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专科生自立〕〔当龙王传说回到八〕〔民调局异闻录之最〕〔正义的使命〕〔镇妖博物馆〕〔每天被迫和九千岁〕〔协议结婚后热搜爆〕〔开局夺舍大长老〕〔夜的命名术〕〔合道〕〔嘉佑嬉事〕〔我的武功带光环〕〔海上升明帝〕〔不让江山〕〔我在1982有个家〕〔欢想世界〕〔仙王奶爸〕〔墨桑〕〔百炼飞升录〕〔写轮眼中的黑夜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炼狱艺术家 第四章 少年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炼狱艺术家正文卷第四章少年们众少年纷纷动身,朝山下的村落行去。

    柳平走到一半,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喊声:

    “骑士?一个人?”

    柳平站住道:“有什么事?”

    那少年跑过来道:“我是刺客,倒不如我们搭个伙,一起战斗如何?”

    柳平看心想着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再说这小子看上去机灵,自己在前面挡住怪物的时候,他可以从一边进行攻击——

    “好啊,我们一起战斗。”柳平点头道。

    “你那棍子不行啊,来,我帮你削成矛,这样你的战斗力会有所提升。”少年道。

    “多谢了。”柳平一想也是,便把那木棍丢了过去。

    少年接了木棍,脸上猛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听说你是抢女人的时候死的,那么这一次,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死吗?”

    一秒记住.42zw.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木棍朝身后抛去。

    黑暗中,几名少年走出来。

    其中一人抓住木棍,直接将其一刀砍断,扔在地上。

    柳平看着几人,又看看那个折断木棍的人,忽然想起来,说道:

    “原来是你,吃饭时我从你们桌子上拿了一条鱼。”

    “对,我明明叫你放下那条鱼,你却不听。”那少年道。

    他手中握着一个雕像。

    圣洁的光从雕像上散发出来,仿佛随时都可以治愈四周的人。

    少年们围绕在他四周。

    “因为一条鱼,就要折断我唯一的武器?”柳平问。

    几名少年一静。

    柳平的眉头慢慢皱起来,继续道:“为口角而谋人命,这就是你们的做派?”

    “没有了兵器,你就等死吧。”那少年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朝山下的村庄奔去。

    其他几名少年立刻跟上。

    只剩下柳平一个人,孤独的在原地站着。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

    第三分钟——

    “蠢货们……杀你们会不会降低我的评价?算了,谨慎点,以后弄清楚规则再说。”

    他摇摇头,径直走到一边树林里去。

    几分钟后。

    他走出来,用藤条缠绕了数十根木棍,绑在背上,大步朝山下的村落走去。

    ……

    村庄里,四处燃着火焰。

    那个老头儿说要杀光所有的失魂者。

    但失魂者是什么?

    柳平选了个偏僻的位置,翻过篱笆,停在一户农家的门前。

    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一阵低低的嘶吼声。

    柳平从背后抽出一根木棍,抵在门上,用力一推——

    门“吱呀”一声开了。

    嘶吼声顿时消失,一道黑影从门里窜了出来,落在院子里。

    ——却是一名瘦骨嶙峋的男子。

    他伏在地上,如野兽般警惕的望向柳平。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失魂者。”

    “被某种怪物作为粮食,吃光了灵魂之中的精华,只剩下躯壳和无尽的负面情绪,会主动攻击一切靠近之物。”

    柳平露出思索之色。

    看来帝国的敌人是某种怪物……

    永夜明明是亡者的沉睡之地,却也根本不太平啊。

    “喂,你现在可以嘛,随便一看就能看出这些东西的来历。”柳平调侃道。

    一行行小字回应道:“本序列已经激活,请不要用过去的眼光看待本序列。”

    失魂者发出一道狂吼,冲着柳平迎面扑来!

    “这就对了。”

    柳平赞了一声,将木棍高高扬起,直到对方的爪子被盾牌格挡住,才狠狠的朝下用力一抽!

    咔嚓。

    一道清脆的响声。

    木棍折断的同时,失魂者的脖子也被打折。

    它倒在地上不断挣扎,想要再站起来攻击柳平,却怎么也做不到。

    柳平从背后再抽出一根木棍,用尽全力朝下一劈——

    怪物终于安静了。

    而第二根木棍也随之折断。

    柳平摇摇头,叹息道:“武器太垃圾。”

    他原本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又退回去,走进那间农舍。

    房间里环境相当简陋,只有一张用干草铺成的床,以及一些粗糙简陋的农具。

    ——连个剪刀都没有啊。

    柳平有些失望。

    他索性解开蔓藤,把木棍都扔在地上,仅留了一根在手上。

    ——这些木棍只能算是寻常的木枝,根本不适合战斗,背太多还浪费体力。

    做完这一切,他从农舍里退出来,却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

    那是另一名少年。

    在整个课堂上,他是第三个做自我介绍的人,名字叫李伯塔斯,据说是在跟家主小儿子决斗时,失手杀了对方,这才被家主一斧头劈死。

    “我记得你,你是那个为了抢女人而死的柳平。”

    李伯塔斯打量着他,恍然说道。

    “我也记得你,你叫李伯塔斯。”柳平道。

    ——刚才那群少年中,没有这个人。

    李伯塔斯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笑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战斗?两个人的力量毕竟比一个人大。”

    “可以啊。”柳平淡淡的道。

    “来,把你的木棍给我,我给你削成一柄矛,这样一会儿打起来,你的战斗力也会有所提升。”李伯塔斯道。

    柳平将手中木棍抛了过去。

    李伯塔斯二话不说,从腰间抽出一柄水果刀,飞快的把木棍削尖。

    “你的职业是什么?”柳平问。

    “见习刺客。”李伯塔斯道。

    他举起尖锐的木矛,仔细端详片刻,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其实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生猛的家伙,因为抢女人而直接被打死——话说那个女人一定很漂亮。”

    李伯塔斯冲柳平挤眉弄眼,顺手将木矛抛给了他。

    柳平接过木矛,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要说漂亮么,确实很漂亮。”他回想着娅娜的容颜,认真的说道。

    “那就值了。”李伯塔斯道。

    “没错,我们是继续聊下去,还是出去杀一些失魂者?”柳平问。

    “走吧,闲着也是闲着。”

    李伯塔斯将水果刀挽成一抹不断流动的银光,转身朝院子外走去。

    两人穿过一条小路,在巷子的尽头再次遇见了一名失魂者。

    “我挡你杀,有意见没有?”柳平道。

    “是盾防技能么?好。”李伯塔斯道。

    柳平走上前,正要举盾挡住那失魂者,却见失魂者目光中猛然散发出一道血光。

    ——不好。

    他身形一闪,与失魂者错身而过,木盾朝后一拍——

    啪!

    失魂者的头爆开,直挺挺倒在地上。

    李伯塔斯眼睛亮了亮,口中却调侃道:“你这完全不给我发挥的机会嘛。”

    “不是,它好像有点不对劲。”柳平道。

    “怎么不对劲?”李伯塔斯问。

    “刚才它给我一种危险感。”柳平咂摸道。

    “以我们现在这种可怜巴巴的实力,它们能给我们危险感很正常。”李伯塔斯耸肩道。

    “……说不上来,再看看吧。”柳平道。

    两人一前一后,从小巷子里走出去,来到马路上。

    只见三三两两的失魂者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

    “我挡你杀。”柳平道。

    “没问题。”

    李伯塔斯走向最近的那名失魂者。

    失魂者察觉到有人靠近,顿时咆哮着扑上来。

    当!

    木质盾牌发出沉闷的格挡声。

    柳平替李伯塔斯挡住了失魂者的攻击,李伯塔斯握紧匕首,直接捅向对方的脖颈。

    噗——

    一颗头颅被割下来,血液从脖颈里喷飞出去。

    “下手太重。”柳平说道。

    “为了避免沾染到它们的血,毕竟不知道它们的血是否有毒。”李伯塔斯解释道。

    他忽然有些遗憾的道:“要是能搞到一柄短剑,就没这么麻烦了。”

    “升级之后也许有。”柳平道。

    两人沿着马路一直向前,不一会儿便清空了这一带的失魂者。

    “这就是入学考试?太简单了吧。”

    李伯塔斯有些失望的道。

    “我倒是觉得没这么简单。”柳平道。

    “何以见得?”

    “直觉。”

    “你的直觉一向很准?”

    “准。”

    “那你是怎么在抢女人的时候被干掉的?”

    “那是个意外。”

    柳平说着,忽然发现路边的一家铁匠铺里,有金属的光芒闪烁了下。

    “在这里等我。”

    他转身走进铁匠铺,只见这里明显已被搬空,地上洒落着大片大片的血迹。

    一把短剑放在铁毡旁的椅子上。

    柳平拿了短剑,退出来,朝李伯塔斯走去。

    “看,收获。”他说道。

    “不错啊,这短剑虽然品质一般,但总比你手中的木矛强。”李伯塔斯露出羡慕的神情。

    柳平把短剑扔给他。

    “你不用?我记得骑士可以用所有冷兵器。”李伯塔斯问。

    “我这个人一向专精防御,这把剑在刺客手上,更能发挥威力。”柳平道。

    李伯塔斯看着他,忽然笑起来道:“好。”

    两人忽然心有所感,一起扭头朝街角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身形膨胀了数倍的失魂者趴在围墙上,双目一片血红,死死的盯着两人。

    “这家伙看上去跟其他失魂者不太一样。”李伯塔斯不解道。

    “小心。”柳平道。

    在他眼前的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冒出来:

    “进食后的失魂者。”

    “已异变。”

    “说明:它吃够了人族的血肉,已经变得更加强大。”

    李伯塔斯一手握住短剑,一手抓紧匕首,问道:“是逃,还是打?”

    话音刚落——

    那失魂者奋力一跃,顿时穿过长长的街道,“咚”的一声落在两人面前。

    失魂者先是看了看柳平手中那面简陋的木盾,脸上露出嘲笑之色,然后又望向李伯塔斯。

    李伯塔斯可不一样,不仅有水果刀,还有一柄短剑!

    失魂者盯着李伯塔斯,口中发出了低沉的嘶吼。

    “它好像还有神智——看来只能打了。”柳平道。

    “那就?”李伯塔斯问。

    “上。”柳平道。

    两人并肩奔行而上,迅速靠近失魂者。

    柳平原本持盾挡在前面,却见那失魂者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只顾盯着李伯塔斯——

    他索性从背后抽出木矛,随意晃了两下,便绕开对方慌忙抬起的手,刺入了对方身躯之中。

    咔擦!

    木矛过于脆弱,再次折断。

    “还敢以衣冠识人吗?”柳平问道。

    失魂者狠狠一掌挥来,打在木制盾牌上。

    柳平顿时被击飞出去。

    噗——

    只听一声闷响。

    短剑从后颈刺穿了失魂者的头,从它的嘴里伸出来。

    失魂者顿时倒地。

    李伯塔斯收了剑,远远问道:“你怎样?”

    “没事,就是这盾受了点损。”柳平道。

    他看了看手中的木盾,只见上面多了几道裂纹。

    刚才那种攻击如果再来几次,这盾就完了。

    李伯塔斯走回来,说道:“杀了这么久,不如我们休息几分钟。”

    “好。”柳平道。

    两人在街边坐下来。

    没一会儿,对面的街道上出现了几个人。

    柳平看了一眼,缓缓起身。

    “怎么么?”李伯塔斯不明所以。

    对面那几个少年一眼便认出柳平,其中一人吃惊道:“他还活着?”

    他们停住脚步,窃窃私语片刻,朝柳平走来。

    为首那名少年道:

    “喂,那个叫李伯塔斯的,你先走。”

    “啊?为什么?”李伯塔斯问。

    “我们跟他有些私怨。”为首少年道。

    “你们?这么多人,跟他一个有私怨?”李伯塔斯笑起来。

    那少年一看他这架势,随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雕像。

    圣洁的光从雕像上散发出来,仿佛随时都可以治愈四周的人。

    “我们家族有着治愈职业的传承。”

    “尽管坠入永夜,但我依然将成为一名强大的治愈者,如果你愿意现在退去,日后我必有所报。”那少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