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玲珑月 27.旅话
    hi sir

    金世安原本打算今天去金公馆找他爷爷, 因为前夜睡得晚,这时候还赖在床上没起——主要也是没酝酿好台词, 忽听周裕一声“太爷来了”, 顿时皮紧,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

    金忠明怎么来得这么快?难道秦萱蕙这丫头两面三刀, 回去又告状了?

    他坐起来, 也把胳膊上的露生带起来,露生也蒙眬醒了,抬头正撞在金世安的下巴上。

    “哎哟我的妈,你特么头挺硬啊?”

    露生睡眼惺忪, 慌忙去揉世安的下巴,两个人手忙脚乱,又撞成一团,这才发现彼此腿缠着腿, 手勾着手, 各自都脸热起来。

    露生向后退了两分,忍不住笑了, 世安见他笑,也就跟着笑,一面忙乱地下床:“快穿衣服,我爷爷来了。”

    周裕在外面听得老脸一红, 敢情两人是没穿衣服——他怎能想到大少爷是口不择言, 意思只是要露生去把寝衣换下来。

    金世安在屋里喊:“周叔赶紧进来!帮我换衣服!打水来洗脸!”

    周裕没敢立刻进去, 他等了一会儿, 估摸着白小爷把衣服穿上了,才敢推门,几个丫鬟小子鱼贯而入地捧着物事进去,热毛巾热水洋肥皂,连带两个人的衣服。

    周裕感慨地想,白小爷等了十年,到底有这一天,少爷在他房里起来了——可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金忠明在前厅等了两个钟头,他也不生气,也不催了,不紧不慢地喝着茶。

    柳婶和老陈只觉得一道一道冰刀似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刮,明明是六月天,两个人都打寒颤。

    原来秦萱蕙昨夜回去,气得把闺房里珠宝首饰摔了一地,衣服也铰得漫天乱飞,秦烨问她大小姐到底怎么了,萱蕙到底沉不住气,一想到自己六年苦恋终成泡影,哭得肝肠寸断,再看她爸那张八风不动的橡皮脸,她看多了的文艺小说顿时全部发挥,一大串感叹号暴雨梨花地向她爸开炮:“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觉!你也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你完完全全地毁灭了我的爱情!我恨你!我恨这个世界!我恨这个不公平的虚伪的人生!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其实是一厢情愿,其实你们早就知道我是一厢情愿!你们全都骗我!哄我!欺负我!我简直想要立刻去死!”

    具体场景大家自行想象吧,想象不出就参考琼瑶阿姨。

    秦烨:“………唔。”

    过去无论是哪个女孩儿,不管喜欢不喜欢,金少爷好歹是温柔相待,从来没有拂过别人的面子。秦烨也是没想到他会做得这样绝,于懵懂无知的金总看来,他只是礼貌地说清了自己的想法,但对秦烨来说,这是金家毫不留情的拒绝。

    你不做人,那我也就不跟你做人,秦烨被女儿闹了一宿,也气了一宿,越想越没面子,想到他闺女众目睽睽之下被甩得毛都不剩,这面子是砸进泥里挖不出了。今日早上就气冲冲来找金忠明兴师问罪。

    金忠明坐不住了。

    过去金家不屑秦家的示好,但此一时彼一时,有秦氏的助力,金氏才能在南京站稳脚跟,在南京为首的几个富商之中,唯有秦烨不是张静江旧部,他和蒋氏扶持的孔祥熙一部关系更为密切。

    父亲已经是新贵的从庸,女儿却还不够格嫁进新贵的豪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跳板。这桩婚姻的利弊,金世安不应当看不透,退一万步说,即便真心不愿意,也不至于把话说死,弄得秦萱蕙这样没脸。

    金忠明并不惧怕秦烨,一个镇江流民出身的下脚料,还不配他金老太爷来顾忌,他只是从这件事上绝望地发现,他已经弄不懂孙子到底想干什么了。

    金世安自小在他膝下长大,性格里自然带了他的影子,两人都是闷声不响地拗。而金少爷的性情比他爷爷更多几分内向的狠辣,脸上带笑,话里藏刀,滚刀肉的能耐学得通透,一手亦真亦假的好本事,别人猜不透他想什么。

    金忠明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

    他端起茶盏,阴沉地望向影壁,在金老太爷看来,这里充满风月下流的肮脏气味。

    金世安包养戏子,他忍了,这个小妇养的倡优把金世安弄得不人不鬼,他也忍了——他还有什么不能忍?他就这一个孙子,金家的香火都在他一人身上。

    金忠明也不指望金世安能移情别恋,只求他的小祖宗能续个香火,传宗接代,旁的事他也不想问了。现在金家风雨欲来,他还要筹谋起来,怎么能躲过这场祸事。他原本以为蒋公处置了张静江,必定挟雷霆而来,立刻就要动金家,谁知蒋公忽然消停了。

    金忠明猜不透蒋公的心思,为人下者,只能惶惶不可终日。

    他望望门外的日影,不禁冷笑起来,他孙子倒能沉得住气,也不知是真傻假傻。这个当口,他倒有闲心跟这个白露生鸳鸯蝴蝶,却不记得白露生是怎么拿剪刀捅了他!

    金忠明坐着生闷气,金世安已经大步走进来——先给他爷爷一个熊抱:“爷爷!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金忠明被他抱得脸上一僵,一肚子火气忽然消灭了许多。

    也真是奇了,金忠明想,不知是不是老天开眼,金世安病倒之后,性情大变,这半年里虽然疯疯癫癫,倒让他享受了许多过去从来没有的天伦之乐。

    金老太爷也是平常人,怎会不愿意孙子承欢膝下。穿越来的金总裁歪打正着,居然哄得他爷爷老怀甚慰。金忠明原本一心的怒气要怼他孙子,此时见金世安满脸诚恳,端着个小马扎在他脚边坐下,金忠明又没话说了。

    憋了半天,金忠明寒着脸道:“这白小爷给你伺候得舒服,日上三竿你还舍不得起来。”他不等金世安说话,撂下茶盏,“金大少爷,你白日里跟萱蕙吃饭,晚上就进戏子的屋——等萱蕙进了门,你是不是还要这么着?”

    金世安见他爷爷态度不好,又兼着提起秦萱蕙,连忙去握金忠明的手:“爷爷!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说,秦萱蕙真的不能娶!”

    金忠明早知他必有这话,似笑非笑地看他:“为什么不能?”

    金世安被他看得紧张,咕咚咽了下口水,背书似地把露生教他的话从头到尾来了一遍。

    他们昨天谈了一夜,都觉得秦小姐倒戈的事情断不能提——可是没有秦烨这一节,如何说服金忠明?

    露生久在金少爷身边,从小是他教养读书,处世上自然也学得他一些皮毛,琢磨着道:“与其拆秦烨的台,不如从蒋公身上着手。蒋公才是老太爷心上最大的事情。”

    金世安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露生莞尔一笑:“少爷常说,‘揣而锐之,不可常保’——岂不闻树大招风、势大为祸?咱们家在南京也够风头了,除却咱们家,就是秦家。哥哥,你若是蒋公,是愿意两家相好,还是两家相争?”

    金世安在人情世故上一向毛躁,从来不肯细想的人,露生问他,他先被“哥哥”二字弄得神不守舍,露生却按住他的手:“就打个比方,你有两个不喜欢的人,你是愿意他们团结一致,还是愿意他们天天吵架?”

    这个金世安懂了:“确实,我爷爷只看到秦萱蕙漂亮懂事,没考虑秦金两家在一起,会让老蒋更反感。”说着他在露生脸上揉了一把,“我们黛玉兽,没看出你这么聪明啊?”

    露生抹下他的手,含笑道:“只要让太爷想通这个关窍,毋说是秦小姐,就是朱小姐、钱小姐,他也必定举一反三,不会再逼你。”

    金世安恨不得抱着露生亲个嘴儿了,不愧是他的金手指,果然才貌双全。露生推开他,耐心道:“这话你一定要说圆了,不能让太爷起疑心。”

    “起什么疑心?”

    “太爷也是聪明人,金家的祸,说到底是自己惹的。与秦家联姻固然不好,但反过来想,拖秦烨下水,也未尝不是个办法。虽说树大招风,可树大根深也难动摇。你千万不能让太爷翻过来想,必得让他信了你才是。”

    露生真正敏慧,他在金少爷身边随了十年,揣摩人心的本事不说十分,也学了五分。只是过去他人在情中,不免有许多想不开的地方。正所谓关心则乱,情之一字,真把人什么聪明也磨没了。现下他有心帮着金世安,往日的伶俐都施展出来,金世安听得点头不迭。

    这是他们真正并肩作战的第一仗,黛玉兽运筹帷幄,金爽男临阵提枪。金总卯足了吃奶的力气,把忽悠股东那套全搬出来了——也就这点能耐了,过去他做董事长,也是个甩手掌柜,功能除了签字,就是在年终大会上给股东打鸡血。

    他按部就班地把露生教的话宣讲一遍,感觉发挥得不错,甚至还加上点自己的看法:“爷爷,你说我抢了秦烨的总会长,他能给我好脸色看吗?新会长还没选出来,我要是娶了秦萱蕙,那这个会长我还要不要跟她爸爸争?别人都好说,跟老对头攀亲,这也太尴尬了。”

    金忠明笑了笑:“那你是要娶成碧,还是素云?”

    金总胸有成竹:“朱家钱家,我们还不都是张老的旧部?严打时期你抱团,这不是摆明了操事吗?我说爷爷,咱们先不提婚事了,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也许会有更好的女孩呢?”

    金忠明不答言,沉默地盯着金世安。

    他年近七旬,眼神却依旧锐利,什么人被这眼睛盯住也会觉得不安。金世安不肯服输,直直迎上他爷爷的目光。

    祖孙两人用眼神battle。

    金忠明蹙眉半日,只是喝茶。金世安看他一口一口缓缓啜着,心也跟着一上一下地跳。只看他爷爷终于放下茶盅,抬眼问:“姓白的人在哪里?”

    金世安还没想通为什么要找姓白的,他的警觉已经先于他的思考,令他意识到他刚才一定露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破绽,这个破绽并不来自于他的发挥问题,而是整个环节出了差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金忠明的威风他已经见识过了,弹道打人的脾气他也早从下人口中领教了,他找露生,准没有好事。

    金世安反射性地起身去拦,哪里拦得住,金忠明带来的人七手八脚冲进后院,露生被他们架出来,摔在地上。

    金忠明不咸不淡道:“下贱东西,你倒很会调三斡四。这些话是不是你教他的?”

    金世安的脸黄了。

    露生沉静地起身跪下,先磕了三个头:“老太爷圣明,什么事也瞒不过您。”

    金忠明一腔怒气都被勾动起来,伸手抓起茶盏朝露生脸上掷去。世安连忙伸手去护,早被人按在椅子上。露生亦不避不让,茶盏重重砸在他额角,登时血流如注。

    金忠明犹未解恨,拐杖雨点一样没头没脑向露生头上身上一阵乱打,金世安被两旁人死死按着,动弹不得,只是大声喊:“爷爷!别打了!别打了!”

    露生看他一眼,柔声道:“少爷不必为我求情,打死我也是应当。”他膝行两步,挪到金忠明眼前,“太爷先别动怒,有句话容我禀明,再打死我也无怨。”

    金忠明怎容他说话,露生的嘴角立刻又吃了一杖。

    露生受了一杖,两手握住杖头,抿去嘴角的鲜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太爷要杀我剐我,我无不从命。只求太爷听我说完。”

    金忠明含怒道:“你说!你说!”

    露生望望世安,又看金忠明:“金家现在大难临头,其实说到底,无非是为着‘势大’二字。”他又俯身去磕头,“说句犯上的话,旁人眼里未必就有太爷,只看着少爷的脸色行事。他若是娶了豪门千金,更成了蒋公的心头刺,上有雷霆,岂是秦金两家联姻可以自保?”

    金忠明冷笑道:“这些话刚才他说过了,你不必再来说一遍。”

    露生缓缓道:“太爷可曾想过,为何蒋公半年里没动金家分毫?”他抬起脸,“是为了少爷疯病的事情传遍了南京城。大家都以为金家塌了,所以一时没有动作,如果这个时候把秦小姐娶进来,不仅疯病的事情一概抵消,上面更要起疑心,是以为咱们两家有什么谋划——不然谁肯把好好的女儿嫁给傻子?”

    这话很近情理,不仅金世安听住了,连金忠明也怔了片刻。

    露生垂下眼:“我求太爷三件事,这都是少爷过去跟我提过的——一是缓些日子,想办法出了军火,这是祸根,留不得;二是撤几家厂子,放出话去,只说给少爷治病;三是近年内不要再给少爷提亲,哪怕外面说他养着我,贪恋戏子不肯成亲——这话是丑话,可也是金家保命的话。太爷只细想去!”

    金世安两眼充血,露生只用眼神止住他,不教他说话。两人都看金忠明,金忠明将拐杖从左手递到右手,又递回来,显然他还在生气,可露生的话也的确触动了他。

    金忠明如何不懂?他的孙子是太能干了,一举一动都引人侧目,连张静江也说他孙子是守业良才。白露生说得没错,现在联姻不是明智之举,韬光养晦才是上策。若能让旁人以为金世安傻了,这一家里,老的力不从心,小的又疯着,或许还能再拖延几年。这几年时间,可以缓出许多办法,如鼠搬仓,总能留下一份家业。

    当初他留下金世安在榕庄街,也是一样的用意,无非是昭告天下,金总会长不中用了而已。只是当初他以为孙子是有意避祸,未想到今日居然要弄假成真。

    露生见他神色松动,又向前跪了几步:“我知道自己身为卑贱,原不配伺候,只求老太爷开恩,容我为少爷挡过这段祸。两年时间,只要两年,待等金家安置妥善,我立刻离开南京城,永生永世,再不见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几个男主共同拥有〕〔最弱天赋?你可曾〕〔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离婚后,枭爷相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