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玲珑月 孩子们
    “孔二小姐来楼闹事,把坐在那儿的陆老板打了,姜小爷在那儿跟她吵呢。”

    露生接电话,只听这么一句,立时起,和徐凌云往莫愁湖赶。现如今白老板白老板,可达鸭倒偶尔混成了小爷。两人急急到了莫愁湖,茶房在外头伸着头等,一见露生来了,忙不迭又接又拦:“您先别急着过去,怕孔二小姐专程来寻您的晦气。”

    露生奇道:“这话可,她不来寻我的晦气,难道还寻别人的?我去和不去又有什么不同,再一者为什么把陆老板打了?”

    陆老板来求购盛遗楼的两位老板之一,露生心其实并不向着这位老陆,因着他出价少,为人抠抠搜搜的,不露生喜欢的爽利性子,又兼说话也磕磕巴巴,看着不像个能八面玲珑的戏园掌柜。露生但觉把这盛遗楼交在陆先生手,不很放心,但看他恳切,一时又难回绝,且另一位屠老板说话过于油腔滑调,跟陆先生两个极端,两个人都有不中意的,因此始终悬而未定。

    陆老板也知道自己竞争力不强,但胜在和屠老板二人半斤八两,他俩都赢在起跑线上——雪中送炭,谁第一批送到,谁就在白老板心有不一样的分量。屠老板那头给徐凌云和沈月泉送礼,陆老板舍不这花销,决心用爱打动。

    确实太抠门儿了一点,他要不这么抠门,他今天下午也不挨揍。

    “就还和往常一样,陆老板坐在外头听戏,叫我一趟一趟给姜哥儿送润喉的茶,送点心——”

    露生听到这,忍不住一,这也太抠了,那屠老板送来的汾酒好年头的,一瓶顶你送一个月的茶了,陆老板好像后世在直播给女主播刷免费烟花的穷比,钱花的不,姿势挺大。茶房也跟着,“排场嘛,不寒碜,姜哥儿倒也不很搭他。就那么坐着,大家听戏。谁料半路孔二小姐来生事,茶水也不叫、点心也不要,叫了好些人来把位子都坐满了,自,咱外头有人看着的,她来坐下,我也坐下了。”

    露生听到此处,微微点头,怪不茶房打电话叫他,但也没有十万火急的语调,倒把周叔吓了一跳。

    “所以,为什么陆老板挨打了呢?”

    “别人见那阵势,都走了,只有这陆先生,天灵盖儿特别硬还怎么样,钉在那儿不肯走,那可不就触了孔二小姐的霉头了吗?”

    陆老板把雪中送炭的精神发扬到了极致,省钱的精神也发扬到极致——他能不知道有挨打的风险吗?知道啊,太知道了,但别人都跑了,他头屠老板又不在,这时候要能站在盛遗楼这边,岂不患难见人心?他知道白露生这人很看重情义,白老板本人就英雄豪杰,这种不花钱的事情陆老板不怕死,当即咬定青山不放松,坐在那,又不敢说话,用屁股表示立场。

    孔令伟很觉惊奇:“你就那个想买盛遗楼的吧?”

    陆老板仍不敢说话,屁股坚定。

    孔二小姐点了烟,道:“你要买这个楼,问过你姑奶奶了吗?”

    行,陆老板求仁仁,挨了一记窝心脚。露生不觉蹙眉:“这倒我的不了,欠了他一个大人情,咱快去把陆老板救下来再说。文鹄呢?就那么瞧着陆老板给人打?”

    “您别着急,没打下,拽过去踢了一脚,就被我架开了。”茶房拦着他道,“我来让您瞅瞅——孩子大了,能够为你出头了。”

    让我把时间倒回陆老板那一记飞踹的时刻,说时迟那时快,四五个手把孔令伟当空隔开,孔二小姐插兜——兜手枪,四顾冷道:“这些都什么人?你连我也敢拦?”

    她话音刚落,水榭的门“啪”一声开了,从头快步出来一位丽人,朗声应道:“那都店面的伙计,孔二小姐出来闹事,难道还不许人家劝一劝吗?”

    孔令伟见猎心喜的表情:“哦!白老板,你在呀?你在美国不威风八面,很厉害吗?怎么一直缩在那水旁边,做缩头乌龟?怪不找一堆贱人写文章来诬陷我爸爸,不男不女的东西,只使这种恶心人的本事!”

    承月呆了片刻,噗嗤道:“孔二小姐,你来闹事,连人都认不清吗?我你哪门子的白老板,我你姜小爷!”

    其时外面尚有站着瞅热闹的,听了这话,都憋不住暗——孔二小姐洋派惯了,分不清扮上之后谁谁,可您就算分不清脸面,好歹分清嗓子呀?这豆沙嗓子听也知道不白老板,不知该说孔小姐没耳朵还怎么样,也死人了。

    可达鸭:“而且你不男不女这骂谁呢……”

    不行了顶不住了,外面哄堂大,抱肚子,哪有这么捣乐子的事情这在干什么?承月偏要火上浇油,指着自己的脸道:“不记我了?前年你来这闹事,还吃过我一记拳头呢,我打你的时候不男不女吗?”

    孔令伟哪经住这话?当时火冒三丈,伸手就要掏枪——骤听见耳边一阵呼啸,两旁人来不及反应,只见孔二小姐头皮边的短发不知被什么东西削平了——再定睛一看,一把亮晶晶的小刀钉在后面桌子上!一阵惊呼,连忙拉开孔令伟。

    文鹄在二楼不紧不慢探出头,道:“孔小姐,子弹虽比飞刀快,你掏家伙的手却不一定赶上我的刀噢。”

    孔令伟尖叫:“什么人!好大胆子!”猛抬头,才看见楼上的人,捂着并没伤到的头皮叫道:“你敢跟我着干!你敢跟我动手!”

    她年纪虽不大,却常和流氓结交,见识不少,从未见过这样精准的飞刀,心中生惧——这惧怕和当初石瑛给她的威慑不同,那时时势所迫,父母又不护,忍着一口窝囊气,这一下却欺软怕硬,实打实吓出冷汗。

    她看见文鹄手的银光闪烁的刀了,知道他不止一把,枪虽快,的确快不过他这冷不防一下,再掏家伙怕不要被人家割了手,连四下的伙徒也被这一刀镇住——行家知道行家厉害,没人敢动。

    文鹄从楼上下来,嘴含了个话梅,咕噜咕噜,下了楼,漫不经心道:“你问我什么人?我白老板雇的小伙计,姜小爷的好朋友,普普通通,一个烂仔啦。但孔小姐呢,你最好乖一点,我知道你和青帮关系很好,也知道你和杜月笙关系很好,但那又怎么样呢?远水救不了近火嘛,你可以回去问问杜月笙,问问他知不知道洪门两个字怎么写。更不要问我敢不敢,我这种烂人没有什么不敢的事情噢。”

    说着,他走到孔令伟面前,仍玩小刀,把陆老板推到后面,顺手还想推承月。承月却把他往后一推——脸红了,却有昂的神色,幸而盖着粉,看不出来,轻声道:“有你什么事?”转而向孔令伟道:“孔小姐,你今天想来挑事,我告诉你没有门儿,我师父不来,也不吃你这一套。”

    露生行到门口,正听茶房说承月怎么怼孔小姐的事情——孔令伟早已走了,恰听见这两个小的在门口说话。

    “看你瘦瘦小小的,又不个打架的材料,怎么性格这么暴躁?我都出来了,你还要和她吵,要和孔二小姐打起来不把你打成个猪头。”文鹄望着孔令伟走了,歪头来问承月,“听说你还上过学?”

    露生隔着绿叶新发的树影,瞥见承月昂的神色,那意思我当读过书。

    “我也上过学。”文鹄转着蝴蝶刀,“为什么不接着上学,跑来唱戏?”

    承月哪肯答他因为穷?横着眼睛道:“我上学跟你一样么?你这种——”他想说“你这种痞无赖”,忽想起自己刚被这痞无赖所救,登时把话噎住,文鹄微微看他,承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梗着头想了片刻,把头上一个珠花摘下来,直楞楞往前一戳。

    文鹄:“这干什么?”

    “送你的,算我的谢礼。”承月心在滴血,却不肯在这痞子面前丢了面子,转过脸来强调:“这我在美国演出的时候,戏迷送给我的,翡翠做的,很贵的。”

    文鹄“哦”了一声,微微接过来,原来一个翡翠半月,两旁珍珠贝母,镶嵌十分精致,拿着看了一儿:“你有心谢我,给我倒杯水就行了。”

    承月心想还有这好事?其实心很舍不那翡翠弦月,顾不头上钗歪花倒,忙忙跑去后台,斟了一杯好茶,慌慌送到文鹄面前。文鹄抿着嘴,接来喝了——承月眼巴巴看他。

    文鹄道:“还站在这干嘛?救你也救了,还不回去倒腾你的脸。”

    承月气愤道:“还我花儿呀!”

    “什么花儿?这你送我的。”

    “不你说只要一杯茶吗?”

    “我说你倒杯水就行了,可我也没说不要这花儿啊?”文鹄咧嘴一,露出一口森白的好牙齿,把那花儿举到承月眼前:“你的花,我收了,什么时候再闹,给你头上全摘了!”说罢掉头就走,把个承月气原跺脚——打不过他,又怕他手的刀,恨红着脖子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几个男主共同拥有〕〔最弱天赋?你可曾〕〔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离婚后,枭爷相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