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八十九章 里世界
    www..,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 !

    “你消耗三张噩梦卡牌,激活了‘诸界之灵’。”

    “说明:序列将提供特定的相性仪式,令你可以见到世界等级的灵。”

    “特别说明:世界之灵的居所即是里世界,请做好万全准备后再进入其中。”

    “又及:面见世界等级的灵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你必须清晰的认识这一点。”

    所有小字漂浮在半空不动。

    柳平有些讶异。

    序列连续两次提醒了危险性,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看来不能等闲视之……”

    柳平喃喃道。

    四道身影从旷野上飞来,落在他面前。

    王重工、老雷、石头人,还有一个陌生的兽面人。

    柳平收拾心绪,说道:“各位,互相介绍一下吧。”

    “我是王重工,大人收的第一个手下。”

    “雷猛,你们叫我老雷就可以了。”

    “我没有名字,但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石坚。”

    “响牙,兽族领主。”

    柳平点点头,说道:“既然四方争斗已经结束,我猜噩梦地宫马上就会有新的消息给我们了。”

    一阵狂风吹来。

    灰暗的天空深处,飞落下来一张纸条,围绕着柳平不断盘旋。

    柳平接住纸条。

    只见上面写着几行潦草的小字:

    “恭喜你,获胜者!”

    “你获得了额外奖励:沉沦豁免权。”

    “在今天结束之际,你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陷入地下,成为地宫的养分。”

    “你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一个小时后,更加刺激有趣的战斗在等着你。”

    柳平飞快看完,冲着下方几人道:

    “都去休息吧,一个小时后我喊你们。”

    “是,大人。”四位强者齐声道。

    柳平身形一纵,掠过长空,回到自己原本所在的小镇。

    他走进酒吧,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饮而尽。

    咣当!

    酒杯重新放回吧台上。

    柳平深深的喘了口气,神情中有些说不清的意味。

    忽然。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遇到危险的时候只顾喝酒,这不是什么好习惯。”

    柳平低头望去。

    只见女婴在自己怀里,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醒了?”柳平道。

    “过于危险的命运在你身上不断涌动、纠缠、回荡,这让我无法安睡——我只好临时醒来,并再次警告你,不管去哪里都不要丢下我,否则我一定会死。”女婴道。

    “难道我遇到极其危险的事,也不能先把你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柳平问。

    “不行。”女婴道。

    “好吧,我发现了一些事……确实可能有危险,但我必须去看个究竟。”柳平道。

    “是很重要的事吗?”女婴道。

    “是的,我心中有一些预感,不知道怎么讲——我已经很久没有被情绪所左右了,但这一刻,我一想到要去见一个世界级的灵,心中就感到五味杂陈。”柳平道。

    “牌局。”女婴突然道。

    “什么?”柳平不明所以的问。

    “不知道,我只是感受到了这个词,并把它说出来。”女婴道。

    她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着了。

    柳平叹了口气。

    他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光,然后闭上眼睛默默调息。

    过了数息。

    “开始吧,序列。”他说道。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顿时浮现在虚空中:

    “正在进行世界共鸣。”

    “共鸣成功!”

    “调整灵魂频波,令你与噩梦地宫的里世界互相感应。”

    “成功!”

    “里世界的门已经打开!”

    “你随时可以进入其中,但请务必小心!”

    柳平睁开眼,想了想,抽出四张卡牌。

    王重工、老雷、石坚和响牙都在各自的卡牌上,正在休息。

    忽然。

    一行燃烧的小字跳出来:

    “你的随从无法承受里世界的秘密,一旦出现在里世界,将会立即死亡,灵魂也将彻底消弭。”

    “因此你无法使用这些随从卡。”

    柳平摇摇头,从座位上站起来。

    一股莫名的感应浮现在心头,让他不由自主的朝酒吧后方的某个方向望去。

    ——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

    柳平离开吧台,走到酒吧的后门处,将门打开。

    门外一片漆黑。

    唯有脚下浮现出一条不断朝下延伸的台阶。

    柳平将女婴抱紧,顺着台阶一步一步走入黑暗深处。

    很快。

    地上的光全部消失。

    他在黑暗中一路朝下行走,四周寂静,只能听见他那轻轻的脚步声。

    就这样走了大约两分钟。

    阶梯到尽头了。

    柳平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栋空荡荡的建筑之中。

    地上铺着陈旧灰暗的地毯。

    头顶是一盏接一盏的吊灯,每一盏灯都释放出黯淡无比的光。

    长长的走廊中,一片死寂。

    走廊两侧立着不少雕像,雕刻着一种类似于人类的存在。

    “文明……”

    柳平喃喃道。

    这些雕像栩栩如生,神情逼真,就像是活生生的存在。

    柳平迈开脚步,沿着走廊慢慢前行。

    走廊两旁房间的门都紧紧关着。

    他试着打开一扇,只见房间里空空荡荡,唯有一扇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象。

    ——外面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升腾涌动的雾气,完全看不清还有什么存在。

    柳平退回走廊上,继续朝前走去。

    沙……沙……沙……

    他穿过走廊,来到了一处书房。

    只见这书房里站着两个人。

    ——跟雕像一样,这两个人只在一些细微的地方与人类有所区别,比如它们的腿要比人类更长,身形更高,没有耳朵。

    这两个人站在书房的中间,神情呆滞,一动不动。

    “你们好。”柳平试着打招呼。

    两人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动作。

    忽然,他们头顶跳出来一行小字:

    “邪性转化中。”

    ——这是什么意思?

    序列并未进一步解释,但柳平仿佛感受到了某种让人窒息之意。

    柳平定了定神,朝沙发旁的书架走去。

    他在书架上看到了一排排石质的书籍,但这些书全是以未知的文字写成的。

    柳平正要细细研究那些文字,忽觉心头一凉。

    他猛的回头望去。

    只见那两个人已经不在原地了。

    不知何时,他们移动到了自己背后五米左右的地方,正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

    “你们想干什么?”柳平问道。

    两个人依然一动不动。

    柳平装作去看书架上的书,猛然抽出百纳刀,回身一指——

    只见那两个人再次靠近了自己,站在距离自己一米多远的地方,保持着原本的动作,一动不动。

    它们几乎已经迎上刀锋。

    柳平道:“是要跟我玩游戏么?”

    忽然。

    书房的大落地窗外,一张巨大的人脸悄然浮现,面无表情的盯着柳平。

    柳平朝那人脸看了一眼。

    人脸的上方浮现出两行小字:

    “邪性转化中(即将完成)。”

    “注意:以你的实力,无法抵挡它的侵蚀。”

    ——自己明明是来见世界级的灵,却碰上了这样的怪物。

    柳平一步一步朝后退去。

    书房里的两个人和窗外的巨大人脸都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柳平走入另一条走廊,轻轻关上了书房的门,这才继续朝前走去。

    他忽然在原地站定,叹气道:“我猜这里的灵并不欢迎我。”

    只见走廊的天花板上,站着几个倒立的人。

    这几个人同样一动不动,神情呆滞,仿佛根本没察觉到柳平的到来。

    柳平走出几步,身形猛然一闪,退到了一处角落。

    在他来时的路上,书房的门已经打开,那两个人出现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双手化作尖利的灰色长刺,正做出朝前刺击的动作。

    在一侧的窗外。

    那张巨大的人脸贴在窗户上,面无表情的盯着柳平。

    柳平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忽然。

    另一扇窗户外的雾气散开,显露出外面的景象。

    柳平看到了无数的人。

    那些人全都跪在地上,虔诚的做出祈祷之姿。

    放眼望去,整个世界仿佛都是跪在地上做出祈祷之姿的人——

    但他们的身躯仿佛被什么侵蚀了一样,只剩下残缺的躯壳。

    柳平的呼吸顿了一下。

    恍惚间,一幅无比久远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

    那是一个即将彻底毁灭的世界。

    自己——

    自己身边站着许多人。

    有人轻声道:“你会找到我们的,是吗?”

    “是的。”自己出声道。

    画面一闪而去。

    柳平大口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压低声音道:

    “看来要先解决你们。”

    他正要出手,怀里忽然动了一下。

    不知何时,女婴已经醒了。

    她伸出粉嫩的小手,轻轻握了一下柳平的食指。

    一根透明的丝线缠绕在了柳平的食指上。

    这根丝线以目力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具有韧性。

    它不断蔓延,直到缠绕住了整只手掌。

    “命运是奇诡之中最不可捉摸的力量,谁若想操控命运,便一定会被命运玩弄,这是命运最基本的因果律。”

    女婴的声音响起。

    她脸上露出疲倦之色,继续道:“我干扰了命运,想让你走进死局。”

    丝线开始飞速蔓延,即将缠绕住柳平的手臂。

    “因为我的干扰,命运反倒不会让你陷入必死的局面,它开始朝反方向波动,它会给你找出一缕生机——”

    “去吧。”

    “在我的丝线彻底缠绕你之前,你要见到那个灵,否则一切都白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龙宸〕〔乡村男支教〕〔我有一柄摄魂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