隐居状态,这也是难得上一趟千岳峰。

    “怎么突然想起上这儿来了?”宣司主见到夏若芙还挺稀奇的,毕竟她一年到头都不不会上来几次。

    “冬祭快到了,千岳峰却是许久未曾这般热闹了。”夏若芙感慨。

    “你也不止是来看热闹的吧?”宣司主嗤笑一声,道。

    夏若芙苦涩笑道:“算起来,也的确不止如此。只是听说,您在王都遇到了故人。”

    宣司主知道夏若芙说的人是海一先生,也就明白了这一次夏若芙过来的原因:“确实,去王都那一趟不但是遇到了故人,还知道了一些从前的事情。寒影剑是我从王都带回来的,从含元宫找到的;恐怕我们都被骗了。”

    “寒影剑?你是说,真的和他有关?”夏若芙完全不敢相信。

    “恐怕这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局。”宣司主冷哼。

    “那要不要让在王都那边的人撤回来,如果当年的事情真的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想要坐收渔人之利,那么我们现在同样也可有隔岸观火。”夏若芙想了想就问。

    宣司主摇摇头:“王都那边,就算便宜了谢岚也不能便宜了别人。”

    夏若芙沉着脸色默然了一会儿,也算认同宣司主的想法:“这样也好。”

    “你既然来了,就多呆几天吧。西司和北司那边的人都在,也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宣司主没再说什么,只道。

    “相见不如不见,还是不要见面吧。代我向纪司主还有宋司主问好。”夏若芙拒绝了。

    对于夏若芙来说,很多事情都已彻底成为过去的事了,或者是说她心中有愧但却不知如何去面对,于是就干脆像现在这样半隐居起来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

    只不过在夏若芙离开千岳峰的时候遇到了宣锦欢,她才与宣锦欢说道:“你应该已经见过了鸿福寺的慧渊大师,他在王都可还好。”

    宣锦欢颔首应道:“前辈放心,大师安好。”

    “你们可是在王都里襄助二殿下?”夏若芙又问。

    “是。”宣锦欢道。

    “恐怕很难吧?”夏若芙和颜悦色的问。

    宣锦欢不明夏若芙何意,便说:“锦欢不敢有负义母的信任,定当竭力而为。”

    夏若芙却轻笑一声,拍拍宣锦欢的手:“等你们寻到少主的那一天,可能就不会这样想了。”看见宣锦欢很是茫然的模样,夏若芙就笑道,“以后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远远看见她们说话的朱菀青过来问宣锦欢,她母亲跟她说了什么;宣锦欢心里略觉得有些不安,只是摇摇头。

    对于一些事情,宣锦欢已是隐隐猜到了,但她还不敢确定。

    况且最近才发现的《万玄机》调换一事也已经够让几位司主焦头烂额了,现在她能够解决的事情还是莫要去烦扰义母。

    而在离开王都前谢岚交给他的那一滴密封在玉石中的血,先前宣锦欢已经交给了宣司主。

    等之后宣司主重新测星盘,很多事情也就能够进一步确定了。

    雪越下越大,皎洁月光似水,轮椅滚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宣司主才回头看见北司主纪兴舟朝这边过来:“纪司主。”她唤道。

    “许久未见师姐了。”纪兴舟语气依然是淡淡的,听不出他的情绪波澜。

    “只是师弟常年在北宁,不常相见罢了。”宣司主背对着纪兴舟道。

    “我一直都觉得,宣师姐很像我曾经的一位故人。”纪兴舟若有所思的叹气。

    宣司主望着皎皎月明出神,许久才道:“你认错人了。”

    纪兴舟追问:“我并未说何人,你缘何就断定不是。昔日同在王都,也许,见过。”

    “也许是直觉吧。”宣司主淡淡道。

    “那不说这事了。只是《万玄机》调换一事,虽是时过境迁陈年旧事,但既然现在有人用永安暗卫的武功来袭击小一辈的孩子,那恐怕难保还会有后招。”纪兴舟沉默了一会儿就不再纠结于刚才的话题,又想起了最近让他们焦头烂额的《万玄机》调换一事,就说起。

    宣司主思索了半晌,却摇摇头:“既是三十年前做下的事情,便不可能等到今时今日才拿出来。自从二十年前永安暗卫退守千岳峰,外面发生的很多事情也都秉承着不管不问的态度;别人用我们的武功在外面杀人放火,到头来传出来的说法还不是永安暗卫的罪过。”

    “以我们的名头在外面杀人放火?”纪兴舟脸色愈加难看了,“或者说,这本就是一个局,一个就是为了针对我们以达到某种目的的局。”

    宣司主点点头:“正是如此。”

    至于会是什么目的,而现在又为什么要故意把这个本该永远沉为秘密的事情浮出水面。

    所有的疑惑层层叠叠在一起,他们都意识到这或许又是一个阴谋,只是这秘密背后到底是什么,现在他们都不知道。

    纪兴舟想了想又道:“至于之前宋淆家小子说的东郡十六国势力的事,我们北司也会一起调查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二十年,但中原八族还一直对永安军的辉煌过往念念不忘;我已联系过纪家,如果以永安军为许诺,他们会愿意和我们达成一些共识的。”

    “永安军?”宣司主低声喃喃,然后猛然回头望向纪兴舟,语气很是惊喜,“多谢纪司主明言,我明白了。”

    中原八族的兴起,一开始本就是因为永安军。

    永安军是最强勇的军队,但其虽听命于天子,却是一直由中原八族子弟任职其中;因为中原八族互相制衡,所以几百年来才能安然无恙。

    但如今永安军早已成为过去,只不过因为时日不长才未觉不妥;可若长此以往,终有一天中原八族就与其他家族没有什么不同了,这是他们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形。

    对于中原八族来说,永安军就是最大的诱惑。<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一世巅峰〕〔七零旺家俏娘亲〕〔传闻中的陈芊芊〕〔齐昆仑〕〔极品老木匠〕〔林隐张琪沫 天降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