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萌宝,顾少快〕〔重生嫡女有空间〕〔傲世剑神〕〔九界第五界〕〔异世邪君的妖孽娇〕〔渡劫十万年〕〔会长虐我千百遍〕〔我其实是个富二代〕〔时光深处的你我他〕〔重生神医娇妻驭夫〕〔隔壁学长很健忘〕〔滚滚来了〕〔炮灰女的另类修仙〕〔逆天小狂妃:王爷〕〔我行走在诸天世界〕〔系统种田:美人娘〕〔将军,孤本红妆〕〔英雄无敌之骷髅来〕〔我家竟然很有钱〕〔盛世凰女有点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明星来自地球 第276章:我曾拥有你
    “他不可能养猫和狗的,他最讨厌猫和狗了。”

    即便手里的手机,就显示着韩觉微特上传的小黑猫的照片,证据再确凿不过了,但翁楠希依旧坚定不移。

    “可是他领了一猫一狗这件事情,是真的发生了呀!还是我亲自给他登记的,”翁遥急切道,“本来他只想养一只狗的,但是那只猫特别黏他,他就一并领走了,而且这猫腿上还受伤了。”

    “我没有说清楚,我说不可能,不是在指领养这件事。”翁楠希退出照片,浏览着韩觉其他的微特。

    翁楠希一边翻着微特,一边眼神慢慢变得凌厉,语气也不自觉加快了一点:“你以后进圈子了,看事情不要那么天真。他去领养不代表他是真的想养,这可能都不是他自己的主意,是背后团队目的明确的策划。因为养小宠物是可以洗人设的。人们总是简单地认为喜欢小动物就等于有爱心,更何况,他养得还是一只受伤的流浪猫。这跟我让你去救助站差不多路数。”

    翁遥虽然对于圈内的现实心有准备,但听着堂姐的话,心里只觉得难受。

    “但是他喜欢小动物的那个感觉是装不出来的呀!”翁遥急匆匆地反驳着堂姐,因为她能感觉地出来韩觉对小动物是真的喜欢。她也愿意相信圈内还是有纯粹事物存在的。

    “什么意思?”翁楠希听了手指一顿,目光瞥了过来,“你跟他很熟?”

    “呃,不是不是!”翁遥气势一泄,连连摆手,赶紧投诚表明自己的立场。

    翁楠希继续低头喝着汤,看着手机。

    “不过,姐,这都是你的猜测呀……人是会变的啊……”翁遥嘟囔,心里想了一会儿,还是为堂姐凭白施加在韩觉身上的阴谋论而感到不公。

    翁楠希手指一停,恰好看到了章依曼在韩觉微特下面的互动,顿时觉得心烦。干脆关上了手机。

    “你觉得我为什么敢那么肯定?”翁楠希抬起头,眼神依旧平静的可怕,“因为我以前让他养一只猫,来挽救一下形象。结果幼猫买回来还没过上几天,他差一点就把猫关在盒子里活活饿死。”

    翁遥愣住了。

    翁楠希啜了一口枸杞冬瓜汤,淡淡道:“人是会变确实没错,但人的本质不会变的。一个人能把塑造性格的经历给变没吗?不能的。他前半生的经历决定了他就不是一个有同理心的人,爱心这种东西对他来讲就更稀缺了。”

    “啊……真的假的……”翁遥大惊失色,“那他领养去的猫狗岂不是很危险?!”

    这个消息对翁遥来说是颠覆性的。

    这个社会上,杀人者总是各有各的苦衷,而杀猫者却注定得不到谅解。

    听堂姐的话里讲,韩觉虽然没把猫彻底养死,但对翁遥看来,性质也同样恶劣了。

    “团队会帮他养的。”

    “那就好。”

    翁遥拍拍胸口,觉得放心了一点。

    翁楠希低着头,搅动着汤里的冬瓜,嘴里轻轻问道:“他去救助站的时候,有认出你吧?”

    翁遥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实话:“嗯……”

    “他有说什么吗?”

    “说了猫,还有狗……”

    “别的呢?”

    翁遥一瞬间觉得堂姐的眼睛里似乎带着期待,然而下一秒,却又什么也看不出来:“别的就没有了。”

    翁楠希看了一会儿翁遥的眼睛,点点头。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翁遥连忙道:“诶,姐,别急着走啊,跟我讲讲你跟韩觉以前的事吧?”

    今天这是翁遥第一次从堂姐的嘴里听到一星半点关于和韩觉的过去的事情,就想趁着话题多了解一点。

    “没什么好说的。”

    “姐!说说你们为什么分手吧!”

    “别问那么多。”翁楠希脚步不停地走回到房间里。

    翁遥看到紧闭的房门,只好沮丧地收拾餐桌。

    进到房间里的翁楠希,靠在房间门后,肩膀垮了下来。

    ……

    ……

    “你买了什么?”

    “我路过一家小店的时候,看都门口贴了一个名字很好玩的,你猜叫什么?叫!意思是——吃了全家桶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韩觉开心地递上这个叫作的东西。

    “这是什么?炸鸡?你不知道我在争取电影角色?”然而翁楠希皱着眉,把圆形的包装打开一看,下一秒又马上盖回去,一脸厌恶地把一盒红色和白色包装的纸盒,扔回到茶几上。

    韩觉连忙把倾倒的包装摆正,慌张地说:“啊……我,今天是我们恋爱纪念一周年,觉得很有寓意就买了……你不喜欢吃的话,只要吃一点就好,剩下的我来吃。”

    “你自己全吃了吧,”翁楠希转头,拿起手里的电影剧本,“吃完了就出去,记得把门带上。”

    韩觉也不敢惹翁楠希不开心,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现在他们是在翁楠希的家里,韩觉平时也没法常来,今天还是打着的名头,才能名正言顺地来到翁楠希家。

    现在翁楠希很不高兴,韩觉知道自己应该是哪里做错了,才惹得女朋友生气。只不过他不知道错在哪里,却也又不敢问。只好憋着疑惑,轻手轻脚地在沙发坐下。怕被立马赶出去。

    正午的阳光洒进来,屋内开着凉爽的空调,却没什么用。

    客厅中,翁楠希躺在沙发上读剧本,不时锁眉思索,嘴里念叨着台词。而韩觉就安静得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俯着身子,左右手各拿着一块鸡块。

    “咯嚓咯嚓。”

    尽管韩觉努力不发出声音了,但脆脆的炸鸡外面那一层皮,咀嚼着依然会发出轻微的声响。

    翁楠希实在被这个细碎的声音弄得越来越烦,越来越火。

    斜眼瞟过去,顿时觉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怎么看都令人厌烦。

    咀嚼的声音还在持续,她只觉得心都快炸了!

    终于,翁楠希实在忍不了,狠狠地把剧本放下,就那么面目不善地瞪着韩觉。

    只要韩觉目光对上来,她就会冷冰冰地说。

    但韩觉没有抬起头,一直没有抬起头。

    翁楠希就看着韩觉,也不出声提醒。

    浑然不觉的韩觉,就前倾着身子,认真地吃着每一口鸡肉。

    那一桶鸡块分量并不少,一个人吃完挺费力的。

    韩觉拿起一块鸡肉,从第一口到最后一口,吃得都十分仔细。每一根骨头都拆下来,有软骨吃软骨,就连骨头上的每一丝肉都不放过。

    翁楠希看着韩觉专心地吃着,看了很久。

    怒火就一点一点熄灭,最后竟莫名感到心软。

    翁楠希将剧本放下,挪动了身子,坐到了韩觉的斜对面,伸手探去,用两根手指拈起了一块炸鸡。

    韩觉抬起头,眸子里先是惊讶,再是惊喜。

    翁楠希假装没看到韩觉的眼神,拿着鸡块,咬上了一口。

    韩觉鼓着满满的双腮,绽放出一个奇傻无比的笑。

    翁楠希看着加快了进食速度、仿佛吃出了幸福味道的韩觉。她心里就想:

    韩觉拿着一只鸡腿递了过来,不过很快醒悟过来这不是什么应该多吃的东西,于是手忙脚乱地拿了回去。

    翁楠希却伸手,把那只鸡腿拿在了手里,学着韩觉的样子,左右手各拿一块吃这。

    韩觉也不说话,只会傻笑。

    她看着韩觉的傻笑,心想:

    但下一秒,理智又重新回到脑子里:

    如果一个人不用理性的方式,去把握住影响两个人感情相处的核心因素,而是把对爱情的期待诉诸于一种模糊的,感性的,碎片化的描述与表现,那么这个人势必还要走很多的弯路。

    翁楠希历经情场多年,从未失手,感性对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比天上的日食还罕见。

    爱情这东西,就像是鬼。听说过,但没见过。好不容易见了,以为这就是了,结果发现只是人鬼殊途。

    以前翁楠希也是相信爱情的,但她很久不相信了。

    今天在这个“稀松平常”的恋爱一周年纪念日,可能是心里还没彻底放弃爱情,也可能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傻笑,让她想最后再试一次。

    如果这次还不行,那她就会老老实实先挣钱,爱情什么的,以后再玩。

    以翁楠希现在的标准看来,韩觉什么也没有,没有才华,没有人脉,更不聪明,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一个真心。

    如果追求一个人,最大的优势如果仅仅只有真心,那么这个爱是真的很廉价。那其实是在说,他什么也没有。

    但一段美好的感情,真心又是必不可少的基石。

    “别傻笑了!”翁楠希说。

    韩觉立马收住笑容,不料却噎住了。

    翁楠希没好气地看了韩觉一眼,递上一杯水,说:“你啊,以后参加节目,脾气收敛一点,不要老是得罪人。”

    “嗯嗯嗯!”韩觉放下水杯,双手拿起鸡块,飞速点头。

    “你公司是不管你了,但是你不能放弃自己啊。”

    “嗯嗯!”

    “有个街舞综艺不是快开始了。你舞蹈不是一只没有落下吗?现在姿态低一点没有坏处,你不要犯倔,去试试看。”

    “……噢!”

    “还有啊,你先把骂人的微特都删掉,明天我带你去买一只猫,你以后多发发生活的内容,发点书籍的摘抄,温和一点,不要老是跟人吵架了。”

    “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都市巅峰雷神〕〔我不是武神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快穿攻略:黑化BO〕〔1001〕〔抗战:少年大军阀〕〔极品老木匠〕〔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