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武惟扬〕〔祸国妖后绑定了爱〕〔慕白妍寒湛衡〕〔为了我的精灵们,〕〔登基吧!大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四合院:开局被娄〕〔通天偷看我日记,〕〔铁血小千户〕〔我在武侠游戏里修〕〔斗罗:从深海魔鲸〕〔昏君:开局负债九〕〔一世邪神〕〔我的未来日记不可〕〔斗罗:千仞雪的逆〕〔梦断幽阁〕〔数码制造商〕〔顶级甜诱,大叔宠〕〔星海剑尊〕〔我,一笑就瞬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八十九章 职业转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

    大风阵阵吹来,干燥而带着一丝血腥气。

    “想起来了……这里非常靠近妖魔的一个据点……应该是当年的木石沙漠西侧。”

    柳平收回目光,看着手中的两张传讯符。

    他伸出两根手指,拈住其中一张,灵力一催。

    赵婵衣的声音顿时响起:

    “你在哪里?回修行世界了速速跟我联系!”

    ……是这只猫妖啊。

    她因为好奇,成为了一张自由卡牌,在荒野上乱窜,最后还是被拽回了修行世界。

    柳平叹口气,问:“娅娜,怎么才可以解开那只猫身上的神力线?”

    “你把她收做卡牌,然后找到痛苦女士的圣者,由你们一起出手,神力线自然就消散了。”娅娜道。

    一秒记住.42zw.

    圣者……

    是了,自己的副职是圣者。

    柳平调出自己的副职重新看了看。

    “卡牌:圣者。”

    “职业卡,神职者。”

    “使用这张卡,你将自动获得如下职业技。”

    “神的放牧者:”

    “心甘情愿跟随于你的人越多,你所抽取的卡牌就会变得越强。”

    在这个修行世界之中,也有一些属于痛苦女士的圣者。

    当初自己刚苏醒的时候,在那个地下溶洞之中,便见识过圣者派人前来,带领着两名修行者加入他的麾下。

    ――他们利用了修行者的恐惧。

    毕竟,谁也不想死亡之后变成怪物。

    如此一来,跟随于圣者的人越多,圣者便会越强。

    对于痛苦女士来说,那些能看入眼的人物,就会被捕捉成卡牌;而她看不上眼的普罗大众,则交给手下的圣者们,用来增强圣者们的实力。

    ――真是把修行世界利用到了极致。

    柳平想了想,冲着传讯符道:“我在木石沙漠西侧的小镇,你来找我。”

    说完灵力一催,便放那传讯符飞走了。

    还剩一张传讯符。

    柳平将之激活,李长雪的声音顿时从传讯符上传来:

    “我已经进阶剑仙了,现在有事要跟你商量,见符速速回话。”

    成剑仙了啊。

    真是厉害!

    柳平赞叹了一声,对着传讯符说了自己的所在,同样放传讯符飞走了。

    “柳平,你准备怎么找那张卡牌?”安德莉亚问。

    “它是无法被找到的――这个秘密只有我们知道,所以我们暂且按兵不动,不要暴露自己,慢慢想办法。”柳平道。

    “可是,如果你得到了它,你真的愿意成为梦魇行者吗?”安德莉亚问。

    柳平察觉到不对,不禁望向安德莉亚和娅娜。

    只见两女的面上都有几分忧色。

    “怎么?这个名号有问题?”柳平笑着问道。

    “那倒不会。”安德莉亚看了一眼娅娜。

    娅娜解释道:“有很多人忠于自己的初始职业,拿到新的职业卡后,根本转变不过来,最后会选择不使用新的职业。”

    “为什么会这样?”柳平问。

    “就像那名酒保,他的套牌是‘家园’,心中的愿望是在身边聚集一群朋友,建立属于他们的家园,所以作为一名酒保,他甘之若饴。”娅娜道。

    “是的,看得出来他很享受当一名酒保。”柳平道。

    娅娜道:“但若给他一个新的职业――比如‘流民’、‘浪客’、‘旅者’这一类的职业,技能的专属化条件,往往跟陌生的环境有关。”

    安德莉亚道:“这一类的卡牌师,如果想变得强大,就不可以在一处地方长时间逗留。”

    “――这跟酒保的心愿相违背,他很可能放弃就职。”娅娜道。

    柳平看看娅娜,又看看安德莉亚,笑道:“我明白了,我的套牌是‘欢乐’,作为小丑也擅长‘取悦’,而‘梦魇行者’一听就不是什么正常的职业,你们担心我无法契合它。”

    两女一起点头。

    柳平沉思片刻,问道:“娅娜,你当初也是卡牌师吗?”

    “是的。”娅娜道。

    “你的初始职业是什么?”柳平问。

    “我出生于炼狱之中的名门望族,是同龄人中最强的一个,但在就职之前被家里的主母下了非常高明的诅咒,坠入了一场爱情。”娅娜道。

    “诅咒是爱情?”安德莉亚忍不住道。

    “爱情并不是诅咒,但诅咒类的爱情是一场近乎无解的因果律……我爱上了一个最低等的奴仆,觉得他什么都是最好的,当然他也非常帅――只比柳平差一点点。”

    娅娜看了柳平一眼道。

    “你的初始职业是什么?”柳平问道。

    “我的初始职业是圣骑士,套牌和专属化发动条件都是‘奉献’。”娅娜道。

    柳平叹道:“套牌的真名是无法更改的――”

    “对,我一开始茫然不知,后来发现了这是一场阴谋,而那个奴仆除了利用我之外,对我并没有什么真感情。”娅娜道。

    “然后呢?”柳平和安德莉亚异口同声道。

    “那个时候,我认识到爱情的虚假,便本能的不愿再奉献,自然也就无法激发职业的专属卡牌。”

    “我和我的‘奉献’套牌一起被废掉了。”

    “在任何战斗之中,我都只能以普通卡牌应对,所以我很快就脱离了家族的核心地位,成了人人厌弃的存在。”

    “我当时就知道,唯一的办法是立刻转职。”

    “转职是非常艰难的。”

    “我无法从真爱之中挣脱出来,在主母的加持下,它的效力太强大了,最后我索性深入其中,体味它所带给我的一切。”

    “我把‘奉献’认定为一场心甘情愿的折磨――折磨才是‘奉献’中最深入骨髓的力量源泉。”

    “前后花了三年时间,我才转职成功,成为一名罪狱清算者,使用折磨的手段杀了那个利用我的花心男仆,从此以后,我总是迫使敌人匍匐脚下,奉献一切,否则便要由我折磨。”

    “所以你原本是圣骑士?我说当时你怎么一下子就看出来罗生并非圣骑士。”柳平恍然道。

    “是的。”娅娜承认道。

    安德莉亚叹道:“太不容易了。”

    “我说这些,是想让柳平知道就职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娅娜看着柳平,继续道:

    “你的套牌是‘欢乐’,所以你无法违背‘欢乐’去就职另一个职业,明白吗?”

    柳平笑了笑,说道:“感谢你让我知道了这么多事,但在就职这件事上,你们不需要担心。”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咳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什么是‘欢乐’。”

    “每个人的欢乐不同,你的欢乐是什么?”安德莉亚感兴趣的问。

    ――自己成为柳平的英灵实在是太对了。

    这么多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听!

    柳平道:“对于我来说,成为卡牌师就是一种欢乐。”

    “……”安德莉亚。

    “……就这么简单?”娅娜。

    “就这么简单。”柳平露出和熙的微笑。

    “可你失去了‘取悦’,而对于你来说,‘欢乐’的本意是让你自己高兴,你确定‘梦魇行者’这种来自噩梦时代的职业,能让你欢乐起来?”娅娜质疑道。

    “娅娜,还记得我当初选侍神的时候吗?”柳平问。

    “记得。”娅娜道。

    “我当时跟你说,人不止一面,我也不止是小丑。”

    “……你说过。”

    “当小丑是一种欢乐,换成另一种职业,又是一种全新的欢乐,你就算给我更奇怪的职业,我都无所谓,毕竟我正魔两道都混过,开发过无数的术,做过无数亦正亦邪的事,说实话,我现在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柳平随意的说着,仿佛没有丝毫的担心。

    娅娜沉默数息,叹口气道:“白操心了,你生来就是成为卡牌师的料。”

    “天生的神经病。”安德莉亚赞同道。

    柳平瞪她一眼道:“好了,你们先休息一下,等会儿直接变成卡牌藏起来。”

    “那你呢?”安德莉亚问。

    “我先呆在暗雾镇,等那只猫妖来了再说。”

    柳平说完,转身去找团队头目。

    “柳平你以前是什么?”团队头目问。

    “店小二。”

    “店小二?我看看……拿去,穿这件。”

    “谢了。”

    柳平将衣服套在身上,沿着长长的街道,朝酒楼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猎谍〕〔全球诡异时代〕〔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梅府有女初成妃〕〔重生从不做备胎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