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玲珑月 夜会
    这段故事主要由承月来叙述,文鹄负责吐槽,补充承月丢人的细节,露生在一旁托腮笑听,等他们说完了,方问了一句:“月儿说‘有头有脸’、‘厉害的人家’,那是说谁,汪兆铭么?”

    承月恍然大悟地拍手:“对!就是他——我一时想不起来应该是谁,但总是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

    你可真会打哑谜,这是什么言者无知听者有意。露生和文鹄都听笑了。露生摸着承月的头发道:“难为你,大人的事情一知半解,居然也能退敌。道理倒确实是这个道理。”

    他们也不管沈月泉和徐凌云在家里等着吃饭了,反正茶房自然会去打电话说。生意谈定了大半,孩子们也辛苦了,露生说话算话,领他们来夫子庙吃摊子。趁着夜色,也无人看清这里坐着两位名伶,他们养尊处优已久,竟是好久没有这样坐在街头吃东西了。三人各叫一碗粉丝汤,几碟浇头自己来添,先时奇怪为什么摊子上人少,还想着是不是市场不振兴的原因,末后等汤端上来,自己笑了——柳絮时节,谁在外头吃汤水,倒像西施的胭脂井,喝之前还要吹一吹。

    露生替两个小的拂着汤,承月犹是兴奋,边吃边说:“师父,我这算不算歪打正着?”

    “嗯?”

    “蒙到了姓汪的和姓孔的不和睦,我说呢,为什么我一讲这个,孔二小姐的脸就变了——”

    露生捂住他的嘴,拿帕子给他擦一擦,轻声道:“在外头少说这些话。”

    “好,回家说。”

    “回家你也不要管。”露生拍掉承月的手,不许他放辣子,油也不行,“我看你今天侥幸打了个嘴巴的胜仗,意犹未尽,那你就错了。我情愿你们一点儿别沾这些事,这些人豺狼之性,自小喝血长大的,你我岂是对手。”

    承月心觉这很不像他师父的傲性,管不住自己的嘴,脱口而出:“难道怕他们?你和师爹谋略也不差,总算有输有赢。”

    ——他人就是这种人,当着亲近人的面,讲话口不择言,说完了立刻又后悔,这点儿上也不知道像谁,倒像露生发疯的时候,比用心学的像多了。这头说、那头音量渐弱,露生原本听这话难受,闻他低下去的声音,又觉好笑,叹了一口气笑道:“就图嘴痛快,以后还说么?”

    承月不吭气了。

    文鹄在一旁吃饭的机器,权当没听见他俩说话。

    其实承月也没有完全说错,露生想,如果换做是从前那个金少爷,他自然也是喝血长大的,于这些事上精通惯熟,他们从小被教育成乐于勾心斗角的性格,勾心斗角对于露生和求岳这样的人来说是耗费心力的事情,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天然的乐趣,是他们的本能。这样柳絮浮荡的薄暮是多么容易令人回想从前,他想起金少爷从前说的话,仍不愿意承认这五年来的时间是全白费了。但金少爷当初为什么要送自己去英国,为什么回避参与政治的争斗,这些似乎也有了答案。有些东西难凭人力挽回,当时代选择沦陷的时候,我们越了解这一点,就越增加不必要的烦恼——就比如刚才的鸭血粉丝汤,平常人看来不过是因为柳絮所以客人少了,忧国忧民的人则要多一次无用的揪心。忧国忧民可真难,它只有在后人的瞻仰里才显得伟大,这四个字活着的时候,大多是可怜又可笑的茫然,像疯子,像脑子里的水没摇干。

    要是没有这两个孩子在眼前,露生大约已经哭了,这哭不是黛玉葬花,竟是吴钩看了、栏杆拍遍。好在勾动伤心的是他俩,缓和伤心的也是他俩,这两个兔崽子真是没有屁事的时候就开始掐架,也不知是为什么,又开始互相地阴阳怪气,露生听了一听,原来是承月嘲笑文鹄不知道这里是曲部旧院,“你说这里破?风雅的时候你没见过!莫愁湖再好也不比这里,这是状元都要游的街呢。”

    这话倒不错,这里就和唐人街一样,下浊上清,秦淮风骨在这里。在南京多住一段儿时间就知道了。想着,心里又笑,想文鹄倒会逗他说话,再逗几次,不用两只脚就把金陵城走遍了。

    他要遣心绪,索性吃完了东西也不回家,又领着这两个小把戏逛夫子庙,逛了一圈儿,没买什么东西,只有回家的小贩竖抱着扁担,手里替两个叠起来的篮子,下头一个是空的,上面剩了些没卖掉的芍药。露生笑道:“正想买点这个,占了便宜了。”

    三人怀花而归,承月高兴得很,仍说些胡话,倒是文鹄知道说正事,问露生:“小爷过段时间要走,真的不带我吗?”

    承月抢着说:“你会个飞镖,就以为自己真是黄天霸?我师父手下厉害的人多了去了。”

    “又吵架?”露生摁他的头,“我看你是真讨打,下次出了事,不叫文鹄救你,挨一顿你就学乖了。”向文鹄笑道:“我在句容留了个人看家,姓丁,论江湖资历你也要叫一声大哥的。他虽不及你奇门取胜,枪法、身手,都是一等一的,我这次出去就让他跟着,你在家守着,家里不能没有人。”

    文鹄尊敬道:“什么时候能见见就好了。”

    “见他?”承月得意道,“丁大哥是上过战场的人,他在东北跟鬼子真刀真枪地打过,毫发无伤地回来,你能办得到吗——”

    “我看人家拿你的花是一点没拿错,你是吃了鸭血粉丝?我看你像吃了酒!”露生拿芍药苞子敲可达鸭的头:“你见过丁广雄?说得似乎老相识一样,这下知道你天天在家干什么了,可见是没有用心练功,就跟丫头们说闲话。”

    文鹄发笑道:“他在家学你。”

    得,这话又把可达鸭点着了,本来就要熄火了,这下又发动了——两个小王八蛋,真不省事啊。

    一个大的两个小的,你说我笑,走到没路灯的短巷里面,文鹄口中调笑,忽然伸手猛地将承月一推,刀刃划破空气的细细的锐声——攀着墙就往上窜,黑暗处伸手向上一抓,清声啸道:“给我下来!”

    露生和承月都吓傻了——还以为哪句话说恼了文鹄,怎么动起手来?听见飞刀的声音才恍然大悟。他俩不惯夜视,连走路也要慢慢的,顺着文鹄那身月白的衣服,这才看见房顶上站着一个黑衣人,两个花容失色,不知道这人跟着他们多久了,竟然一点脚步声都没听到,也不知文鹄怎么发现了自己被人跟踪,一时间愣在那里,想不出怎么突然会有这种事,难不成孔令伟狗急跳墙?这也太心黑手辣了!

    露生先回过神来,不及细想,把承月一把推出老远:“快回去叫人!”

    这里离家不远,承月知自己留在这里也是无用,连滚带爬,拼命往家跑。露生亦知自己不是个打架的材料,上去帮忙反而添乱,只是不晓得对方手里是否有枪,这时候要弃文鹄而去,万一三长两短,如何跟司徒美堂交待?连忙往墙角下躲避——那人倒没有掏出枪来,不知使的什么暗器,仿佛一根软鞭,文鹄揪住飞来的这头,用力一拉不动,纵身便向墙上疾走,蒙面的微微点头,矮身下来,一脚踢向文鹄面门,文鹄升跃不得,翻身躲下墙头,就地上捡起蝴|蝶|刀,脱手激射而出,直取对面一双露出来的眼睛。

    这一下大出蒙面人意料,只得偏头避过,回过头来,眼中却有赞许之意。

    露生就着昏蒙夜色,越看那身影越觉熟悉,及至瞧见那眼中豪爽笑意,大惊变成大喜,打着颤辨认片刻,眼泪几乎出来,从墙根下跑出来叫道:“文鹄别打了!自己人,快下来!”

    文鹄上蹿下跳,敏捷得像猴子,就这一句话的功夫他又爬上去了,手里死死揪着那根软索,闻言不敢停手。蒙面人却不再和他动手,抬腿窝心一脚,将自己和文鹄架开,扯下面罩哈哈大笑:“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个孩子?身手极好!”说着,纵身跳下墙头。

    露生憋了不知多久的眼泪,一下子全涌出来了,大方也没了、端庄也没了,三两步走上前来,滚泪哽咽:“王帮主,怎么是你!居然是你!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心中喜不自胜,拉过文鹄:“这就是你们五叔常挂在口边的王帮主,快来见过他。”

    文鹄与他过了几手,早知这人没有杀意,心里虽觉奇怪,却没想到这就是名震上海滩的暗杀大王王亚樵,见他浓眉带势、虎目生威,比传言中更加威风凛凛,心中也是大喜过望,伶俐地抱拳见礼:“王叔公,五叔惦记你。”

    露生自己擦了眼泪,含笑又向王亚樵道:“这是洪门司徒帮主的高徒,跟我从美国回来的。”

    王亚樵快意大笑,拉过文鹄细看一遍:“原来是司徒兄手下的小兄弟,好身手,真是英雄出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几个男主共同拥有〕〔最弱天赋?你可曾〕〔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离婚后,枭爷相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