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之教主难惹〕〔剑剑超神〕〔大国名厨〕〔魔偶天成〕〔抗战之从亮剑开始〕〔武谪仙〕〔江三爷的心尖宠〕〔我有一棵大道树〕〔凤栾神女〕〔拜师九叔〕〔快穿之大佬偏要宠〕〔仓鼠式末世〕〔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的帝国无双〕〔召唤大佬〕〔每天签到一个新物〕〔穿书后我成了权臣〕〔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西风吻过梨花开〕〔灰烬之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凶猛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变驴
    鹅城以北,有座粥饭客栈,经营客栈的是个女人,

    没人知道她的具体姓名,只知道她自称三娘子,是个外乡来的无儿无女寡妇,年纪大概有三十多岁,风韵犹存。

    寡妇经营产业,确实是件比较稀罕的事情,不过南郡穷乡僻壤,没那么多讲究,而且三娘子在江湖上的声誉很好,

    每当有遇到天黑找不到去处的旅客,三娘子便愿意低价租给他们房间居住,

    客栈名下有大量的骡子、驴、羊等牲畜,如果旅客没带坐骑,或者坐骑伤病不能乘坐,三娘子总会低价出售驴马,

    淘换来伤病坐骑,接济过往行人。

    如此一来,口碑传开,天南海北的旅客总是愿意到客栈留宿,粥饭客栈的生意也越发红火。

    赵季和就是光临客栈的旅客之一。

    他本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昨晚所乘马匹在赶路时脚上受了点伤,无法乘坐,只好听着乡人的指引,来到客栈投宿。

    客栈中早就有不少客人,没有空余房间,但三娘子不愧热情好客的名声,想方设法,还是在一间房间里,为赵书生腾出了个靠墙的床位,同其他七八名旅客住在一起。

    当晚三娘子招呼伙计准备宴席,与诸位旅客举杯畅饮,大口吃肉,谈天说地,主客尽欢。

    赵书生见三娘子英姿飒爽,与南来北往的行人谈笑风生,丝毫不像那些深闺大小姐一样羞怯,不由得心生爱慕,有点迷上了对方。

    入夜,其他旅客都醉醺醺地躺在床上,只有不能饮酒的赵书生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三娘子的样貌。

    正当他沉溺于思念之中的手,隔壁房间似乎传来了什么搬动物体的动静。

    他心中一动,隔壁就是三娘子卧室,想到白天那风情万种的身段,不由得忘记了非礼勿视的规矩,

    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凑近到墙角边缘砖缝前方,透过墙砖缝隙,向内望去。

    唔...这可不是偷窥,他是在保护三娘子,防止歹人出现,图谋不轨。

    然而,想象中三娘子宽衣就寝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卧室中,三娘子神情肃穆,自衣箱底层取出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

    她将木盒放在桌上,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有些不放心一般,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边,拉开房门确定周围无人,

    这才关上房门,从内侧上好了锁。

    赵书生有些茫然困惑,三娘子如此谨慎是为哪般?

    箱子里放的是她丈夫的画像?还是儿女的脐带?亦或是....不求人?

    疑惑之际,赵书生看见三娘子打开木箱,从中取出一个农夫模样的木质小人,一头牵着犁的木质牛犊,以及一片木质的耕地模型。

    全都非常精致小巧,就好像大户人家请木匠打造的儿童玩具一样。

    这是什么?

    赵书生瞬间脑补,每当夜幕降临,独自寡居的三娘子就会取出木箱,看着儿女曾经最喜欢的玩具,思念家乡亲人。

    这么一想,赵书生心中对三娘子更加怜惜。

    下一秒,三娘子拿起茶壶饮了口茶水,神情肃穆地朝拜访在桌上的木人、木牛喷去。

    木人木牛一触碰茶水,浑身一颤,就像是精巧机关一样,在木质的耕地上自行活动起来,如同真正的农人一样,兢兢业业地开垦田地。

    !!

    赵书生心中大惊,他只在传说中听过异人那千奇百怪的手段,从来没亲眼目睹过此等怪事。

    “...”

    三娘子眼中放着精光,嘴里念念有词,手上取来一包荞麦种子,放在木人身前,

    木人拿着种子,娴熟地将种子播撒在耕地上,片刻过后,一株株麦苗竟然从木质田地里窜了出来,飞速生长。

    木人拿着镰刀收起麦子,去壳磨粉,装在三娘子拿来的木桶之中,

    处理好一切之后,便和木牛一起,陷入沉寂,不再动弹。

    三娘子收起木人木牛,在房间里用新的来的面粉,做成面团,就这火炉烤成烤饼,

    此时天色已明,鸡鸣阵阵,宿醉了一晚的旅客纷纷起床,捂着昏昏沉沉脑袋,下到地上。

    赵书生连忙装作刚起床的样子,和其他人一起穿好衣物,

    昨晚看到的景象过于惊世骇俗,赵书生根本不敢与别人诉说,只想着快点逃离这家诡异客栈。

    然而他刚拿着包裹准备冲出客栈大门,一个店中伙计却拦在了前方,笑眯眯地对他说道:“赵公子,您别先急着走啊,

    我家老板娘已经做好了烤饼,免费赠送给店内旅客,等到用完早膳,

    我们再给您换一匹新的马,助您进京赶考,博取功名。”

    赵书生极想拒绝,但又有两个店内伙计围了上来,脸上笑眯眯的,脚上却围住了他逃跑的方向,腰间鼓鼓囊囊,似乎放了兵器凶刃。

    赵书生只好摆起笑脸,点头称是,和其他旅客一样,留在大堂里,等着三娘子端来早膳。

    片刻,神情有些憔悴的三娘子便端着粥饭、凉菜、烤饼等早点来到大厅,一人一份。

    其他旅客不疑有他,吃的津津有味,连声夸赞三娘子手艺精湛,烤饼做得味道极美。

    赵书生有意提醒,但身后就站着一个店内伙计,用刀刃抵住他的腰间,没等他开口估计就要被一刀捅穿腰腹。

    “赵公子怎么不吃啊?”

    三娘子揉了揉自己耳畔的柔顺发梢,妩媚地打了个哈欠,“公子是嫌不好吃么?这可是我连夜烤出来的饼...”

    看到昨晚那诡异景象,我还怎么吃得下去?!

    赵公子心中暗骂,但在脊背刀刃逼迫之下,勉强露出笑容,不情不愿地从饼上咬下一小口,像是吃砒霜一样,艰难咀嚼。

    “好了,酒足饭饱,我也该赶路了。”

    一名吃饱的旅客心满意足地拍拍肚子,从凳子上拿起包裹行囊,朝依靠在柜台边的三娘子拱了拱手,“多谢三娘子款待,下次来吕州,我还住这家客栈。”

    三娘子莞尔一笑,摆手说道:“客人慢走,小二,去牵驴。”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旅客笑着向客栈大门走去,走到一半突然摔了一跤,“诶唷,我的脚呃啊呃啊....”

    话音未落,他的手臂上就长出了浅浅一层黑灰毛发,嘴里的痛呼声,变成了“呃啊”驴叫,

    面庞骤然拉长,耳朵变尖,四足站立,

    顷刻间竟然变成了一只驴子!

    其他旅客惊呼阵阵,慌乱从椅子上站起来,却纷纷摔倒在地,

    店中驴叫四起,聒噪万分,三娘子与几名伙计脸上,却只挂着冰冷笑容。

    原来如此!

    赵书生心中死灰一片,三娘子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积攒起庞大家业,都是靠此等变人为驴的邪术,侵害过往旅客,侵吞钱财,无本万利。

    还能将变驴旅人贩卖到天下各地,清除线索,顺带赚上一笔。

    客栈后院那些驴羊牛马...估计都是曾经遭了害的行人。

    也许是赵书生只吃了一口的原因,他变作驴子的过程要比其他人更加缓慢,

    三娘子倒是不及,招呼伙计,将半人半驴的赵书生,连同其他“呃啊”乱叫的驴马,都赶入后院。

    难不成,我赵季和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还没考取功名利禄,没迎娶豪门千金,没一展宏图,没扬名立万,就要变成一只驴...

    两行清泪,从青驴的狭长脸颊上滑落下来,

    在意识陷入模糊的最后一刹那,这头驴似乎听见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前院传来。

    “小二,隆县怎么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极品老木匠〕〔姜咻傅沉寒第一次〕〔齐昆仑〕〔重生第一宠:大佬〕〔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入赘的废物〕〔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阶下臣〕〔秦偃月〕〔巅峰赘婿(又名: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