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至尊弃婿〕〔我还能苟[星际]〕〔被渣后,我让大佬〕〔药园医妃掌家农女〕〔绝世强龙〕〔远道而来这人间〕〔重生我真的不会拒〕〔他的怀中糖〕〔我在凡间当龙王〕〔从偷少林寺九阳神〕〔师姐别闹,我表白〕〔神秘酷宝:爹地,〕〔全球领主:从招募〕〔我在四合院奋斗的〕〔重生2008:我能赚〕〔王耀萧若俞〕〔我是龙,非邪神啊〕〔穿成禁欲男二我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九十章 流浪生死的代价
    www..,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 !

    天花板上,几道身影不动。

    窗外的巨大人脸也不动。

    从书房里追出来的两个人依然不动。

    “你们想杀我,又不能被我看见,是这样吗?”

    柳平索性将长刀朝前一指。

    魔面念刀!

    他背后顿时浮现出一颗巨大的竖瞳虚影。

    柳平维持着竖瞳,身形一闪便穿过长廊,抵达了道路尽头的另一扇门。

    他不用回头就知道,在竖瞳的注视下,那些奇怪的存在一动也没有动。

    推开门。

    这里是一处富丽堂皇的大殿。

    一群身披战甲的人围绕在高台下,一起注视着王座。

    王座空空如也,唯有一顶镶满各种宝石的冠冕放在扶手处。

    ——这里的国王似乎不在?

    柳平朝那些人望去,只见他们面容悲戚,仿佛遇到了无比绝望的事情,全部低垂着头。

    里世界……

    里世界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文明?

    柳平看了看自己的手。

    来不及细想了。

    命运的丝线不断朝上缠绕,已经越过了手臂,开始在胸膛上蔓延。

    既然女婴说了,要在命运丝线彻底缠绕前见到这里的灵,那么自己还是抓紧点好。

    他身后浮现出一道阴影。

    “你管前面,我负责后面。”柳平道。

    “好。”

    阴影随意挥动长刀。

    霎时间,他面前也出现了一道七八米高的竖瞳虚影。

    柳平身后的竖瞳盯着来时的路,而这一颗竖瞳则盯着大厅里的那些人。

    “走!”

    柳平和阴影一起朝前飞奔。

    两人穿过大殿,一路来到王座后面的一扇小门。

    无穷的力量波动从小门里传来。

    ——就是这里!

    柳平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门。

    “咦?”

    他忍不住出声道。

    只见此处是一个巨大的房间,在房间之中密布着数不清的雾状尖刺,全部刺入了一个漂浮在半空的人形存在之中。

    那是一个娇小的身躯,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像——

    安德莉亚!

    “不……还是有些不同的地方。”柳平按捺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强自说道。

    仔细想起来,安德莉亚是直接从永夜中苏醒的。

    她甚至被人换过了龙脊,近乎永远都无法成长起来。

    ——难道她会跟这个女孩有关联?

    柳平凝神望向那个女孩。

    只见密密麻麻的尖刺以一种类似于蠕动的方式,全部刺入她的头和后背,仿佛在控制着她。

    而她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无意识的说道:“三十五分钟后,发布杀戮任务。”

    一张接一张卡牌从虚空显现,漂浮在她面前。

    小女孩注视着那些卡牌,呓语道:

    “场地已布置。”

    “奖励卡牌已准备妥当。”

    “任务:乱战厮杀。”

    “预备死亡人数:1000。”

    她仿佛处于一种梦游的状态。

    在她头顶上,迅速的浮现出一行小字:

    “噩梦缠绕体,世界之灵,????”

    “处于噩梦控制下的世界级高等灵。”

    柳平怔怔的注视着女孩,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从来不曾有过的情绪。

    一幕幕无比久远的记忆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那是一个充满战火的世界。

    天空中,某种无比巨大的东西爆发出震动四方的怒吼。

    柳平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噩梦已经来临,这处的神柱即将崩塌,大家准备,我们要转世重生,离开这里了。”

    话音落下。

    另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可是就算抵达了下一根神柱,我们又能呆多久?”

    “转世之后,我们必然流离失散,也许永远都记不起彼此了。”有人接话道。

    一道女声忽然响起:“我的一部分魂魄被噩梦侵蚀了,我恐怕——只有残魂可以转世。”

    所有声音陷入沉默。

    下一秒。

    柳平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我会找到你。”

    “就算只剩下残躯,我也会找到你。”

    所有记忆轰然而散。

    柳平猛然清醒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想迈出几步,然而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行动。

    命运的丝线已经缠绕住了他的全身,令他无法动弹,唯有一颗头颅依然露在外面。

    时间不多了!

    “当心。”阴影说道。

    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那扇门外,数不清的人站在那里,顶着竖瞳的注视,一步一步艰难的朝门里移动而来。

    柳平抓紧最后的时间,全力一挣,整个人漂浮至半空。

    他飞至那名女孩的对面,目光紧紧盯着她。

    “安德莉亚?”

    他轻声道。

    女孩脸上闪过一缕转瞬即逝的痛楚,面容重新变得呆滞。

    她注视着虚空,轻声道:“距离下一场杀戮剩余时间:三十分钟。”

    柳平闭上眼,从来平静的面容上渐渐浮现出愤怒与悲伤。

    他的阴影不再说话,飞快走到门口,抽出长刀,奋力斩出一道道凶厉的刀芒。

    那些人被刀芒击中,也只是略做停顿,过了一会儿,它们已经踏入了这一处房间之中。

    阴影怒喝道:“天地无法!”

    嗡——

    长刀震鸣不休。

    一座宏伟的金色高塔随之出现,将那些人裹了进去。

    然而下一秒,那些人重新出现。

    它们身上多了数不清的刀痕,但却并不在意,依然一步一步的阴影靠近。

    阴影双手握紧长刀,再次暴喝出声,斩出无穷无尽的虚空刀芒。

    那些人的前进再次被延缓。

    半空中。

    柳平漂浮不动。

    又一段回忆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不知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是什么时间。

    极其遥远的某个时空中,有一道女声忽然从黑暗的死寂中响起。

    “柳平。”

    “嗯?”

    “我们要走过多少神柱,在生死间流浪多久,才可以摆脱噩梦?”

    柳平听到自己的声音再次响起:“等我找到对付它们的办法。”

    “那——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对付它们的办法?”女声问道。

    “快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怕。”

    “傻瓜,我们每一次不都转世成功了么?”

    “在生死间流浪是有代价的,即便是你我这样的存在,也会遗忘很多事情——我怕到最后,我们都忘记了彼此。”女声道。

    一阵沉默。

    柳平听见自己的声音变得轻柔:

    “我们一起经历过了太多的事,有太深的羁绊,就算忘了彼此,命运的法则也会让我们再次相遇。”

    女声道:“我害怕到了哪一天,你不再记得我们,也不来救我们了。”

    “……不会的。”

    所有回忆轰然散去。

    柳平睁开眼,怔怔的望着对面的女孩。

    她被无数的噩梦尖刺控制着,时刻准备杀戮那些众生。

    柳平就这样看着她,仿佛想将这一刻深深烙印在脑海之中,再也不忘。

    命运的丝线一缕接一缕的朝上蔓延,逐渐遮蔽了柳平的唇、鼻、眼。

    终于。

    他再也看不见对方。

    “走!”

    女婴的声音突然响起。

    电光火石之间,虚空裂开一道缝隙。

    另一根命运的丝线飞射而至,紧紧缠绕在柳平身上,用力一扯,便把他从这里带走了。

    他的阴影抬头一看,松了口气道:“总算回忆起来了一些事,这次来的值得。”

    话音落下,阴影也从原地消失。

    ……

    酒吧。

    吧台前。

    那个七彩的奶瓶摇摇晃晃,忽然从桌面滚落下去。

    一根连在奶瓶上的丝线猛然拉长——

    唰!

    柳平从虚空之中冒出来,踉跄几步,在酒吧中站稳。

    命运的丝线早已消失一空。

    他沉默的站在吧台前,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全部喝光。

    “不过是去看了一眼里世界,你这是着了什么魔?”女婴惊奇道。

    “没事,”柳平放下酒瓶,说道:“我只是在想,接下来我们要去救那个世界级的灵。”

    “救?你在开玩笑吧,她是噩梦化的灵!她会杀了你的!”女婴道。

    柳平沉默不语。

    “看来有什么特别厉害的秘密?算了——我也不敢知道太多,毕竟正在融合,我要睡七七四十九天,就算是死也不要喊醒我。”

    女婴说完,随手一招。

    七彩的奶瓶飞起来,落在她手里。

    女婴抱着奶瓶沉沉睡去。

    酒吧再次安静下来。

    柳平坐在那里不动,整个人身上的气势渐渐变了。

    阵阵强大的气息在他身周缭绕不休。

    黑暗中。

    他的目光就像刀锋一样。

    “我们一起经历过了太多的事,有太深的羁绊,就算忘了彼此,命运的法则也会让我们再次相遇。”

    曾经的话语再次浮现于脑海。

    ——哪有毫无理由的相遇?

    每一种身边的陪伴,都是无数次转世的累积,由命运的织线重新串联,这才在无边无际的诸界与人海之中,可以再次遇见。

    身边的那些人……

    他们跟着自己,已经流浪了多久?

    柳平闭着眼睛。

    那名被噩梦控制的、满脸迷惘的女孩再次浮现在他眼前。

    “上一次我感受到愤怒……是什么时候?”

    他低声喃喃着,再次斟满了酒,端起来慢慢的喝着。

    如有实质的光芒在他身上腾起,如火焰一样散发出炽烈之焰。

    “……再也不让你们在生死中流浪受苦了。”

    “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猎谍〕〔全球诡异时代〕〔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斗罗之刷到极品武〕〔梅府有女初成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