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水浒传〕〔谋爱成婚:病娇帝〕〔邪神〕〔绝品天君〕〔豪门:霸道总裁强〕〔修仙界公敌〕〔豪门甜妻宠翻天〕〔梁希顾司寒〕〔苏轻语左君洐〕〔齐妃云南宫夜〕〔双宝妈咪超高调〕〔我的绝美冷艳总裁〕〔诸天之上〕〔遇见〕〔王术莫向晚〕〔至尊女婿林羽〕〔轮回〕〔最佳女婿(最佳赘〕〔林羽何家荣江颜〕〔九宝来袭宠妈咪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月落双星沉 第50章:紫苏
    家主从祸野回来后不过半小时就不见了踪影,也不在医院的情况让外院周助操碎了心。

    不禁要应对家中长老的逼问,还要派人去寻找自家家主。

    所以第二天家主大人回来,身上的伤口被处理的很好还缠好了绷带,外院周助是一头的问号。

    反倒是管家很快露出了然的笑容,心里也明白下次家主受伤的话该去找谁了。

    水度坂医院。

    4楼的病房里,花开院幽雪轻轻地靠着墙壁,雾蓝的眸子倒映出了房间里面的情况。

    暗紫色碎发的少年已经苏醒,正吃着削好的苹果,恬静的样子看上去乖乖巧巧,汐音坐在一旁,浅笑嫣然,不过眼底却有一缕拂不去的担忧。

    她知道姐姐在担心什么。

    也很明白为什么会担心。

    但是啊......

    一直躲着可不是白泽的作风。

    也不是她的。

    轻微的咔嚓声过后,房间里的两人都是一愣,汐音脸色微变,而紫发的少年看着走进来的女孩,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那是湛蓝的颜色,更像是阳光下煦煦生辉的蓝宝石。

    “你好,”拉开椅子在床的旁边坐下,花开院幽雪淡淡一笑,“我是幽雪。”

    “现任的白泽天将。”

    少年轻轻点头,“我是紫苏,抱歉.....我的记忆里没有你。”

    他有些不好意思,对方明显是自己的熟人,但自己却不记得她了。

    “没关系,”花开院幽雪微弯起双眸,“重新认识一下也不错。”

    或者说,这样的结果可能比他有记忆时更好。

    “总感觉不该忘记你.....”紫苏微皱着眉,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说,忘记谁都不该忘记这个女孩子。

    可是,真的想不起来。

    有关她的记忆就像一个禁区,无法触碰,也不敢触碰。

    好像一旦触碰jxpx.......就不能回头了。

    “冷静点,”带着温度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紫苏微微一怔,心情也随之平复下来。

    “抱歉.....”

    有人进来了,水度坂勘久郎看着屋内的三人,抬手挥了挥,“都在正好~幽雪,来一下。”

    微微点头,花开院幽雪刚站起身,衣袖就被紫苏拉住了,“你....还过来吗?”

    他问的小心翼翼,眼底还有一丝期待和渴望。

    花开院汐音抬手扶额,并且在心里默默叹息。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失去了记忆,还是最亲近幽雪啊。

    这样真的好吗?

    花开院幽雪也是微微一愣,几秒后回答,“我还有很多事......”

    “这样啊,”乖乖松开手,紫苏微微低头,整个人都被失落笼罩了,就好像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小狗反而被抛弃了。

    可怜巴巴的。

    汐音:“......”这招好熟悉,这小子真的失忆了吗?.jsshcxx.

    花开院幽雪微勾起嘴角,淡淡的开口:“有空我来看你,不过你也差不多可以出院了。”

    那一瞬间,紫苏的眼睛亮了。

    “嗯!”

    (汐音:彻底没救了。)

    外廊,水度坂勘久郎等女孩看完检查资料才开口,“看完了,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花开院幽雪微微偏头,雾蓝的眼眸倒映出了房内不知在说什么的两人。

    “要不就是真的失忆了,要不就是他的演技太好,我们都没看出来,你更偏向哪种?”

    有些意外的挑眉,水度坂勘久郎悠悠道:“我还以为幽雪你会肯定的说相信他呢~~”

    真是冷静到可怕啊,这丫头。

    现在想想,在处理事情时,决定的时候她向来很冷静,从来不是用感情来进行决断。

    单看这点来说,和有马大人确实很像。

    他们心里都有一杆称,只不过看放在两边的是什么罢了。

    对花开院幽雪来说,重要的自然重要,不过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了。

    对于水度坂勘久郎的评价,花开院幽雪不予否定。

    “那这边就拜托您了,谢谢。”

    “小事啦~”

    离开医院后,花开院幽雪拒绝了自家属下护送的要求,独自走在大街上,银蓝的发丝随之摆动,纯白的和服上印有小小的紫藤花,清雅恬静。

    路上碰到了依罗刃夜带着一群阴阳师准备去祸野,还打了声招呼。

    “幽雪大人。”

    “清弦大人没有陪你们去吗?”花开院幽雪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们。

    咳......说实话真的很像本土那边所谓的黑社会。

    依罗刃夜仰起头,语气肯定,“我们不会给清弦大人丢脸的!”

    花开院幽雪:“不,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也许是时间差不多了,依罗刃夜丢下一句:“幽雪大人我们之后再聊”,就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公园里,孩子们尽情地玩闹,也有人向花开院幽雪问好。

    注意到一个不常会,甚至可以说很罕见会出现在这里的人,花开院幽雪放轻了脚步,慢慢走近他。

    “嗯?丫头是想玩偷袭吗?”在草丛边的少年侧身,嘴角勾起了戏谑的弧度,璀璨的异色瞳中三分玩味七分不羁,及腰的发丝好比陈年的红酒酿,是最艳的那zyxta.一抹颜色。

    青绿色的和服上有着莲花的图案,很好的将他自身那份气质体现出来。

    “少见呢,你竟然没穿黑色的和服。”

    “嗯?是小矮马卫门准备的,说什么出来散步就不要穿黑色的了,”鸬宫天马伸手折了一根草叶,轻晃着逗弄面前的小生物。

    走到他身边幽雪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草丛中是一只小奶猫,灰白的毛发有些乱蓬蓬的,冰蓝色的眼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天马手中晃动的草叶。

    流浪猫,这在岛上不少见。

    从本土过来的人们来的时候还会带着饲养着的猫咪或者狗,但时间一长,他们就会觉得还是听话的式神好。

    花开院幽雪看着他,少年眼眸微弯,更是有一点不常见的柔和在里面。

    “你喜欢猫?”

    “说不上喜欢,但不讨厌,”鸬宫天马的动作微微一顿,道。

    微耸了下肩,花开院幽雪明白为什么鸬宫家里没有什么生物,或者说除了人以外的生物。

    它们太脆弱了,而常去祸野的他们身上会带着阴气,很容易就让这些小生灵失去性命。

    再加上天马和她本身的咒力就强,更不可以。

    还不如只是有时间过来看看就好。

    看着鸬宫天马,花开院幽雪有一瞬间的走神。

    如果没有这么多事,没有与生俱来的强大咒力,在本土的话,天马也就是一个喜欢吃丸子和甜食,可以养自己喜欢的小动物的少年而已啊。

    可惜没有如果。

    “走吧,”手上的零食喂得差不多了,天马拍拍手上的碎渣,冲女孩扬唇一笑。。

    “去吃丸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稳住别浪〕〔绑定天才就变强〕〔战神归来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吞噬星空〕〔签到千年我怎么成〕〔苏阴〕〔战神叶辰归来〕〔许念安穆延霆〕〔我真没想重生啊〕〔穿梭在轮回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