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综艺我为王〕〔九龙归一诀〕〔剑寻千山〕〔男主每天都想让我〕〔魔尊只想走剧情〕〔欢迎来到现实世界〕〔青葫剑仙〕〔我能复制所有生物〕〔诡异修仙:从杀死〕〔帝骑之诸天降临〕〔这个玩家过分冷静〕〔炼金术士的异界日〕〔首辅家的田园悍妻〕〔植树造林三十年,〕〔神眼医仙〕〔空间修仙:重生逆〕〔修改超神〕〔教主的退休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八十六章 救人(为盟主ucky_oy加更!)
    www..,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 !

    旷野中,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型刀芒轰然落下。

    战斗开始了!

    三支队伍立刻停下来,将那道阴影围在中间。

    毕竟是战胜了所有竞争者的三名强者,他们以及他们的随从也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小镇门口。

    柳平丝毫不关注战况,只是将百纳刀抽出来,轻声问道:“你可有什么办法,让我能再次看到这里的序列?”

    “你想干什么?”百纳刀问。

    “我想研究一下,看它究竟有什么秘密。”柳平道。

    “我的威能只可以帮你战胜它——我唯一的能力就是杀死敌人,没兴趣研究它们。”百纳刀道。

    “好吧,我们要如何战胜它?”柳平摊手问道。

    “你得先研究它。”百纳刀说。

    柳平一静。

    百纳刀嗡声道:“听着,我需要有更多的知识和秘密进行支撑,才可以找到战胜这个序列的办法。”

    柳平道:“知识和秘密么……”

    ——如果说需要更多的知识与秘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掌握这个世界的噩梦之术、以及获得地宫的权柄。

    “说来说去,还是要杀一场啊,但我怎么这么不爽呢?”

    柳平打了个响指,继续道:“明白了,我不爽是因为我本身并不想杀戮,却被人扔在这个杀戮机制里,不得不用别人的命来保证自己活着。”

    他朝旷野上望去。

    只见双方的战斗逐渐白热化,自己的阴影已经使出了魔面念刀。

    尽管如此,阴影还是被什么击中了,在使出刀术的瞬间顿时倒飞出去。

    不能再让阴影被围攻了!

    柳平忽然在刀鞘上拍了拍。

    旷野中,那道属于他的阴影立刻倒飞回来,落在他身边。

    “接着。”

    阴影递过来一张卡牌。

    “这就弄到战利品了?”柳平接过卡牌,只见是一张陷阱卡。

    “我猜你终于要动真格的了。”阴影道。

    “没错,这样被三方围攻,我们太吃亏——而且我从不喜欢被人强迫着战斗。”柳平道。

    “看来你想挖掘那个真正的秘密?”阴影问。

    “是的,这次必须动真格的。”柳平道。

    “等你的好消息。”

    阴影说完,从柳平面前消失。

    柳平神情渐渐变得肃然。

    他在原地摆开架势,抽出镇狱刀,全力朝虚空中一斩——

    那张陷阱卡顿时消失。

    与此同时,虚空中闪现出一行行燃烧的小字:

    “你发动了镇狱刀的威能:镇命。”

    “时空开始剥离。”

    “注意,你的实力已经提升至了奇诡级,完全可以支配此刀的威能。”

    “你已指定一段时空剥离!”

    刀锋落下。

    四周的一切瞬间消失不见,唯有无尽的虚无,就像狂风一般呼啸不止。

    一闪。

    整个世界再次出现。

    柳平发现自己正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手边放着一个漂亮的水晶杯,杯子里盛着琥珀色的液体,在昏黄日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瑰丽的光影。

    这里是酒吧。

    酒保站在吧台后,微笑着开口道:“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好的人类美酒了,柳哥你喜欢就好。”

    柳平朝虚空望去。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冒出来:

    “以‘镇命’之威,你将这一刻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斩了出去,令其化作从时空剥落的平行世界。”

    “你回到了这一刻。”

    柳平一眼扫完,然后望向酒保,只见酒保依然满脸期待的等着自己的回答。

    “一千七百年陈酿,修行侧极品灵果酒,三百二十一种成分,你们有心了。”他说道。

    当!

    一枚金币落在吧台上,发出悦耳的声响。

    “多谢柳哥!”

    就像上次一样,酒保双手按住金币,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

    这时,两名美少女提着篮子走到柳平面前,屈身一礼,甜甜的喊道:

    “柳哥,您看。”

    柳平不用看就知道里面是一条条质地柔软的尿布。

    “难为你们还学了针线活儿——不错,这些应该就够用了,去喝茶吧,我请客。”

    他随手抓出一把宝石,塞在两名美少女的手中。

    两女吃吃笑道:“多谢柳哥。”

    酒吧的门打开了。

    一名瘦削男人走了进来。

    柳平直接冲他招手道:“我已经等你很久了,直接过来坐吧,放心,我不会杀你——先把你怀里的那个奶瓶给我。”

    瘦削男人怔了怔。

    “是先知……”

    他小声念叨了一句,缓缓走到柳平面前。

    “坐,不必拘谨。”柳平道。

    男人从怀里拿出一个七彩的奶瓶,放在柳平面前。

    “用十五种透明矿石打磨而成,具有保温、冷却、自动清洗三重功能,是我能力范围内能做出的最强奶瓶了。”

    他说道。

    “东西不错,但我们之间的事情还没结束。”柳平将奶瓶收了,微笑道。

    男人慌忙道:“大人,我知道许多秘密,这些秘密极有价值,应该可以补偿——”

    “停!”柳平制止他道,“我们暂且不说秘密。”

    “大人,我其实有话要跟您说。”男人道。

    柳平摆摆手,滔滔不绝的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你们已经失败了,你的下场是再次化作头颅,成为噩梦地宫的养分来源。”

    “你唯一能脱身的方法,就是在我赢得这一场战斗的时候,被我收为奴隶——噩梦地宫认可这种方式。”

    “其实你真正擅长的是制造器物,而不是正面战斗,所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在地宫里生存下去——”

    “如果我愿意收下你,你是否能为我制造很多东西?”

    柳平说完,望向男人。

    男人听傻了。

    柳平笑笑,伸出手敲了敲桌子。

    酒吧里的人们纷纷站起身,走了出去。

    酒保把桌子擦干净,重新为柳平上了一杯酒,最后一个走出酒吧,守在门外。

    直到四周一切恢复寂静,男人这才如梦初醒。

    他连忙开口道:“早知道您是先知,我就应该早点来了——大人,我愿意成为你的奴隶。”

    “我不会随便收人。”柳平道。

    男人慌忙道:“大人,想必您这样的先知一定对秘密十分感兴趣,我知道许多秘密,只要您——”

    “停!”柳平打断他道,“我知道很多你的秘密,但你也许不知道,有些事情如果说出来,你将性命不保。”

    男人怔了一会儿,忽然打了个寒战。

    “多谢大人提醒,我差点就忘了这件事,在我们周围——”

    他望向四周虚空,脸上露出警惕之色,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柳平随手召来一瓶酒,又将一个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如果你想成为我的手下,首先要跟我战斗一场。”

    “大人,有什么规则吗?”男人问。

    “随便攻过来就行。”柳平道。

    男人忐忑了一会儿,猛然站起身,朝柳平直冲而来。

    柳平看了他一眼。

    念刀!

    男人如遭雷击,连退几步,跌回座位上。

    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虚空中:

    “在守狱模式下,他战败了。”

    “他的灵魂归你所有。”

    柳平将酒打开,把空杯子斟满。

    “欢迎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手下——我们现在值得喝一杯庆祝一下。”

    杯子放在了男子面前。

    男子露出喜色,举杯道:“阁下,我敬您。”

    柳平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叹息道:

    “不容易,把你救回来了。”

    男子刚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柳平道:“先别问其他事,我问你,你能不能造一些强大的攻击和防御器械?”

    男人拍着胸脯道:“当然!昔日我就是凭着这种能力,在世界毁灭的时候造出了‘诺亚’级的虚空神舟,造防御和攻击的器械都是我拿手的事。”

    柳平道:“去吧,为这个小镇建立进攻和防御阵线,大约要多久?”

    “我有一些早就造好的东西,略做修改就可以用在这个小镇上,大约十几分钟就够了。”男人道。

    “很好,你如果要做什么,小镇上的人尽皆可用,让那些要报酬的人都来找我。”柳平道。

    “明白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重工。”

    “好名字,去吧。”

    “是。”

    男人走出酒吧,开始招呼人手,为整个小镇建立进攻和防御阵线。

    柳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目光投往墙上挂的时钟。

    还有一刻钟。

    一刻钟后,四方杀戮即将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