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零娇妻有空间〕〔全服女神〕〔厉少又来撒糖了〕〔柳绵绵你飘了〕〔天地至圣〕〔抓紧我,我的腹黑〕〔笙歌落尽负流年〕〔第一豪婿〕〔透视医圣〕〔锦约〕〔飞越泡沫时代〕〔尚书大人易折腰〕〔清宫重生升职记〕〔八零甜妻萌宝宝〕〔傅云霄白苏〕〔明末汉之魂〕〔帝神通鉴〕〔超牛女婿〕〔总裁宠妻很狂野〕〔温若晴夜司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铺 第七十三章 “我的哥哥,是个大英雄!”
    “嗯?”

    李小郎从床上醒来,表情茫然地环顾着四周。

    “我怎么在这……”

    看着四周熟悉的家具,李小郎抱着头、努力地回忆着先前发生的事情。而片刻,他便神色大变,低头看着残缺的双腿。

    “媳妇,你在吗!?”

    察觉到自己残缺的双腿,他瞬间“回忆”起了一些先前发生的事情。神色焦急的他高声呼唤,想要先确定家人的安危。

    很快,一名女子便冲进房内。

    “小郎!你醒啦!”

    她眼中满是惊喜之色,连忙扶起自己的丈夫。随后,她转身从门外推来一个四轮车,想要将李小郎安置在上面。

    李小郎神态焦急,急忙问道:“媳妇,李大郎呢?他怎么样了!?”

    他的妻子先是一愣,随后表情黯然地摇了摇头,一言不发。见此状况,李小郎神色大变,面色惨白,眼眶瞬间湿润。

    他瘫坐在四轮车上,喃喃自语,难以置信:“哥哥……”

    李小郎的妻子深深一叹,眼神黯淡:“小郎,咱们先出去一趟吧……城主有事找我们。”

    说罢,她便推起了四轮车。

    而神情恍惚的李小郎,眼神呆滞,坐在轮椅上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他嘴唇轻张,喃喃自语。

    “怎么会这样……”

    ……

    洪水城内。

    夕阳西下,无数人张挂着彩灯彩带,热闹非凡。

    街道上,李小郎坐在四轮车上望着夕阳,紧皱着眉头,目光惆怅。脑中的记忆片段有些凌乱,他摇了摇头,还是感觉脑袋昏沉沉的……

    ——总感觉,好像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被自己忘记了。

    思绪一顿,他暂扫眼中的惆怅,望着附近路人们张灯结彩的喜悦样子,十分诧异。

    “媳妇,他们这是怎么了……”

    城内,喜庆气氛弥漫,人人都挂着笑脸。他们的行为,就好像是洪水城发生了什么大喜事一样!

    李小郎眉头微皱,内心不断升起疑惑之感。

    妻子正要开口,一位路人便凑了过来,打断了她准备脱口而出的话语。

    只见这位路人打量着李小郎,揉了揉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等到认出李小郎后,他便立即发出了一声惊呼:

    “快看啊!是李仙人的弟弟!”

    他的这声惊呼,如同落入油锅的水,直接引爆了附近的氛围!无数人闻声后都放下了手中的事,迅速涌了过来。他们神情激动,眼中满是尊敬,哗然一片!

    “什么?他就是李仙人的弟弟!?……”

    “他就是那位拯救了我们城内所有人的英雄的亲弟弟?……”

    “真的是他吗!?……”

    坐在四轮车上的李小郎看着涌来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满脸迷茫。

    扫了扫四周,人们脸上的尊敬之色完全没有遮掩地显露出来,这让他心中的疑惑再度变浓。

    他记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事。

    眉头紧皱,他闭上眼睛,开始再次尝试回忆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情,而没等他回忆多久,人群居然蓦然间散开,留出了空位。

    只见不远处,一位身穿苍蓝素软缎长袍的中年人,在一位太阳穴高高鼓起的老者的陪伴下缓缓走来。

    他剑宇星眉,腰间绑着的青纹腰带凸显出他不凡的身份。步步沉稳中,自信气势直接展现出来……

    ——洪水城城主!

    李小郎眼神一凝,望着走来的城主,没有说话。在他诧异的目光注视下,这位大人物居然直接来到他的四轮椅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感谢您的哥哥,为洪水城做的一切!……”

    城主带头鞠躬,围观的群众先是一愣,随后也都弯下了身子,脸上满是感激之色,喊出了由衷的话语,表示感激。

    “谢谢您!……大英雄……”

    ……

    阁楼里,三人围在桌前。

    “当时,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天地都为之变色……城里的人简直都要吓傻了!”

    城主回忆着当时的情形,心有余悸。

    没聊多久,城主的跟班,也就是那位老者便拿来一个紫砂壶,为三人盛上了上好的茶水。

    城主的目光移向了李小郎的妻子。

    “据你所说,当时是有妖怪在城外与李仙人进行了一场大战?”

    李小郎的妻子眼神复杂,点了点头。

    “是的,那个妖怪恐怖极了,瞬间毁了小郎的双腿!

    最后,李仙人拼死一击,终是除掉了那只恐怖的妖怪……可是他也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去,被我们葬在了枫树林间。”

    洪水城城主倒吸了一口凉气,感叹地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李仙人,我们洪水城恐怕是要完蛋了……”

    听着二人的对话,李小郎眼中的迷茫逐渐被驱散,清明一片:

    “我想起来了!”

    伴随着李小郎的一声惊呼,他眼眶的泪水也不知不觉滑落。

    ——他终于“回忆”起来了!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在城外的父亲墓碑前喝酒,然而城外却突然出现一只恐怖妖怪!

    妖怪恐怖至极,挥手间便使自己的双腿皆废!李大郎察觉到城外的异样后,急忙赶来除妖。

    最后,李大郎赶来与妖怪拼死战斗,终是除掉了妖怪!奈何一战过后,他伤势过重,终是身殒林间,被自己与妻子葬在父亲墓碑旁。

    自己也因为悲痛欲绝,昏在了林间。

    ……

    ……

    天色已晚。

    枫林间,墓碑前。

    李小郎坐在四轮车上,抱着一壶酒。

    “城主说,他会举办盛大的纪念游行活动,安送英魂……小郎,天色已晚,咱们赶紧回去吧!”

    李小郎的妻子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她紧咬着嘴唇,十分担心精神状况不稳定的李小郎。

    而李小郎只是醉眼朦胧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墓碑,嘴唇颤动,嘟嘟囔囔地,似乎在说些什么。

    “……怎么……都走了呢?……”

    记忆中一些模糊的片段愈发模糊,李小郎只当这是自己悲痛欲绝后留下的后遗症,没有多想。

    又饮了一大口酒,酒水不断从嘴角处洒落。

    刹那间,这个双腿皆废的中年人在妻子的惊呼声中,双手一撑,离开了四轮车,重重地坐在地上!

    只见他一改无精打采的模样,神情变得激动!终于,在一声不甘的吼叫声中,他直接躺在了地上。

    “为什么……都走了啊!!!”

    这一声吼叫回荡在枫林间,蓦然间惊起了一群鸟雀,四周响起了无数“簌簌”声。

    自然,没有人能回答他。

    李小郎无力地躺在地上,裹紧了衣衫,蜷缩着身躯,眯缝着眼。他也没扭头,直接迷迷糊糊地开口问道:

    “媳妇你知道吗……

    李大郎啊,

    真的是个不讲信用的家伙!

    我记得他在什么时候还说过,要带咱们去游山玩水呢!

    怎么现在……

    就反悔了呢?”

    李小郎突然双臂一撑,坐起身,眉头紧皱地爬向自己哥哥的墓碑。那壶中的酒洒落了一地,地面上的枫叶都沾染上了酒水。

    “……我记得……他还说要一直保护我呢……”

    经过不断努力,他终于艰难地爬了过去。只见李小郎将头靠在墓碑上,伸出手掌摩挲着碑面,泪水滑落。

    不知不觉,乏意渐浓,眼皮也越来越沉。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终是嘴唇颤动,将话语融合进了风里、飘洒在天空中。

    妻子目睹他昏去,眸光变得更加复杂。

    李小郎刚才的话语还在耳畔回荡,她仰起头,看着已晚的天色,重重地点了点头,对自己丈夫的话表示认可。

    ……

    “我的哥哥,是个大英雄!”

    ……

    ……

    不远处,三人伫立,望着墓碑处昏倒的李小郎。

    “客人,您真的该走了。”

    听着面具姜离的提醒,这个魂魄身躯一颤,刹那间便泪流满面。

    “该走了吗……”

    他不舍地凝视着不远处昏倒的李小郎,眼中的哀伤仿佛化为了实质,于这秋风的凄冷相比,更胜一筹!

    ——李大郎!

    “我走后,小郎怎么办啊……”

    因为一直都在担心自己的弟弟,他始终奋力抵抗着轮回的吸力,任由魂体越来越虚弱。

    ——这份执念千丝万缕地缠绕在李大郎心间,无法消散!

    站在一旁的冰蝶大眼睛中满是不忍,想再次开口劝他直接进入轮回。而在此刻,面具姜离却是蓦然间抬起了手指,指向了墓碑处。

    “客人,您看。”

    只见墓碑处,

    李小郎的妻子将外衫褪去,披盖在昏睡在墓碑旁的李小郎身上。

    二人靠着墓碑相拥,

    紧紧地……

    李大郎先是一呆,随后眼眶通红地翘起嘴角,终是绽放出了笑容。

    “哈哈……”

    伴随着笑声,他闭上双眼,蓦然间张开了双臂,仿佛也在拥抱墓碑前的二人。陡然间,他的魂魄开始逐渐化为无数晶莹的光点……

    ——执念散了。

    夜色下,林间凄寒。

    晶莹的光点随即四散,绚美至极。在这如水的月光下,李大郎终是伴随着这四散的荧光,进入了轮回。

    察觉到李大郎魂魄蓦然间发生的剧变,冰蝶先是一怔,随后长舒了一口气,表情欣喜。

    “老板,他终于肯进入轮回了!……再像之前那样子待下去的话,他恐怕都要魂飞魄散了!”

    面具姜离笑了笑,摸了摸冰蝶的小脑袋。

    “走吧。”

    冰蝶点了点头,蹦蹦跳跳地与面具姜离走在一起,准备离开枫林间。

    然而,

    在离开前,

    面具姜离却是蓦然间停下了脚步。

    “老板,怎么了?”

    月光洒在冰蝶长长的睫毛上,她好奇地眨了眨澄澈的眼睛,对面具姜离的行为感到疑惑。

    停下脚步的面具姜离,突然转过了身。

    目光望去,他深深地看着墓碑前紧紧相拥着的二人,一言不发。随后,他又扭头看向李大郎进入轮回的位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月华照耀下,那纯黑面具泛起了一层清光。

    他开了口。

    “冰蝶啊,你觉不觉得,李小郎这家伙,真是幸福呢……”

    一听此话,冰蝶歪了歪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在墓碑处紧紧相拥的二人,若有所思。

    “幸福?……”

    面具姜离笑着揉了揉小冰蝶的脑袋,点了点头……

    伴随着一阵凄清秋风吹过,二人毫无征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林间极为凄冷,而那夜幕下的墓碑前却是温暖至极。那份暖意如同炭火般,于这瑟瑟秋风中释放出温度,温暖着一切。

    ……

    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

    枫林间。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一见倾身:国民总〕〔重生之逍遥仙少〕〔娱乐之超级天王〕〔玄天神院〕〔滴滴捉鬼〕〔武祸星空〕〔一拳兵王〕〔重生之丹武至尊〕〔最强特种兵之龙魂〕〔我的师弟是九叔〕〔拜师九叔〕〔恐怖影城〕〔娱乐之横扫全球〕〔特种兵之神话传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