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玲珑月 43.造势
    hi sir

    金世安并没察觉她的脸色, 洗了澡便叫倒茶拿点心,他闷声啃着酥糖,心里还在想秦萱蕙说的事情。吧唧吧唧啃了半天,抬头见柳婶还没走,忽然回过神来:“露生呢?”

    露生怎么没出来迎他。

    柳婶忍气道:“睡下了。”

    金世安一头雾水:“这么早就睡了, 他不等我回来聊天啊?”

    柳婶更气了, 索性跪下来:“少爷,你放白小爷走吧。既然是要成家立业,养着戏子也不好听。小爷为你死去活来,你心里要是没有他,你就放他出了这个门。我给你磕头。”

    金世安就烦他们跪,一跪准没好事,他一把扯住柳婶:“哎别, 话说清楚,他又怎么了?又抽上了?”

    柳婶伏在地上:“小爷打你出门就晕过去了, 灌了好些水才醒转, 这一天不吃不喝地躺着,喂进去的东西都呕出来了。”她怕金世安暴躁, “不是小爷不肯吃, 他是太虚了,这些日子无日无夜地伺候你,什么身子禁得住这样折腾。”

    金世安跳起来:“干嘛不早说?人在哪?”

    露生原本昏昏沉沉横在枕上, 听见金世安的声音, 蒙眬睁开眼。

    金世安在他床头蹲下来, 心中一阵迷之心虚,那个感觉像小时候考砸了找他妈签字,又像业绩不好的时候被迫跟股东开会,可惜金总是没有婚姻经验,更没有出轨的经验,否则他会知道,这种心情最像的是出轨老公回家面对伤心欲绝的老婆。

    他经验虽然没有,姿势倒是很熟练,金总做小伏低地趴在床边上,露两个诚恳的眼睛。

    “祖宗,又哭了?”

    露生眼睛一转一转地看他,看了半日,飘飘悠悠地问:“你跟我说你不是少爷,是不是真的。”

    金世安挠挠头:“不是早就说清楚了吗?咱们的小秘密呀,怎么你又想起这一出了?”

    露生不说话,眼睛盯着帐子。

    金总在外面浪了一天,白小爷在家做了一天的思想斗争,他原本想得清楚,少爷既然不是那个少爷,他也就不会爱他。可为什么他说要成亲,自己这样难过?

    他躺在床上一整天,无端地想起这半年里金世安对他许多的好——粗糙的、幼稚的,可含着温柔。那是过去少爷从来也没给过他的东西。

    自己真不配为人,露生想,果然戏子骨轻,水性杨花,旁人对自己好两分,自己身轻骨贱也就把持不住。他凭什么哭?又凭什么躺在这里要别人来哄?

    他凭什么舍不得人家?

    白小爷越想越羞愧,要是金世安不来也就罢了,来了又低声下气,这时候也不好再哭,连忙坐起来,只是泪已经在他眼睛里酝酿了一整天,要收也收不住,坐起来就是两条长江往下淌,看在金总眼里,是我们黛玉兽又委屈上了。

    哎!自己养的黛玉,跪着也要哄,金总被白小爷两行眼泪弄得晕头转向,他扶起露生,用枕头靠住:“我听说你晕倒了,为什么?生我的气?”

    白小爷心里哪还有气,总之一见他这呆样,气也没了,心也软了,白小爷娇滴滴拭去眼泪:“并没有,一时中暑罢了,你别听柳婶胡说。”

    你这个矫情腔调是最骚的,金世安托腮看着他,闷声笑起来。

    露生给他笑得不知所措:“你笑什么。”

    金世安贱道:“我笑你心里不高兴,脸上还要装逼。”

    露生别过脸不理他。

    金总笑着拉他:“哎,我们黛玉,不气不气,都是哥哥不对,出去泡妞也不带着你。”他端过粥盏,“想不想知道我今天在外面干什么了?”

    露生见他笑得奇怪:“不是和秦小姐见面吗?”

    金世安把调羹送到他嘴边:“先吃饭,你把这碗稀饭吃了,我就告诉你我今天干嘛了——太精彩了,峰回路转,秦烨这个王八蛋,老子非给他一个下不来台。”

    粗糙的直男风格,喂饭就快凑到脸上了。露生带泪的脸又红起来:“我自己吃就成。”

    “少废话,快点儿,又逼我用嘴喂你?”

    露生定定看他,心头一阵乱撞,他不敢再推,乖乖吃了粥。

    粥是柳婶盯着熬的,莲子芡实,滚得稠烂,金世安看露生一口一口全吃净了,又笑话他:“柳婶说你吃什么都吐,我看也没吐啊?这不是胃口挺好吗?”

    露生涨红了脸:“大概是晚上受用些,也觉得饿了。”

    金世安拿过空盏,挤在床上:“是因为哥喂你,所以好吃,懂吧?”

    露生不料他这样挤上来,惶惶退了两寸,金总一脸淫|笑:“干嘛?我又不搞你,往那边去去,我晚上在这睡,今晚咱们有个大议题。”

    露生真吓了一跳,金少爷过去也和他同榻而眠,但那是小时候。他初来怕生,死活不肯离了少爷,少爷毫无办法,便带他睡下。自从他在少爷身边遗了一摊东西,两人都觉脸红,金少爷含笑道:“你也大了,以后自己睡罢。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男人常有的。”

    再往后,金少爷来他房里说话,便是一同卧着说到半夜,也终究不肯留下来。

    现下金世安冷不丁说要在这里过夜,露生一面慌张,一面连耳朵也红了。金世安像个翻了背的王八,眉开眼笑地扎在床上:“白露生同志,基眼看人基啊,老子之前陪你也没见你脸红,慌个屁?”

    露生不知什么是“基”,脸红了一会儿,轻轻摇世安的手:“少爷,快说说今天怎么回事。”

    金世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少爷说不了,喊哥哥我就说。”

    露生被他弄得无法,轻声细语地喊:“哥哥,是怎么样,你别急我。”

    金世安在被子里装死。

    露生皱眉推他:“到底说不说呢。”又软了声音道,“秦小姐不好看吗?”

    他不问还好,一问金世安就缩起来:“别提了,婊|子脸。就她那样,砍我的头我也不会娶。”

    可怜秦小姐,造了什么孽,被金少爷这样编派。

    露生十分意外:“秦小姐是大家闺秀,怎会长着……长得……不端庄?”

    金世安吹了个唾沫泡:“她跟我以前的女朋友长得太像,你不知道,那个婊|子,我看她就想打。秦萱蕙再怎么无辜,我也喜欢不上——哎你说她也是有意思,等了六年啊!你那少爷可真够绝情的,吊着人家妹子六年不放话,简直渣男典范。”

    露生听他说着,心中酸涩,还能为什么——为着每次金少爷去见女孩子,回来他必定一场大闹。金少爷恐他生气,能推则推,六年里情场上周旋,不过是为了这些女孩子的父亲有用而已。

    静了一会儿,他支开话头:“你原先……和女朋友不好?”

    “没跟你说过啊?她是个潘金莲,一点良心都没有,骗了我的钱跟别人跑了,女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妈除外。”金世安恼火地翻个身,又坐起来,“这个不重要,秦萱蕙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

    “她说金家现在情况很不好。”

    要谈到金家的情况,就要谈到蒋介|石和张静江这两个人。蒋介|石金总当然了解,蒋光头嘛娘希匹,张静江他就不太知道了。

    “张老先前是常委主席,以前是跟着孙先生的,后来又帮着蒋公。”秦小姐抹着泪说:“明卿哥哥,你这是考我呢?”

    张静江是果党元老,也是拥护民主革命的一代先驱,孙中山去世后,他鼎力支持蒋介|石上台,依靠出色的才能和与孙中山的深切关系,在各种程度上稳固了蒋氏的地位——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蒋氏如是魏文帝,张静江就是司马懿。民国十四年到民国十六年,他们两人的关系是似乎坚不可摧的盟兄契弟。

    金总虚心求教:“这和我们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名媛就是名媛,秦小姐对答如流:“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另一句话叫狡兔死走狗烹,后人看张静江是司马懿,蒋校长也是这么想的。尔虞我诈的政局之中,没有人愿意留一个声势、威望、甚至能力都高于自己的人在身边,尤其是彼此在政见上发生分歧的时候。

    别的分歧都好说,他们的分歧恰恰是“剿共”。

    在身为后人的金世安看来,蒋校长显然很有危机意识,上台之后别的不管,先要打死未来最大的政敌,作为党内元老的张静江同志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的契弟谈不拢了,张老秉承孙先生的遗志,坚持先把经费用于建设民生国计。蒋校长心说ojbk,你不支持有的是人愿意支持,老哥你既然跟我不是一条心,再见掰掰不送了!

    张静江被免除职务,打发去了上海,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之前主持着国民建设委员会,工部户部他一人把持,在他麾下有一大堆跟风吃肉的虾兵蟹将,大家沾光分油水,在江浙一带慢慢都做成了豪商。

    金忠明就是这些虾兵蟹将里,最大的那头鲶鱼。

    秦小姐说得没有错,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张静江的倒台对这些商人来说是个恶劣的坏消息,蒋氏背后涌现的四大家族正在逐渐取代张静江的位置。

    一朝天子一朝臣,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油水要变薄了。但金忠明的困境还不止于“树大招风”四个字,金老太爷对张老和蒋公的感情盲目乐观,对自己的后台更加盲目自信,以至于他在年前干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倒卖军|火。

    金世安听得一头是汗。

    这场穿越实在难度太高,每一次都能给他新的惊还不带喜——穿到一切落后的民国,他忍了,穿到即将发生大屠杀的南京,他也忍了,穿来的家庭有个说一不二的老顽固,他继续忍了,哪怕是队友是个黛玉兽,他还有什么不能忍?

    金世安一直安慰自己,最起码这是个豪富之家,哪怕一辈子坐吃等死,也能快乐地演一波民国偶像剧。

    谁想到居然还特么有政斗元素。

    剧本太大了,拿不住啊!

    秦小姐道:“这件事还没有给人拿住把柄,只是大家心知肚明而已。但张老离任,上面一定会彻查此事,老太爷是南京商界的一面旗,所谓擒贼先擒王,杀、杀……杀给猴看。”

    “……”你就不要再用成语了,金总已经很痛苦了。

    金世安问:“既然是一年前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查出来?”

    萱蕙道:“因为查不到工厂在哪里,也查不到囤积的那批枪货在什么地方。没有证据,也不能凭空拿人。现在已经有专员带人在暗访,好在太爷做事缜密,也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她垂下乌润的眼睛:“你病了这些日子,谁肯来见你?我几次想去见你,都被老太爷拦住了。”

    金总心中打鼓。

    秦萱蕙的目光还是有些短浅,其实有没有这批军火,都不是关键。金世安是暴发户出身,官商这一块,他一向理解得粗糙而直白——无论你有错没错,杀鸡儆猴是必要的,跟随张静江,就是最大的错误。别人的立场还能随风而变,金忠明毕竟是依赖张氏发家的。

    金家已经打上了张氏嫡系的永久烙印。

    此时更深人静,幽灯夏夜,已有豆青色的小飞蛾迎光乱舞,露生拿扇子扑着小蛾,和金世安对面歪在床头,两人把这话合计了一遍。

    “张静江倒台了,蒋介|石不会放过他的嫡系,先动的是他的权柄,下一步就是财阀,反正总而言之,咱们家恐怕要第一个挨刀。”

    露生慌忙掩他的嘴:“我的爷,大人名讳叫不得,你在外可不能这样指名道姓。”

    金世安捉住他的手,笑起来:“手好香。”

    露生不肯接他的闲话,抽回手道:“我以前也听齐管家他们提过,说张老要去上海,似乎是不肯再帮衬咱们家。”

    一瞬间他想起许多细碎的事情,恍惚记得前两年,少爷一直心事重重,在他门外和齐松义谈了不止一次话,似乎就是在说张静江。金少爷写信从不避着他,他看了些,也没放在心上。仔细想来,那些信是写给几个金家亲好的商人,有朱子叙,也有钱云,他只当少爷是为着那几家小姐,还生过许多闷气。

    但是这些人中,并没有秦烨。

    他在这头想,金世安在一旁道:“秦萱蕙说,她老爹早就不服爷爷,又记恨你少爷抢了他的商会总会长。这个王八蛋想借刀杀人,让老蒋捏死金家,总有人出来做领头羊,他是想让女儿打听消息再去告密,他觉得老子会把这个妞儿看在眼里!”

    秦烨想得阴毒,女人爱而生怨,最是可怕,他女儿等了金少爷六年,被他在心里种了无数怨毒。秦烨偏偏没有想到“女生外向”四个字,金世安今天一席话痛快说开,秦萱蕙不恨她明卿哥哥,倒把她爹恨上了。

    金世安弹走一只冒撞的飞蛾:“这些事肯定得告诉爷爷,但我怕这么说了他更要我娶秦萱蕙了。”

    露生懂得此中关节,秦萱蕙临阵倒戈,只会让金忠明对她分外合意,不由得也说:“即便没有秦小姐,还有朱小姐、钱小姐,老太爷总会让你娶一个。”

    这话说得金世安烦恼起来:“妈的……哪来这么多骚操作,老子谁也不想娶。”

    有比较才有认知,金世安被这些民国小姐吓怕了,一个个深藏不露,脸长得还出人意表。秦萱蕙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不知怎的,稀里糊涂就想起了露生。

    他烦恼至极,浑劲又上来了,干脆伸手将露生一搂:“要不娶你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要娶干脆娶队友。”

    露生含羞挣开他:“说话就说话,怎么动手动脚。”

    金世安偏要搂他:“干嘛?你跟你少爷这么多年,我不信他没干过你。”

    露生既羞且怒:“少爷不是那样人,从来没有的。”

    这话把金世安说愣了:“我去,那你们在搞什么?玩纯情?”

    露生不高兴地撇过脸,又回头瞪他:“少爷可不像你,他是谦谦君子,从不做无礼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几个男主共同拥有〕〔最弱天赋?你可曾〕〔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离婚后,枭爷相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