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玲珑月 师徒
    这半个多月,姚玉芙什么事都没干,随杨参赞十万火急地去了北平,又从北平跟到了天津。暗暗地访查这戏到底是露生使人暗暗透出,还是被人偷偷学去。要说这一股怒气全是为露生——也不完全是,乃是俞振飞打听到了捧着武小艾的经励姓汤,当时他也在天津票戏,大家提起杭州的往事,心中了然。那一头便寻着齐如山,好说歹说,叫他来作公证。

    这里头梅先生和冯六爷做了多少人情,不说也罢。虽然没有寻着另一个姓乔的编撰者,有齐如山威名在前,想来也镇得住场子。尽管找去齐家的时候,齐如山听了连连摇头:“乱已经够乱了,不妨好好的唱你们的也罢,你们为他费的心还不够多?这出戏我看就很不吉利,从出生开始,命途多舛,大约刺中时事、刺得太露骨了,不该现在来演。”

    姚玉芙解他的意思——大凡影射当时的杰作,往往难逃被禁止的命运,牡丹亭被禁过,红楼梦也被禁过,你说是清风不识字也好、天降大任也好,总之这些传奇的佳作刚出生的时候都要倒霉十几年。《越女剑》能和这些大作相提并论么?不知道,但刺中时事是真的。很难不将这部戏和江浙财团联想起来,将越女和单挑白银期货的那两个人联想起来,这也是它为什么被勒令禁止的原因。

    武小艾到底是没偷到越女的戏,还是刻意删去了越女,他们不得而知,但凭着名宿的眼光,他们知道审查部门批准了《浣纱传奇》,铁定是因为里头没有越女。这可真是去其精华取其麸皮。由这一层上再想到里面或许还有混账人的授意,你姚老板能跟你服气那就不是你姚老板。

    姚玉芙冷笑道:“你不必说这话,我是怕乱的人吗?什么乱场面我没见过!今天要是容了这个姓武的偷鸡摸狗,明日畹华的戏他们也敢偷,纵容这风气长起来,你也不必动笔了,大家抄来剽去就是!”索性把话挑开说明,“银行、官场,我们不能够伸手,也不懂里头的道理。但如今这是在我们眼皮下面撒起野了,难道也忍着?你不想想这个戏里头也有振飞和信芳出力!把这口窝囊气吃了,以后我要不要在这个场面上做人了?说出去笑也笑死,拿我的人情请了麒麟童,到头来给无名小卒做嫁衣,算什么事情!”

    齐如山沉默良久,道:“那你想要怎么办呢?”

    姚玉芙道:“我打听清楚了,他们天津演完,还要去南京。这事露生迟早要知道——我预备不跟他通气,他那个性格是不肯欠人情的,要是我先去了,怕他为我不肯再争。就叫他自己去打官司,等闹上报纸、这事闹大,我们一齐站出来拉偏架。”掰着指头跟齐如山谋划,“不仅要把这戏拿回来,我还要他光明正大,重新回来唱戏。之前一直为着法币的事情,我们不好为他说话,现在正好拿剽窃的事情当靶子,声东击西,给他翻案。总之好容易逮着个新话题,别老是叫人说起他来就是祸国殃民,今儿碰上这遭事,祸兮福兮。”

    把齐如山听得笑出来了,问着他道:“你们也只是三个月的师徒。”

    “三个月又怎么样?”姚玉芙道,“我偏要给他讨这个公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不是天经地义?”

    玉芙还是当年的玉芙,越是圆滑的人脾气上来他越拧。齐如山再不说什么,向姚玉芙点头道:“凭你调遣。”

    回想起来,这些真情在争名逐利的梨园是多么难能可贵,你丝毫不会奇怪这些人为什么会在日后的戏剧史上青史留名。决定成就的因素有天分、有勤奋,但它最终一定包含了品格的成分,那就是对于艺术的信念和真诚。他们不愿与弄虚作假的东西为伍——唱戏是要吊一口气的,这气只能实、不能虚,做人也是。

    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

    他们预备好了,要在南京对这个偷油耗子来个一网打尽。姚师父上头了,自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拉着俞振飞就住在中央饭店,预备撕完了之后当面按头叫武小艾道歉。

    谁知黛玉兽偏能按得住性子,就是不发作。他俩等了一天、两天,等得傻眼,心想这孩子不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真就闭关由着人欺负了吧?正盘算着到底是直接把露生揪出来问问、问问他是怎么想的,还是干脆绕过他,自己去砸得月台的场子——两边似乎都不大合适。那时候杨参赞从上海赶来了,他带来冯六爷的消息。

    杨参赞道:“六爷和我说,金参议打电报找他,请他给梅先生带句话。他说白老板可能不想追究武小艾的事情。问你们能否出面,这算他求你们最后一件事。”

    这话真是大出众人意料,细想却明白露生为何这样决定。他们在南京见过露生了,虽然隔着一扇门,露生在水榭里,他们在茶座上,姚玉芙听见料峭的春风里他那三个月的徒弟清澈的嗓子,有恍然隔世的感觉,想起十几年前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觉得很惊艳,相信这孩子一生注定不会寻常,只是没想到他这小半生也太不寻常了,快要比戏还要像戏了。

    说到这里,露生问玉芙:“求岳怎么知道我的事情?”

    求岳去楼上睡觉了,仍是不愿意和人群在一起,他从天蟾舞台出来就是精疲力尽的表情。在座的都知他心里有病,叫他先休息。姚玉芙道:“你以为是月儿先提的?并不是,明卿天天去看你。”

    如果那时露生能够多走几步,在秦淮河边多看几眼,会发现他和求岳只隔着一条河,他从钓鱼巷来,求岳从榕庄街去,他们隔着这条短短的胭脂河,因为各自的心事儿不自觉地将自己没入夜色,因此谁也没有瞧见谁。

    他在莫愁湖唱戏,求岳知道,他去钓鱼巷挣钱,求岳也知道。求岳想去接他,可是走到夫子庙那块热闹的地方,他连坐在车上也觉得心慌,掉头又回家。就这么一来一去的路上,金求岳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有其他人来唱露生的戏,那个傍晚他在河边坐着,听了很久。觉得当初自己的承诺都像放屁。

    我们真的很难保证在这一生里,不让自己心爱的人受半点委屈。做不到,因为我们自己都时常委屈自己。

    而爱其实就是这样,很拮据的存在,它是对人生的一种精打细算,无论在什么样的处境里,哪怕我委屈,也尽量不让你委屈。

    他和姚玉芙、杨参赞见了面,大家重新商议这事。求岳恳求玉芙道:“还按照你们原先的计划吧,不要让他知道了,他委屈成这样,都他妈是因为我,我也没自信说服他为了自己去争口气。总之我的话他总是到了紧急关头才会听,平时都是他跟我说道理,一套一套的。”

    这话姚玉芙没有告诉露生知道。

    他觉得应该让两个年轻人自己说与彼此听。

    此时谈起这事,姚玉芙只道:“总之要说也有运气的成分在,要不是杨参赞的母亲与你那几个姐姐相识,我们也不知该怎么把你骗来上海——原本是打算闹上得月台,时间实在来不及了。只好叫振飞毛遂自荐,约请搭戏,把武小艾骗到上海,再把你骗去。”姚老板自觉这是人生中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妙局,拍手笑道:“这辈子没有干过这样的连环计,我告诉你,你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痛快了。”

    众人听了,一齐大笑。

    而露生望向楼上,他知道求岳在睡,有一点想弃下大家,上楼去陪他,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为其情。

    他也得把自己那点儿打算跟师父交待清楚——齐先生还在旁边沉着脸,今日算是把齐如山得罪透了,叫他出来主持公道,结果把武小艾轻轻放过,叫齐先生脸无处搁。

    拿起酒来,他敬齐如山:“齐先生不要生气,我放过武小艾,有我自己的道理。我说给先生听,若是先生觉得不妥,我任凭处置。”

    齐如山烦也烦死,心想我还怎么处置你?你被处置得已经不能再处置了,当着畹华的面,又不好拂袖而去,“哼”了一声,没接他敬的酒。

    露生也不勉强,将椅子拉过去,在齐如山身边坐下。向周信芳、俞振飞并沈月泉望了一遍,娓娓说道:“其实我上台子的时候,我是恨不得把武小艾杀了才罢的,这个戏不光是我和各位先生的心血,也是求岳心爱。这样被他糟践,我怎能不恨。”

    齐如山看他一眼,觉得这话十分敷衍。

    露生望姚玉芙道:“师父听武小艾唱戏,觉得他怎样?”

    这话问着了。

    姚玉芙虽与他只是三个月师徒,却很爱他聪敏心性,知道这孩子不说无用的话,沉吟片刻,就事论事道:“比畹华相去甚远。此人刻意学你,但比你也有所不及。但在梨园众人中,真说他唱得差,那也算不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几个男主共同拥有〕〔最弱天赋?你可曾〕〔乱世为王by顾雪柔〕〔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离婚后,枭爷相思〕〔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