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道学宫〕〔一剑独尊〕〔球霸的黑科技系统〕〔hello余生〕〔长生榜〕〔衰神正传〕〔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寻唐〕〔相医战纪〕〔大嘴球王〕〔天道罚恶令〕〔盘龙开端之纵横三〕〔奥术起源〕〔宿主〕〔霍格沃茨的毒鸡蛋〕〔千金为引〕〔冲虚观的小道士〕〔汉明〕〔娶悍妇〕〔奶爸他不务正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第486章 今非昔比了
    “小染,原来你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沐小染的笑容有一瞬间变得有些扭曲,但她很快调整过来,眼神柔和的看着虚伪至极的林芊芊。

    半晌,红唇微弧,温和的声音,吐出的话却是十分冰冷。

    “容少夫人,我跟您,貌似不熟。”

    一句话,让容珏和林芊芊二人皆是变色。

    容珏表情有些激动,他眼底滑过一丝慌乱,声音冷硬的解释。

    “她不是。”

    是的,沐小染那个容少夫人的称谓让容珏的心狠狠一颤,立刻辩解。

    他不想让她误会,即便是她此刻已经眼中再也没有他,但是他还是不想让她误会。

    和林芊芊订婚是母亲施压之下的无奈之举,再加上他以为沐小染死了,自己娶谁都一样。

    可是现在事情不同了!

    沐小染没有死,她回来了!

    尽管他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容珏还是私心底自己希望着沐小染其实是为了自己而回国的。

    然而容珏如此迅速的反应确实让本来被沐小染怼了一下的林芊芊更是面色难看至极。

    周围围观的人皆是有些议论纷纷,这让林芊芊本来想着出一把风头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脸色一会白一会红,十分诡异。

    而沐小染只是淡淡的看着林芊芊此时的难堪,以及容珏的辩解,脸上的神色分毫不动。

    “呵呵,容少,作为这次宴会的东道主,该是我给您敬一杯酒才是,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詹姆斯见此时场面有些僵硬,当下拿来两杯酒,笑面迎人的递给了容珏一杯。

    沐小染亦是“夫唱妇随”一般,从另一个服务人员那里拿来了两杯酒,优雅的递到了自己对面空着手的林芊芊面前。

    “容少夫人,请。”

    容少夫人四个字,沐小染咬的味道有些耐人寻味,再配上她此刻那一种颇有深意的似笑非笑,立刻让林芊芊的眼底滑过一丝阴鸷。

    贱人!贱人!

    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的语气中羞辱自己的意思?

    皮笑肉不笑的接过那杯酒,林芊芊眼神微闪,心中似乎划过了什么想法,唇角轻轻挑起。

    他们开这个宴会,无疑有一个原因是想要让这个贱人出风头不是吗?

    那么她为什么不“帮帮”他们呢?

    当下,林芊芊接过酒杯的手就是有意的动了一点手脚,这种事情她没少做,所以预估之下,这个就被倾洒之后一定是直接泼在自己身上。

    这样,可不就是让daisy的“名声”大噪了吗?

    心底恶意的想着,林芊芊甚至连之后自己应该如何在公众面前装可怜都想好了。

    可是,事情确实向着出乎意料的方向发展了。

    预计向着自己倾倒的酒杯并没有倾倒,反而倾斜了一下,被沐小染紧紧捏在手中,但是杯中液体却是飞溅着洒了她满手。

    詹姆斯当下眼神一眯,立刻跟服务人员要来纸巾,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只见容珏从哪里拿出来的洁白手帕,先他一步的就递了过去。

    沐小染微垂着睫羽,淡淡的看了林芊芊失望而又震惊的脸一眼。

    “容少夫人,接东西的时候手请稳一点,从前病弱,现在不是已经都好了吗?”

    沐小染的声音隐含着一丝冷意,听得林芊芊浑身有些发寒。

    该死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无视着林芊芊的不能理解,沐小染瞥了一眼容珏那洁白的手帕,又看了看詹姆斯手上捏着的纸巾,忽的扬起笑容。

    缓缓,将手伸到了詹姆斯的方向,沐小染声音轻柔。

    “多谢,詹姆斯。”

    随后,不顾容珏此时空举着手上手帕的尴尬,她接过詹姆斯的纸巾擦了擦手,视线缓缓移到了容珏脸上,笑容带着几分妩媚。

    “抱歉啊,容少,毕竟当着詹姆斯的面,我不太好接受别的男人的帮忙,所以,还请不要见怪。”

    一句话,令容珏整个人都不有的狠狠一震。

    周围的人本来都因为daisy不识抬举的举动而担心着接下来她会受到容少怎样的怒火,可是如今这么一解释,倒是为她多了几分人情味。

    当着自己男朋友的面,自然是不愿意接受别的男人的帮助了,这一点其实还是比较值得理解的。

    但是容珏却真的受不了这话里隐含的意思。

    他甚至连想要出口质问他二人关系的勇气都没有。

    他能用什么样的身份去问?

    他怕他会从沐小染的口中听到那个明确的答案,所以他索性就直接装作不在意。

    只要她不说,他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他眼眸微划过一丝暗芒,凝望着那个站在詹姆斯身边巧笑盼兮的沐小染,薄唇紧抿。

    “没关系。”

    除了这三个字,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视线移到詹姆斯身上的时候,容珏的那种冰冷的怒意却是完全不加掩饰。

    詹姆斯从容以对,优雅笑笑。

    “詹姆斯先生,请。”

    本来刚才的敬酒就被林芊芊和沐小染之间的事情打断了,这一次容珏主动拿起酒杯,而后不顾詹姆斯的反应,将一杯酒一饮而下。

    那种饮法,颇有一种发泄的味道。

    林芊芊在一旁从刚才的事情缓了过神,再看向沐小染的时候,眼底却晕上了几分警惕之色。

    沐小染心中嗤之以鼻。

    怎么,陷害不成,反而担心自己反陷害她吗?

    她倒真是高看了她自己,她沐小染,如今可没有那种闲心去理这个心机婊。

    她主要的注意力,只在自己的孩子,还有现在的工作上。

    当然,或许还有一小部分,会在看着那个男人的痛苦上。

    他刚才挣扎的痛色她都看在眼里,如今看着他那样发泄一样的饮法,心底,微微有些痛快。

    不过,她不会那么善良的点到为止。

    巧笑着微微上前,又重新拿起了酒杯,沐小染摇曳身姿站到詹姆斯身边挽上詹姆斯的手臂,双眼轻柔却隐含冷淡的看着容珏。

    “容少,我也来敬您一杯吧,一来,是为了从前您对我的‘照顾’,二来,也是为了感谢您与我爱人的合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佛系反骨(快穿)〕〔霸道总裁失忆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